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5)自你以后

1234


5、


喻文州早几年买的房子终于交了钥匙,小区环境很好,在楼下黄少天就感觉到了,绿植环绕,每一栋都隔得挺远,边上还有个湖,小桥流水都不缺。

楼层不高,喻文州买的是个内嵌的复式,上下两层,面积很大,一般小别墅的规模。

虽说是叫黄少天来帮忙,但很快他就意识到其实根本不需要他,喻文州请了专门的搬家公司,他的任务大概主要是……站在边上给喻文州打call,哦不,递个饮料什么的。


跟着搬家公司的人到了新房,行李一箱箱往外搬,比较麻烦的是喻文州送回家的一些陈年手办,不能挤不能压,只能装在盒子里一个个往上拿。

黄少天记得每一款索克萨尔的出产时期,勾起许多回忆,一时有些怀念。

“啊,你还买了这个……”在许多索克萨尔的周边里,黄少天看到了一抹亮色,拿出来一看忍不住有些羞耻。那是唯一一款不是按照夜雨声烦,而是黄少天本人外形做的手办,限量发售并且没有二刷,主要是黄少天觉得实在太羞耻了,第一波发售微博上一大堆粉转发@他,其中有不少妹子给他穿上了各种奇怪的小裙子和小道具,黄少天紧急叫停,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据说后来价格炒到了非常离谱的数字。

喻文州抬起头,笑说:“做的挺像的。”

确实挺像,就是像才令人羞耻啊。

“不过不是买的,是粉丝送的。”

“诶?”

喻文州拉过来一个大纸箱,拆开:“这里还有其他粉丝送的,不过不全,有些留在俱乐部了。”

黄少天倒是一下反应过来,每隔几天俱乐部就会用个大箱子送来整理过的粉丝送的礼物,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价格昂贵的奢侈品都让俱乐部退回去了,其余倒是都留着。

吃的喝的甚至穿的都好处理,杂七杂八的小东西就比较麻烦了。

喻文州这里收到的和他差不多,里面看起来绝大多数都是粉丝自制的手工艺品,还有些是自制的他和喻文州的周边,做的还挺精致。

他随手拿起几个把玩,发现还有些小册子压在下面,基本是给喻文州的表白语录,还有些摘抄剪报,很用心了。

翻到其中一本的时候,黄少天很突然地,被辣到了眼睛。

那是一段他被喻文州按在床上疯狂啪啪啪,还挣扎着哭叫说“不要,队长我们这样是不对的”的段落。


手一抖,手里拿的东西全掉到地上了。

喻文州走过来:“怎么了?”

黄少天莫名心虚,赶紧捡起来:“没什么没什么……”

喻文州倒是一眼看出来了,笑道:“那本好像是寄错了,那个妹子还诚惶诚恐地给我发私信说快递员上门的时候她给错包裹了,让我千万别看内容。”

黄少天控制不住自己的嘴:“那你到底看是没看?”

“不看我怎么知道是什么。”喻文州看起来没有一丝尴尬,“不过写的太假,就只剩下好笑了。”

他态度如此落落大方,倒让黄少天觉得有些没趣。


很快箱子就都搬完了,搬家公司的人也都撤出去,原本空荡荡的客厅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行李箱和纸箱。

把刚出去买的可乐放进冰箱,黄少天忽然想起来:“叔叔阿姨今天没来啊?”

“嗯,他们还在上班。”

“哇,就让你一个人弄了?”

喻文州点头:“我的事情一向不用他们操心。”

黄少天有些遗憾:“我还挺想见见阿姨的。”

喻文州妈妈和喻文州长得有五六分相似,温柔又美丽,保养的看不出年纪,说话温声细语,从来不吼喻文州,羡慕的黄少天泪流满面,简直是他心目中理想的母亲形象。

之前有一年过年黄少天他妈带着他爸去马尔代夫度假,丢下孤苦伶仃因为战队不敢擅自离开G市的黄少天,喻文州得知便邀请他一起回家过年,起初黄少天还有点不好意思,在他家呆了半天之后,迅速缴械,拽着喻文州的领子说:“我靠,你要是有个一半像阿姨的妹妹,我立刻给你当妹夫!”

“妹妹真没有, 一半像我妈的大概只有我了。”喻文州半真半假说,“考虑一下?”

黄少天悻悻然:“那还是算了……好羡慕你啊!”

“没什么好羡慕的,伯母也很爱你啊。”仿佛想到什么,喻文州说,“我还挺喜欢伯母的,大概也只有她那样的性格,能养出你这样的孩子吧。”

“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有本事你来我家待几天就知道了!我妈可是那种我睡懒觉她会掀被子往我身上洒水的类型!”

“好啊,下次有机会的话。”


那年真是他过过最轻松的一个年,没有一堆奇奇怪怪来串门的七大姑八大姨,没有需要斗智斗勇的熊孩子,也不会吵得话唠如黄少天都脑仁疼,毕竟他们本家所有小孩子都极具语言天赋,两个小孩子抄着他的冰雨模型剑就能来一场世纪大战。

他们和和美美的吃了一顿年夜饭,黄少天使劲浑身解数逗得喻妈妈笑得眉眼弯弯,特别温柔地叫他“小天”,喻爸爸还给他和喻文州一人塞了一个红包。

黄少天挠着头不好意思收,喻妈妈笑着说:“文州难得带朋友来,就别跟我们客气了。”


当晚,黄少天躺在喻文州床上还忍不住来回翻身说:“阿姨真的人太好了,你家真好啊……”

喻文州无奈地用手臂按住他,听着外面爆竹声响,说:“你再这样下去,我都觉得你想嫁到我们家来了。”

黄少天看起来还很亢奋:“你要是个妹子,我现在就入赘啊!”

