【喻黄】多重人格喻文州

和 @豌豆黄儿 老师 聊出来的。

*预警,又雷又黄暴。




多重人格喻文州



这原本应该是个你情我愿卿卿我我的故事,黄少天想。

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也许从喻文州把刘海全撸上去用发胶弄了个霸道总裁大背头,还穿着酒店浴衣,一个壁咚把他压在墙上,邪魅一笑开始,一切就已经不对了。

当时黄少天瑟瑟发抖,忍不住道:“队长!你OOC了啊!”

“哦。”喻文州撩了一下自己的背头,笑容依然是那么邪魅,“我现在这个C天天你不喜欢吗?”

黄少天不由怀念起平日里那个岁月静好文弱的衬衫小青年喻文州,现在这个太刺激了好吗!!!!

把他正常的队长还给他啊!!!!!


然而他的祈求注定无用。

一整晚,喻文州都精神抖擞的保持着这个状态,黄少天满脑子都是喻文州的魔音灌耳。

“嘴上说着不要,少天下面可是很诚实的。”

“想要吗?求我啊。”

“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他一边被按在床上进入,一边被喻文州用天雷滚滚的霸道总裁台词疯狂dirtytalk,直到后来,黄少天哭着说:“你是谁!你不是我们队长!快点把我的队长还给我……呜呜呜别再往里进了……”

喻文州维持着他的笑容:“哦,喻文州啊,他被我吃掉了,现在我是霸道总裁喻文州。”

他挑起黄少天的下巴,道:“叫我喻总。”


黄少天心好累。

第二天一早,他睁开眼睛看到已经恢复正常的喻文州,正温柔又担心地抱着他说:“少天,你还好吗?”

黄少天忍不住抱着他嚎啕大哭。

“队长……哇队长……你终于正常了!!”


在和喻文州谈恋爱之前,他怎么也没想到喻文州会是个多重人格。

虽然每月总有几天喻文州会消失在自己房间里,避不出门,也不见生人,大家都当是队长的个人怪癖,也并不在意,毕竟蓝雨本身的奇葩也不少,但黄少天怎么也没想到,那会是喻文州惯例的多重人格切换时间。

喻文州告诉他的时候,他还没有在意。

多重人格嘛,听起来多么酷炫,仿佛电影里的设定,充满了奇幻与非日常。

当时喻文州苦笑着跟他说“没这么简单”的时候黄少天还没放在心上,本着分担忧愁的心理,他甚至主动提出要陪喻文州度过人格切换期。


事实证明,那果然,非常,刺激。

谁也不知道,下个月的,喻文州,会,变成,什么样子。

跟每月抽卡似的,令人,提心吊胆。


还记得上个月的喻文州,是个敏感脆弱的忧郁青年,和黄少天一起呆在小黑屋的时候,只要黄少天离开他超过一米,喻文州就期期艾艾地说:“少天,你不爱我了吗?”

黄少天只好又挪回去:“队长!我就是去上个厕所而已!!!”

那一整天,不止上厕所,洗澡喻文州都要跟去,打个游戏,喻文州还坐在他边上,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摸着黄少天,顺便眼睛紧紧盯着屏幕。

一旦黄少天表现出一丁点的抗拒,喻文州立刻哭给他看。

就连上床的时候都不例外,喻文州一边握着黄少天的腰往里凶猛的顶,一边落下两行清泪,梨花带雨地说:“少天,你还爱不爱我?”

“少天,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弄得仿佛在打分手炮。

黄少天怎么都没想到,这辈子还会有这种被人哭着干的经历,有那么几分钟,他还错觉以为这篇文的性质会变成黄喻,一时十分崩溃。

清醒过来的喻文州对此一无所觉,清晨醒来还带着一脸清爽的笑容跟他打招呼。


再上上月的喻文州是个冷酷的黑道大佬,用搂爱妃的姿势搂着黄少天的腰,靠着床上语气冰冷的指点江山。

大意是抢了蓝雨冠军的都得死,先从周泽楷下手吧。

黄少天靠着喻文州同样一脸冷漠。


连带着喻文州每月那几天前后,黄少天的心情也不是很好,闷闷不乐。

明显的连郑轩都忍不住关心一下:“黄少,你怎么了?心情不好啊?生理期吗?”

“滚滚滚!不是我!”黄少天苦着脸说,“是队长生理期啊!”


