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6)自你以后

12345


6、


外面电闪雷鸣风雨交加,房间里倒还很安静。

“选了隔音比较好的材质,不过……”喻文州走到客厅窗边,拉开帘子,巨大的落地窗外烟雨朦胧的世界近在眼前,反衬得明亮清爽的室内越发安逸。

窗外的可见度已经很低了,周围住户不多,放眼望去都是憧憧摇曳的黑影,雨水冲刷得树木都在簌簌颤抖。

黄少天忍不住说:“有种我们被困在世界末日里的感觉。”

喻文州笑了笑:“暴风雪山庄模式吗?”

“喂!队长你别乌鸦嘴啊,明天真出不去了怎么办?”

“那我们就先呆着?”

“会饿死的吧!!”

“还有外卖呢。”

“喂喂喂喂!暴风雪山庄模式哪里来的外卖啦!!”

喻文州作出一副无奈的表情:“那我们就只有一起死了,应该会被当成殉情的。”

黄少天愣了一下,才开始笑:“肯定会上头条的!‘两知名电竞选手因出柜不成,相约于宅中殉情’,就是不知道会上娱乐版还是社会版。”

“听起来太惨了。”喻文州说,“还是改成‘两知名电竞选手被困暴雨中数日,差点殉情,获救之后双双出柜’比较具有戏剧性。”

黄少天喃喃道:“这剧情估计只能进某些小本子里了吧……”


雨看起来一时半刻都不会停,喻文州把东西简单收拾了一下,拖出两床垫被和床单铺在客厅中间的地毯上:“床垫还没送来,先将就一下吧。”

黄少天:“没事没事!能睡就行!对了你电脑带过来了吧?”

“嗯。”喻文州点点头,“不过……”


很快黄少天就知道那个不过是什么了……

他震惊地看着喻文州:“你居然!”

喻文州也很沉痛:“……网明天才来人装。”

对于网瘾少年黄少天来说,没有比这更大的噩耗了,这意味着他撑死只能拿喻文州的电脑玩两局蜘蛛纸牌。

而且或许由于外面雷暴雨的缘故,房间里网络信号也不是很好。

黄少天打手游,十分钟内掉线了三次,他堂堂一个大神居然被骂猪队友。


“那我们还能干什么?”黄少天绝望地说。

喻文州:“原本我一个人是打算看会书就睡觉的,你愿意的话,我们聊聊天也行。”

陪黄少天聊天这种话,大概只有喻文州能轻轻松松说出来。

然而黄少天趴在床垫上,手里拽着喻文州刚放上去的鱼形枕头,一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脑子里许许多多的念头在翻滚,想问喻文州最近过得怎么样,有什么计划,都做了些什么……千头万绪,不知从何问起。

其实他们已经聊了很多了,离别也远没有那么长久。

只是潜意识里知道他们的感情会走下坡路,因而分外担忧。

“不想跟我聊吗?”

“不是、不是……我就是突然不知道说什么。”黄少天在床垫上翻了个身,喻文州就坐在他边上,这么近的距离,他再翻一个身,就能靠到喻文州身上,可又莫名觉得有些远,“要不队长你先开头吧?”

喻文州却也突然沉默了,许久才说:“少天……”


“啊,对了!”

黄少天仿佛突然想起什么,掏出手机打开相机,开启自拍模式,挪到喻文州边上:“我们来合个影吧,发微博!”

