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2)自你以后

1

字数爆炸……

没在谈恋爱也可以虐狗。 


2、


起初和夏休期看起来并没有太大区别,黄少天回家就把平时训练没时间玩的游戏都拖出来打了,打到有趣的就想掏出手机给喻文州发个消息推荐一下,从通讯录里调出喻文州的手机号才恍然想起他已经退役了,再也不是喻文州的队友了。

闷闷不乐了一会,他又爬回去继续打游戏。


这期间还是有不少厂商来找黄少天代言,大概是趁着最后一个夏天榨取他的剩余价值。

退役了的选手没几年之后就会宛若路人,黄少天这样的大神选手可能保质期会长一点,但总归也逃不了被遗忘的宿命。

还有一些游戏直播平台朝黄少天抛来了橄榄枝,丢出高薪希望黄少天能去他们平台做点直播招徕人气,黄少天微博的粉丝也不是摆设,看起来大有可为。

除此之外零零碎碎还有一些访谈、杂志采访,甚至综艺节目的合作来找他,以往这些都是交由俱乐部,经理和喻文州一起处理,黄少天全不用操心,只要跟着俱乐部安排就行,但现在还不到半个月,他的手机和qq就快消息爆炸了。


“……我知道!我当然会考虑的!不过就算退役我也是很忙的,这件事我得慎重的考虑,你们懂的……我就是这么一个深思熟虑谋定而后动的人,哈哈哈,你别这么急嘛,小年轻性格这么急可不好……”

模棱两可的回完消息,黄少天丢开手机,躺在地毯上,觉得有点累。

他妈在打扫卫生,抄着吸尘器左右吸吸,黄少天的头发很快被扫到,他猛地坐起来,带着鼻音不满道:“妈……”

黄妈妈捏捏他的脸,笑眯眯道:“乖仔,什么时候给你妈妈带个漂亮儿媳妇回来?”

黄少天望天:“那个……这个……大概……那个妈我突然想起我还有快递没拿,我出门了啊!”

黄妈妈叉腰:“衰仔,给我站住……!!”


平心而论,黄少天他妈催婚催的不算厉害,到他这个年纪没个对象的确是比较令人操心。

黄少天在这方面一直很随缘,他女人缘不算差,出道跻身一线后,狂热的女粉丝表白一直都不缺,甚至连男粉都不缺——这方面黄少天还挺耿耿于怀的,荣耀原先弄过一个大神选手粉丝性别调查,黄少天男粉数量比例是最高的,因为觉得他特别仗义适合做兄弟。

黄少天:???

后来他团队赛一剑挽回颓势,比赛场外有男粉举着应援牌子声嘶力竭地说,黄少你刚才太帅了!我要给你生猴子啊!

黄少天:??????

那时候喻文州就在他边上笑得乐不可支,还凑到他耳边说:“我们少天男女通吃呀。”

黄少天泪流满面:“我宁可那是个漂亮妹子。”


不过就算是个漂亮妹子,他也不一定要的。

这点黄少天很清醒,对方喜欢的是一剑风华的剑圣荣耀大神黄少天,可不一定是他黄少天这个人。

短促谈过一两个对他电竞大神身份完全不感兴趣的妹子,也因为每周他天南地北飞比赛,聚少离多最终分手。女孩子始终是需要呵护的,黄少天也很遗憾不过并没有伤感太久,他可以等到退役再谈,荣耀比赛对他来说是比情情爱爱更重要许多倍的事情。

喻文州知道还安慰过他两次,黄少天满不在乎地笑:“那有什么关系,如果实在找不到对象,队长,要不我们俩凑合过过算了。”

“可以啊。”喻文州也笑着接。

谁都知道那不过是句玩笑,喻文州的女人缘可不比他差,但当时黄少天还兴致勃勃地勾勒未来:“我们搞一个大别墅吧,靠海那种,客厅巨大,摆满了电脑和游戏机,信号巨好网速飞快,到七老八十我们都还能联机打游戏!”

喻文州笑道:“打不动了我们还能晒晒太阳看看海景。”

队里其他人七嘴八舌的说“那我一定要去做客的”、“我也要我也要!队长黄少你们新房我们绝对要去的”、“就是就是!搞一排电脑吧!大家一起打游戏”、“听起来跟网吧似的……”、“闭嘴”……


黄少天想着笑起来,又莫名有些酸涩。

握着手机,又一次翻到了喻文州的手机号,再默默关掉通讯录。

都退役了,太粘人了可不好啊。


郑轩交了一个外地女友,一直说着压力山大的懒人为爱流浪,收拾了行李就去做上门女婿了,在当地买房还开了家火锅店,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这些都是黄少天在朋友圈里看到的,得知他退役郑轩当即表示邀请他来玩,正好他们下个月也打算办婚礼。

黄少天收拾收拾行李雷厉风行地杀了过去,郑轩退役的这一年他们也没怎么联系,比赛太忙,他们聊的话题也不怎么接的上,郑轩跟他抱怨房价商铺价格开店麻烦,黄少天满脑子想的还是怎么把机会主义用得更加丧心病狂。


来接机的时候,黄少天发现郑轩真的是胖了不少,但看起来红光满面非常甜蜜,女朋友小鸟依人挽着他的手臂,亲密异常。

黄少天悄悄有点羡慕。

没寒暄两句,郑轩就问:“队长呢?没跟你一起来啊。”

黄少天茫然:“他为什么要跟我一起来啊?”