黄少天很郁闷,但他又舍不得喻文州。

除去变身那会,其他时候,喻文州都完美的无可挑剔,温柔体贴、知情识趣、成熟稳重、百依百顺,怎么看都是个满分男朋友。


喻文州觉得对不住他,因而加倍温柔,看在其他人眼里,就是黄少天作天作地,喻文州宽容体贴,于是纷纷觉得喻文州对黄少天付出太多。

黄少天有苦难言。

喻文州替他解释:“没有,少天替我付出的才叫多。”

然并卵。

众人被喻文州感动了,跟黄少天说:“黄少你不要仗着队长宠你就作!”

黄少天心里苦。

谁都不知道他承受了这个年纪不应该有的压力,交了一个男朋友,仿佛谈了十几个。


大概不止一次想过要不要分手算了。

一次两次还好,一辈子这么过下去太刺激了。


当然,喻文州也有比较可爱一点的人格。

那是个七岁的可爱男孩子,喻文州一脸乖巧正襟危坐在床边,还晃着两条大长腿,用温柔清越的声线奶声奶气的叫“少天哥哥”。

叫的黄少天当时就虎躯一震。

这个男孩子还特别粘人,爱好是靠在黄少天怀里睡觉,虽然贞操很安全,但是……

“靠!队长你好重啊!!别往我怀里靠了行吗!!!”

他抱着喻文州在心里biubiu吐血,队长你不要以为你心理年龄7岁就真的体重也只有7岁了啊!

然而庞然大物的喻文州,正使劲的让自己显得小鸟依人。

令人崩溃。


小喻大概也意识到了黄少天的抗拒,他眨着眼睛说:“对不起少天哥哥。”

然后窝到另一边,委屈的对手指。

队长你不要用现在这个身体卖萌行不行!!!!

但是好可爱啊日!!!

黄少天只好继续做人肉靠垫。


可能发觉有用,小喻还卖着萌说要亲亲,要抱抱,笑得特别甜。

七岁的队长卖起萌真的是人间杀器,还喜欢脸红。

黄少天被暴击了。

于是恶向胆边生,试图调戏喻文州,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呀?

小喻脸颊一红,不说话,看着他。

黄少天还在得意,谁料小喻突然亲过来,正中黄少天的嘴唇。

妈蛋大意了!


但在下个月那个作天作地喻文州上线的时候,他还是想分手。

“少天,我想吃榴莲。”

刚从外面买了西瓜回来的黄少天目瞪口呆:“可是队长你刚才还说想……”

喻文州直直地看着他,笑道:“我改主意了。”

黄少天一身汗地坐下,他今早已经给喻文州买了虾饺、叉烧包、苹果醋、巧克力夹心饼干等等等等……完全不想伺候这位大爷了。

喻文州目光微垂,似笑非笑:“少天,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黄少天心想:你他妈昨天都还不是这样呢!!!

喻文州:“你已经不爱我了吗?”

黄少天捂着心口:“有点爱不起了……”

“好的。”喻文州微笑着站起身,“我这就去跳河。”

黄少天:“…………!?我靠,玩真的……队长,不要啊!!!!”


如果说目前还停留在思考层面,真正导致黄少天和喻文州分手的是那条毫无预兆上线的鬼畜喻。

最开始他看起来和普通的喻文州没什么区别,黄少天还松了口气。

直到对方把他压到床上,并且微笑着说少天我们玩点新鲜的吧,然后把他的手脚都捆到床柱上的时候,黄少天才意识到有哪里不对。

他还想跟喻文州撒娇说这也太奇怪了,能不能解开啊。

喻文州用一根手指堵住了黄少天的话,笑得越发开心,然后不知从哪拿了一个黑色球状还连着皮环的东西给黄少天戴上,黄少天呜咽着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之后喻文州仿佛小叮当一样,又变出了一系列看着就十八.禁的道具,跳.蛋啊、按摩.棒啊、拉珠、乳.夹啊……


黄少天本能觉得危险,剧烈地挣扎了起来。

喻文州还按着他,笑容越见兴奋地说:“别怕,我不会弄坏你的,不然那个喻可是要找我麻烦的。”

第二天早上黄少天嗓子全哑了,身上一片狼藉, 被解下口球仍然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一整晚,被花样百出的玩弄,射到什么都射不出来了,还在被强制高.潮……就算哭崩了求饶都没有用,只会让对方变得更兴奋……

长夜漫漫,喻文州这个经过特殊隔音加固的房间传不出任何声音……

凌晨的时候这条心情很好的喻甚至还哼着歌收好东西,把他解绑,亲了亲他的嘴唇说:“宝贝,下次见。”


喻文州清醒的时候,只能看到一个不断向后缩,眼神躲闪、惊恐的仿佛被他强上了的黄少天。

然而一切都被收拾妥当,没有任何挣扎斗殴的痕迹,他看不出为什么黄少天会这么怕他,只好隔着安全距离温柔地哄他:“对不起,少天,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黄少天当时眼泪哗的就流下来了,扑到喻文州怀里说不出话。