以前黄少天经常有事没事拽着喻文州拍一张发个微博,退役之后倒是一直忘了这事。

“好。”

“好久没发了,我们来个劲爆点的吧。”黄少天努力靠近喻文州,伸长手寻找角度。

突然之间,他发现自己被喻文州捞了过来,手臂从他胸口环住,直接拖到了喻文州怀里,后背贴住喻文州的胸膛,隔着薄薄的衬衣感受到那里来自人体的温度,黄少天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僵硬住了:“队长,你干……”

“你不是说要劲爆一点吗?”喻文州说。

确实很劲爆,透过自拍屏幕,他看见自己几乎完全靠进了喻文州的怀里,脑袋抵着喻文州的下巴,一个拍下来就可以做本子封面的姿势。

“这会不会太……”

黄少天还在犹豫,喻文州从他手里拿过手机:“我来吧。”

然后很快按住拍摄键,咔嚓咔嚓照了几张。

黄少天重新拿过手机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放开了他,他努力试图摆脱那种别扭的感觉,直起身子从喻文州怀里坐起来,但还是能感觉到自己的耳朵尖在冒火。

他假装低头P图不敢看喻文州,手机里的照片不用做任何修改就已经非常劲爆了。

背景还恰巧是那扇落地窗,黑暗使得窗户犹如镜面一般映着窗明几净却空阔的房间,傻子都会觉得那是他们俩在同居。

他甚至不敢发这张图。


喻文州突然站起身说:“你渴不渴?我去厨房烧个水。”

黄少天立刻点头:“哦,好,你去吧。”

喻文州离开之后,黄少天才忽然感觉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

以前并不会这样的,他和喻文州的相处从来都是自然又舒服的。

他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恢复到平时的笑容,又深呼吸了两次,自我安慰是因为环境使然,这种暴雨天孤男寡男共处一室是会让人产生暧昧的错觉,更何况喻文州还是他常年的绯闻对象。

此时再去看那张照片,好像也没那么暧昧了。

黄少天给周围糊了一圈马赛克,让它看起来更像个摆拍,才大大方方发到微博上@喻文州,附了句“永远的剑与诅咒!”。

几乎是发完之后没多久,迅速涌来了一堆转发和评论。


喻文州也终于烧完水回来,手里拿了一黄一蓝两个马克杯,把黄色的那个递给黄少天。

“谢啦队长!”黄少天笑着接过,“这杯子蛮好看的啊!哪买的?”

“家居市场一起买的,要是喜欢就送你了。”

“不用了,就留在你这吧,下次来我还能用。”

“嗯,你说的对。”喻文州点头道,“我这还有备用的毛巾和牙刷,你也选一个吧。”


喻文州准备的很充分,毛巾浴巾都买了不少,还有好几种颜色备选,黄少天最后选了条深蓝浅蓝和白色三色交杂的格子毛巾,裹在脑袋上问喻文州:“是不是很蓝雨色?”

“是的。”他笑着说,“也不早了,先去洗个澡吧。”


黄少天洗澡出来,换了喻文州进去,他擦着头刷手机,从下往上拉,昔日队友基本都转发了这张照片,排着队发[哆啦A梦吃惊.jpg]的表情,其余大都是感慨你们蓝雨卖腐没下限,退役了还不消停,黄少天看得哈哈大笑,又往上拖了一截,终于看到了喻文州的转发。

他什么文字都没发,只是发了个微笑和一首歌曲链接。

黄少天点进去,是那首《明年今日》,评论里粉丝在尖叫吃糖的之后都纷纷刷起了“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竟花光所有运气”,黄少天想起了喻文州在KTV里的歌声,一时间有些恍惚。

心口闷闷的,有一点难受。

说不出来。

没干的水滴顺着发梢落在地板上。

啪嗒,啪嗒。

在空寂的房间里声响清晰。


“少天?”

喻文州洗出来,黄少天才发现自己还在发呆,忙又擦了两下头,发现地上已经积了一滩水:“队长, 有抹布吗?我去擦一下!”

“没事,是防腐木。”喻文州说,“我带了吹风机,要不要吹一下头发,空调房间湿着头发容易感冒。”


喻文州的动作很轻柔,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感受到喻文州的手指在他发丝间穿梭,湿气和水珠随着暖风一点点被蒸干。

他一直都是个活得比较讲究细致的人,衬得黄少天好像活得特别随便,以往他也没在意过,因为喻文州的细致里总会有他的一份,他现在用的很多东西,比如剃须刀、旅行箱等等,都是喻文州说好用多买了一个给他。

跟着喻文州烟酒不沾健康生活,好像都是潜移默化习以为常的事情。

脑海里默认一直都是这样,没有想过会分离。


“队长?”