“不是夏休期吗?”

“是啊,各回各家了啊。”

郑轩愣:“你们不住一起的啊?”

郑轩女朋友也帮腔说:“阿轩都跟我说了,不用在意我介意啦,把你男朋友一起叫过来吧。”

黄少天扶额:“……你们够了!那帮小屁孩这么觉得也就算了!怎么阿轩你也!我跟队长真的是清白的啊!”

郑轩明显不信,掏出手机翻出朋友圈:“就你们俩之前这疯狂秀恩爱的趋势……”

黄少天嘟囔:“都半个多月没联系了……”

“分手了啊?”郑轩唏嘘。


黄少天觉得自己是解释不清了,郑轩还在问:“那我单独给队长发个请柬吧,你们俩还安排在一桌吗?会不会尴尬。”

“尴尬个屁啦!你随便安排不用管我!”

“哦,那你就坐他边上吧。”郑轩说。

黄少天:“……”


在郑轩开的火锅店蹭吃了好几天,黄少天发现自己有点上火,口腔溃疡痛得他龇牙咧嘴。

郑轩:“你真是让人压力山大,队长不在都没人管你挑食了对不对,秋葵有什么不好的……”

“住口!秋葵那种邪教……嘶嘶嘶好疼。”


坐在喜宴上,看着每桌至少三道秋葵菜的黄少天,觉得这绝对是报复!

本意准备绕开秋葵的,但耳旁仿佛响起“少天,不要丢掉秋葵”的声音,又想起坐在他左边的人,黄少天的筷子拐了个弯,夹了一根放进碗里。


他是今早才见到喻文州的,也是千里迢迢从G市赶来给郑轩做伴郎。

早上六七点在礼服店碰头,喻文州换上白西装刚出来,胸口还别了朵蓝玫瑰,黄少天愣了一会才打招呼:“队长……”

“已经不是你队长了,叫我文州吧。”

黄少天挠了挠头:“文……算了还是队长吧,叫习惯了都,我也去换衣服了。”

“嗯。”喻文州点点头,“领带有点难系,我帮你。”


喻文州的动作一向很专注,手指飞快的在黄少天颈间穿梭,距离很近,黄少天转开视线,有些不想看他,怕自己情绪又上头。

在他的领口拍了一下,喻文州从边上准备的胸花里挑了朵含苞待放的,别在黄少天胸前。

“好了。”他笑笑,“很帅气。”

“那不是肯定的!”黄少天抓了两把刘海,还是没看喻文州。

喻文州后退了两步,抱臂打量他:“看得我都有点心动了,少天,你今天会抢光阿轩风头的。”

“那可真是太不好意思了。”他毫无诚意地笑嘻嘻说着。

碰巧穿着黑西装的郑轩推门进来,看见他俩表情,犹豫了一秒,说:“我是不是打扰到了?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黄少天不想管他了简直。


接亲车队,喻文州和黄少天坐在一辆车的后座里。

开车路途要半小时,喻文州先开了口:“少天,你最近都没联系我了。”

“啊,大概忙疯忘了吧,你都想不到退役以后乱七八糟找上门的人有多少,应付都应付不过来,还是原先在俱乐部轻松……”

喻文州笑了笑:“处理不过来要不要我帮忙?”

黄少天:“哇,你这么闲的吗?”

“做个兼职,给你当经纪人。”

“那我可请不起。”

“免费的,正好我最近没什么事。”

这话也假的太厉害了,黄少天啧啧两声说:“世邀赛呢?”

“已经辞了,今年我就不去了,自己队里比较重要。”喻文州平静的声音停了一下,“少天,没什么事也可以来找我的,我没那么忙,也不会嫌你烦的。”

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真讨厌啊,本来他都快不在意了,他一说完他鼻子又酸酸的。

“你说真的啊?不过就我们同队时候互call的那个频率,你肯定会觉得烦吧……”

“不会的。”

“好啊,你说的!”