吓得喻文州连忙拍着他的背说:“少天,不要怕,是我。”


就算看不出来,也能猜到大概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喻文州叹了口气,垂下视线说:“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不然我们还是分开吧。”

黄少天没说话,但喻文州已经懂了。

好聚好散,总比继续互相伤害下去好。


其实非要说,那晚并不痛苦,反而很爽,黄少天更多是觉得没有安全感,太累了,而且实在是太刺激了。

分手了以后,所有人都觉得是黄少天的错。

因为不论怎么看,都觉得喻文州还喜欢黄少天,他黯然伤神,强颜欢笑,对黄少天体贴照顾,没法当面关心,就找人去关心。

黄少天也很痛苦,他被当成渣男也就算了,天天表面冷漠,内心还是对喻文州心动的不行。

看着喻文州难过,他其实也很痛心。

队长要是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格就好了。


每月固定时间,喻文州又去关他的小黑屋了。

黄少天在自己的房间里转悠了半天,仍旧心绪不宁,想出门散个步,就看见喻文州正站在外面。

黄少天吓了一跳。

“你、你……”这时候不是应该在关小黑屋吗!

对方看见他,立刻粲然一笑,道:“少天宝贝,我们又见面了。”


一听这调调,黄少天吓都吓裂了。

“你他妈别过来!这可是公共场合!!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做什么,我、我……”

鬼畜喻文州倒也没过来的意思,笑眯眯地说:“别这么怕我嘛,我也没把你怎么样啊。好了,你不陪我玩,我出去找人玩。”

“等等……”

黄少天忙叫住他:“你想干什么!我们队长呢!你现在不应该在……”

鬼畜喻文州耸肩说:“我就是你队长啊,虽然人格不一样,不过我的确是喻文州没错。”

“胡说!队长哪有你这样……”

鬼畜喻文州:“不信打一盘荣耀试试?”

黄少天将信将疑:“那……正常的那个喻文州呢?”


话说到这里,突然插过来一个声音:“队长、黄少?”

郑轩正站在不远处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们。

黄少天紧张的冒泡:“没、没什么,你赶快回去!”

喻文州就站在一边眯着眼睛笑,笑得特别开心。

郑轩根本没察觉到喻文州有任何问题,反而是看起来全身上下都散发着抗拒气息的黄少天比较可疑:“黄少,你就别跟队长别扭了啊,有话好好说嘛。”

黄少天只想让他赶快消失:“没什么好说 ,我们分手了,你快走!”

郑轩叹了口气,走了。


黄少天还没松一口气,就听见鬼畜喻文州说:“哦,那也我走了。”

“你停下!”

黄少天一把拽住喻文州的胳膊,黑着脸说:“不许走,老老实实在宿舍呆着。”

谁知道这个喻文州能出去搞出什么事情来!

到最后还是他们队长背锅啊!

鬼畜喻文州笑:“那你陪我啊?”

黄少天皱着眉头纠结了半天。

鬼畜喻文州捏捏黄少天的下巴,笑道:“既然分手了,就别管那么宽啦,我们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黄少天下意识问:“你……你不喜欢我了吗?”


“怎么可能。”鬼畜喻文州几乎是瞬间就回答,“这点你要相信我,每一个喻文州都喜欢你的,包括我在内。”

“那你……”

鬼畜喻文州说:“我跟你直说吧,因为你们分手,他太难过了,作为主人格他暂时压不住我了,所以现在这具身体的主动权在我这里。”他顿了顿,笑得非常开心,“以后,你可能都见不到他了。”

黄少天:“………………………………………………………………”

“别震惊啊宝贝,我还得谢谢你呢。”鬼畜喻文州笑道,“虽然我也很喜欢你,但是只有那个傻逼会因为爱你难过到出不来,被我捡了个便宜。”


最后正常的喻文州还是回来了。

黄少天哭着抱紧他:“队长,我们和好吧,不分手了。”

喻文州愣了一下,看着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毫无疑问刚遭遇蹂躏糟蹋过,被干的乱七八糟两条腿都合不拢的黄少天,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还是抱紧了他,心跳声剧烈地说:“好。”


隔了一会,喻文州亲吻他的额头:“少天,我爱你。”

“我知道。”黄少天在他怀里,哑着嗓子说,“我也爱你。”


fin.







每个喻文州都喜欢你。

只有我最爱你。

 
评论(204)
热度(5172)
  1. Q阿金妮拉结桃花饼 转载了此文字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