“嗯。”

被风吹得舒服地眯起眼睛,黄少天说:“好想时间静止,一辈子这样下去啊。”

“嗯。”有一点笑意。

“我们做一辈子的好哥们,永远不疏远,好不好?”这话肉麻兮兮的,黄少天自己都有点羞耻。

喻文州顿了一下,说:“好。”


吹完头,黄少天甩了甩脑袋,又趴在床垫上刷了会微博。

喻文州说:“不早了,睡觉吧。”

然后关上了灯。

黄少天昨晚睡得迟,早上起得也迟,这个时间一点也不困,玩了会手机又去看喻文州,他躺在另一张床垫上,闭着眼睛,看上去已经睡着了。

“队长……”黄少天小声试探着叫。

“……”

“队长……”

“……嗯,少天?”轻微的声音。

“哈哈没什么事我就是看看你睡了没,没事没事,队长你继续睡吧。”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拉了一半的窗帘外依稀有微弱的月光温柔地洒落在地板上,寂静的夜晚里只有他的手机屏幕闪烁,像时间被封冻了一样。

“队长……你一个人睡在这里不会害怕吗?”

“……现在不是两个人。”

“我是说如果嘛,我要是今晚没留下的话,你不是一个人在这里睡吗!”

“……不怕。”

“哦。”


又过了一会,黄少天听见喻文州的声音:“少天,你是不是害怕?”

“没有没有我怎么可能怕啦,我就是……”

喻文州拍了拍自己的床垫,说:“要不要过来一起睡?”

黄少天还想挣扎一下,结果不到一秒钟,就抱着被子挪过去了。

“队长啊,难得一起睡,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这么早睡多可惜啊,我们要不要夜聊一下……”

喻文州睁开了眼睛,轻声问他:“你想聊什么?”

“呃,那个最近……啊,上次相亲结束,有妹子时候联系你吗?”

“没有。”

“哦,我也是的。”

“你听起来很遗憾。”

“没有遗憾啊,我也没什么感觉的,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就是问一下你。”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

黄少天思考道:“长得好看的吧,皮肤白一点比较好,性格……不要太吵也不要太活泼,最好……”

喻文州轻笑了一声,翻了个身,一只手臂搭在黄少天的被子上,说:“睡觉吧,少天。”

黄少天又随便扯了一点什么,好一会才发现喻文州没理他,转头一看喻文州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队长……队长……”

这回他再怎么叫喻文州也没有反应了。

微弱的光线从他的面容上流淌过,距离近的连细密地覆盖在眼睑上的睫毛都清晰可见,能感受到喻文州呼吸时所带出来的气流,垂下视线看到了喻文州轻轻抿着的薄唇,黄少天眨了好几下眼睛,都忘了说话。

半晌,他才记得闭上眼睛,攥紧被子,心跳声如潮涌,连绵不绝。


第二天天晴,黄少天帮喻文州收拾到下午就回去了。

黄妈妈听见黄少天回来的声音,抬了抬眼皮:“饭菜在冰箱,要吃自己热啊。”

黄少天在自己房间里转了两圈,跑到他妈旁边,捏肩捶腿:“靓女啊,你跟我爸当年是怎么在一起的啊?”

黄妈妈斜了他一眼:“呦!终于开窍了?想谈恋爱了!”

黄少天:“我一直都想啊!这不是没有合适对象嘛……”

黄妈妈转过身:“来,那我给你介绍一个!上次听说我一个同事的侄女……”

“哎哎哎,打住打住,我对这个不感兴趣……我就是想问一问你是怎么知道你喜欢我爸的!”

 



TBC

请……随便脑补一万字以上🐟心理活动。

 
评论(159)
热度(2487)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