喻文州说:“嗯,我说的。”

黄少天从手机里翻出自己拍的截图,凑过去跟喻文州说:“我跟你说,这个游戏真的特别好玩,尤其是第三关那里……”


接亲时,伴娘团刁难伴郎团基本上算是个定番。

郑轩早准备好了几十个大大小小的红包,塞进去伴娘团看起来还意犹未尽,非要怂恿他们玩小游戏,最尴尬的那个大概是将双手捆在后面,把苹果放在一个伴郎的腰上,另一个伴郎用脸滚苹果一直到嘴上,各咬一口才算赢。

郑轩请了四个伴郎,另两个是他同学,这个任务完成的无比痛苦,最后改规则连作弊才勉强过关,嘘声一片。


轮到他们,喻文州掂量着苹果,笑着对黄少天说:“躺下吧。”

多年默契,电光火石间黄少天会意,后背一仰就沿着床脚躺下去,喻文州把苹果放到他肚脐的位置上,俯身上去,脸贴着苹果往上滚。

“喂,这算不算作弊!”

“不算不算!又没说不许躺着滚!”

喻文州的动作不算快,但苹果非常稳,自始至终都沿着一条直线向上,到腰腹,再到胸口,黄少天扬起脖子,苹果一路滚上了黄少天的喉结。他吞咽口水,喉结缓缓向下滑动,闷哼了一声。


伴娘团看起来非常兴奋。

“哇……这个画面看起来好色情啊……”

“这俩伴郎长得不错啊……”

“你刚录了没有!”

“录了录了!”


从下颌到下巴,黄少天才重新低下头,抬眼便撞进了喻文州的视线里。

喻文州差不多整个身体都撑着压在黄少天上面,此时正随着苹果滚动的角度望向黄少天,两个人都呆了一瞬,冰冷坚硬的苹果贴到了黄少天的嘴上,喻文州笑了一下,在苹果上咬了一口。

黄少天回神,也咬了一口。


“喂喂!你们俩气氛这么对,要不要亲一口算啦!”

仿佛平静突然被打破,黄少天和喻文州同时撤开身,喻文州翻身下去,黄少天爬起来从床上跳下来。

黄少天抓着那颗苹果,气喘吁吁道:“看到没有!我们连苹果咬的都是对称的,是不是很厉害!”

喻文州笑吟吟帮腔:“这关算我们过了吧。”

之后,随便伴娘团怎么起哄也不理会。

不过只有黄少天本人才知道他刚才心跳有多快,紧张的要命,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差点以为喻文州会亲过来。

真是要命。

都怪郑轩!瞎说什么!


接完亲吃过饭,黄少天回酒店睡了一觉,又马不停蹄的赶去换另一套礼服,站到门口和郑轩一起迎宾。

郑轩趁着喻文州去给他们买饮料,问黄少天:“你们和好了?”

黄少天无奈:“你到底要我说几遍啊,我们……”

郑轩:“我老婆说你们咬苹果那段荷尔蒙爆炸,看起来特别熟练,仿佛随时要,咳咳……”

“那是因为我们默契!”黄少天忍不住道,“我们十几年的队友了啊!这点配合还做不到太奇怪了吧!”他往边上站了站,“你这个现充走开,单身狗不要被你闪瞎还得被你造谣……”

郑轩小声嘀咕:“当年我才是被闪瞎最多次的那个……”


入席后,他和喻文州真的是被安排在邻座。

夹了一筷子秋葵放在碗里,但又不想真的去吃,偷偷望了一眼喻文州,喻文州:“你现在吃秋葵了?”

黄少天:“……可以不吃吗?”

喻文州笑:“多吃蔬菜,你不是最近还口腔溃疡了。”

郑轩卖他卖的可真快!

黄少天吃了一口,喻文州给他倒了杯椰子汁,恍惚间还是在蓝雨俱乐部里,他们还是朝夕相处的好队友,而不是吃完这一桌不知道有没有下一桌的普通朋友。


结婚仪式开始,黄少天可劲鼓掌,屏幕上放着恋人相识相爱过程的VCR。

黄少天想起他退役的时候,战队也给他放过类似的VCR,做的跟这个差不多,不过镜头里绝大多数的画面都是喻文州和他。

一时间思绪又飘得很远,等主持人宣布仪式结束才又想起鼓掌。

黄少天喃喃道:“队长,下次会不会是你啊……”

喻文州说:“说不定你会比我快呢。”

黄少天笑:“都说不准的啦,不过我结婚肯定不让伴娘这么搞伴郎,太惨了。”

喻文州也笑笑。


吃的差不多,喻文州问他什么时候回去。

“不知道,可能会多呆几天吧。”

喻文州仿佛随意地说:“那我也多呆几天吧,我也没来这边玩过。”

黄少天打起精神:“好啊好啊!”


临别的时候,郑轩给伴郎伴娘各送了一份特别定制的小礼物,喻文州和黄少天刚过去就发现伴娘们叽叽喳喳盯着他们笑。

黄少天:“他们老盯着我们干嘛?”

喻文州笑:“你长得帅吧。”

“那也没见哪个姑娘给我留手机号啊。”

很快黄少天就知道是为什么了。

他扶着额跑去找郑轩:“你到底跟那些伴娘都说了什么啊!”

红着脸祝他和喻文州百年好合什么鬼!




TBC

 
评论(116)
热度(2796)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