“睡觉了。”喻文州把手掌挪上去挡住黄少天睁开的眼睛,自己也困得眯起眼眸,“你要是个妹子,我们现在孩子都有了。”


想到这里,黄少天莫名又有点羞耻。

喻文州此时正笑着跟他说:“我妈也偶尔问我什么时候再带你来。”

“行啊!”黄少天很快说,“你有时间就叫我呗!反正我现在很闲的!”

“好。”


百无聊赖,黄少天发现上衣领口又有朝着一边肩膀倾斜的趋势。

他拉了一下,对喻文州说:“你送我这套衣服是不是领口有点大啊……”

“其实我原本也想说。”喻文州伸手过来帮他整了一下衣领,指尖无意间擦过黄少天的锁骨,像通电一样酥酥麻麻,黄少天僵在原地,喻文州已经整理完了。

“它是这样的。”

黄少天回过神,找了面镜子一看,难怪领口大,喻文州买的这件上衣是深V,比较夸张那种,他又没有胸肌,哪里撑得起来。

喻文州托着手肘端详了一下,若有所思道:“可能真的有点大了,要不你脱掉我给你找件内搭。”

黄少天一愣:“现在?”

喻文州开始在行李箱里翻找:“我应该有没穿过的背心。”

很快喻文州真的找出来一件吊牌都没剪掉的白色工字背心,递给黄少天:“试试看?”


黄少天接过,也觉得好像没什么应该纠结的,两手拽着衣摆从下往上一扯就把上衣脱下来了。

以前训练营宿舍没单独浴室,一起去澡堂都是常有的事,裸个上身实在算不得什么。

谁知道他还没穿上背心,喻文州突然说:“少天,你是不是又瘦了?”

“啊?”

喻文州走过来,仿佛无意地在他腰上捏了一把:“都能摸到肋骨了,你现在多重?”

黄少天的腰颤了一下,他迅速把背心套上,含糊道:“差不多一百一多点吧,怎么了?”

“太瘦了,退役回去又作息紊乱没好好吃饭?”

“也没有。”黄少天有点心虚。

确实打游戏打得有点晨昏颠倒,家里人白天上班不在,他能直接睡到下午。

喻文州一个二十来岁就开始泡脚的养生青年,虽然作息不至于像张新杰那么可怕,但也基本上是早睡早起的状态,在队里大多数情况下是他叫黄少天起床,再一起去吃早饭,现在没人管,黄少天就放飞自我了。


“一个人也要照顾好自己。”喻文州叹了口气,似乎还想说什么,视线停在黄少天身上,“抱歉我没考虑到,这种款式可能不太适合你……先脱下来吧。”

说着,他抓住了黄少天的衣摆,黄少天下意识举起手,还没反应过来,衣服就被喻文州脱下来了。

脑海里一瞬间突然闪过了他妈的话。

——送喜欢的人衣服是为了亲手脱掉的嘛。

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喻文州又从行李箱里找出来一件带着吊牌的白色连帽衫:“这件呢?”

黄少天稳住心跳换上,这件就比较像他平常的风格了,穿起来也很舒服,他拉了两下帽子边的挂绳,突然纳闷:“队长你怎么这么多没穿过的衣服啊!”

“买的,还有别人送的,平时在队里一般都是队服,也没什么机会穿。”

“送的……?”黄少天紧张了一下,“女朋友吗?”

喻文州笑:“不是,我有个朋友做潮牌的,想让我给他打广告,送了我一堆衣服。不过送你那套是我自己选,自己买的。”

“噢噢噢噢。”

“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给你实体店地址,报我的名字应该会给你亲友折扣。”

黄少天也笑了:“行啊行啊,反正我现在想穿什么穿什么。”


帮着喻文州一个个拆箱子,天也渐渐黑下来。

“今天是收拾不完了,明天我再慢慢收拾吧。”喻文州说。

“明天……”黄少天想说明天我也能来啊,但话到嘴边,突然地有些不好意思。

谁知道喻文州先说:“明天你还有时间吗?”

“有啊!”

“会不会太麻烦?”

“不会不会,反正我没事啊!”黄少天立刻说。

喻文州温和地笑了笑:“那真是帮了大忙,今晚我估计就住在这里了,先送你回去吧。”


喻文州有车,也有驾照,不过不常开。

黄少天刚坐上副驾驶,系好安全带,就看见外面电闪雷鸣,下起了暴雨,天色几乎是瞬间就暗淡下来,雨水噼里啪啦砸在地面上,声响震耳欲聋,出门前黄少天也没看天气预报,白天还艳阳高照完全没料到会下雨。

严肃地看向喻文州,黄少天说:“会不会有危险……你在暴雨天开过车吗?”

“没有,我也不太清楚。”

“要不……”

“要不……”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出声。

黄少天咳嗽了一声,说:“那个……你先说吧。”

喻文州看向他,缓缓启唇,慢条斯理的声线里透着一丝奇特的暧昧:“今晚,住在我家吧。” 


黄少天打电话跟他妈说今晚不回去了。

黄妈妈突然兴奋:“跟妹子在一起吗?”

黄少天:“不是,跟小喻队长,我在他家。”

黄妈妈迅速冷淡:“哦,也好,多跟你们小喻队长学一学,稳重一点,乖一点,省得人家嫌你烦把你赶出去,不是每个人都像你妈这么能忍你的,好了,不要打扰我看电视剧……嘟嘟嘟。”

黄少天:“……”



TBC

 
评论(183)
热度(2579)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