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7)自你以后

123456

谢谢大家啦,中午真是难受到不行。

撑着发完lof就滚去睡了,睡一觉感觉好多了。

加了一段,不小心搞了个事情。



7、


黄少天这辈子都没这么乖地坐在他妈面前听她讲话,他妈一句说来话长从当年她考大学开始讲起,说你们这些小孩子现在不知道当年有多难考blabla,讲了半个小时他爸还没出场。

“我爸呢?”

“哦,我大学毕业才认识他呢。”

黄少天喷:“你现在才讲到大一!”

“急什么,你很赶时间吗?让你学学你们小喻队长,有点耐心,对长辈尊敬一点,知不知道!”


喻文州连他都能忍,忍个他妈还不是分分钟。

当初队里的人想去他家,黄少天很是抗拒过一番,怕他妈上来就把人小青年问懵逼了,最后还是他妈纳闷,你提了这么久这个那个队友,哪天带来给你妈看看啊,黄少天才迫不得已请了几个关系好的。

喻文州上门的时候,左右手提满了各种礼盒礼袋。先前问他伯父伯母喜欢什么,黄少天随口说我妈可能是衣服包吧,毕竟他妈时不时去香港购物买买买,我爸喜欢茶壶。喻文州就真的提了好几个奢侈牌子的包和几套贵妇保养品,外带不知道从哪弄了一套标价惊人的紫砂壶。

黄少天目瞪口呆,禁不住说:“ 队长,你这看起来简直像是上门行贿啊!”

喻文州莞尔:“你怎么不说像上门提亲呢?”


但不管怎样,他家里人非常受用。

黄爸爸捧着那套壶爱不释手,直夸喻文州小伙子有眼光。

黄妈妈笑容满面,摸着包不撒手:“这包是限量的吧,我记得特别抢手,我想买的时候找代购都没买到。”

喻文州笑得温文尔雅:“阿姨喜欢就好。”

然后他妈拉着喻文州一口一个“小喻”嘘寒问暖半小时,眼里根本没有黄少天,黄少天几次想插嘴,被他妈打断:“你怎么话这么多,你们小喻队长难得来一次,还不让人家讲话!你看看你,长这么大,给你妈买过几次包!每次都是我自己买的!”

黄少天巨委屈:“你刷的还不是我的卡。”

黄妈妈:“哼,刷一下你的卡怎么了!不乐意啊!”

黄少天:“我又没说不乐意!刷我的卡你对我好一点啊!这么凶!”

“我哪有对你凶!”黄妈妈捂住心口,“小喻,你看看,这孩子!对长辈一点都不尊敬!”


喻文州笑眯眯:“伯母不要生气。少天其实在队里经常夸您,说自己妈妈年轻又漂亮,一起出门还以为是他姐姐,原本我以为是夸张,见了您才知道原来是真的。”

黄妈妈立刻眉笑眼开:“真的呀?”

喻文州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当然是真的。”

黄妈妈把黄少天拽进怀里,揉了揉脑袋:“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

黄少天:“靠靠靠!!我刚做的发型!!”

自此以后,喻文州就成了她家的,别人家的孩子,他妈时不时就喜欢拿喻文州来教育他。


原本应该有点排斥的,但因为黄少天也觉得喻文州是个很好的人,他妈夸了这么多次,他居然一点都没觉得有问题过。

恍恍惚惚间,他妈终于讲到重点了。

“……总之那时候我就觉得,你爸他人挺好的啊,他一个这么正经的人,跟我表白的时候脸红扑扑的,就……你懂的,你妈我当时就心里动了这么一动,不太想让你爸对别的小姑娘也这个样子……就,咳咳咳收了他。”

黄少天转头去看坐得远远地看报纸,假装没听见的他爸,耳朵尖却不由自主地红了。

“……然后就是柴米油盐呗,过日子嘛,你爸他虽然呆呆的,但是对我非常体贴啊,举个栗子就,哦,从刚参加工作那一年说起吧……”

他爸走过来,给他妈倒了杯茶:“说了这么久,口渴了吧。”

“还行。”他妈接过就喝,抬头看他爸:“哈哈哈哈你怎么脸这么红!”

他爸有些无奈地笑了笑,笑容里却又有一分宠溺:“你们慢慢聊,我去做饭了。”


很突然的,黄少天觉得有点羡慕。

看见郑轩和他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强烈的羡慕过,婚姻、生活、爱情……想和一个人并肩走过更漫长的人生岁月。

脑海里模模糊糊有个人影,却又不敢确定。


他闭上眼睛,又浮现出了昨晚在喻文州家时他安静的脸庞,当时黄少天觉得自己有些魔怔,如果不是还有一分神智在,他可能控制不住自己就亲了上去。

说来可笑,黄少天长这么大,生平第一次有想亲人欲望的对象,却是个男的。

他和那些短暂相处的女朋友至多也不过是拉拉手而已,没进展到下一步,就已经分手了。


黄少天打开QQ,一堆好事者问他和喻文州的同居生活怎么样了。

然而他现在却在头疼,要怎么,合理的找到借口,再去见一见喻文州。

明明下午才分开,晚上却又想见他,太粘人了一点吧。


一直忍耐到第二天,黄少天才发现自己满脑子都是喻文州。

他爬起来刷了刷微博,又看了一遍那个他和喻文州的剪辑视频,像中了邪一样看了第二遍第三遍,猛地关掉,试图忘掉,打了一堆游戏,又骚扰了一大堆朋友。

直到对方说:“黄少,你是不是有心事啊!”

黄少天:“有吗!没有吧!肯定是你的错觉!我能有什么心事!”

“你不觉得你自己声音听起来特别的焦虑吗?”电话那头的人已经自动自发的脑补:“同个居而已啦,不要这么激动,喻文州欺负你了吗?”

“没有!”黄少天迅速地挂掉了电话。


出门散步,散着散着,黄少天就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打车到了喻文州家小区。

下了车他才开始卧槽,然后自我安慰反正来都来了。


黄少天边朝着喻文州家楼下走去,边想着怎么组织语言跟喻文州打招呼。

结果还没上楼,黄少天就愣住了,远远的,他看见喻文州站在楼下,又有搬家公司的车停在下面,摆了零散的家具看起来快搬完了,喻文州的边上,站了一个年轻女人。

他们正在说话,喻文州的表情看起来很温柔。

女人穿着漏肩红色长裙,顺直长发披散,身材窈窕,光从背影看就是个美人,肩膀轻耸,看起来在笑。


在说什么?这么好笑。

什么关系?这么亲密?

黄少天像被打了一个僵直,动弹不得。

他拼命回忆自己有没有问过喻文州有没有女朋友,想不起来,喻文州也不会是主动和他们聊这种话题的人。

不,他现在不应该这样,他应该笑着走过去跟喻文州打招呼,并且开他的玩笑,问是不是嫂子,居然这么久都瞒着没告诉他们。

但为什么脚下动不了了。

也可能是他想多了,他们不一定是男女朋友啊?也可能是别的关系。

可为什么普通朋友会在这时候出现在喻文州家的楼下。


喻文州看见了他。

他愣了一下,远远朝他走过来:“少天?”


黄少天猛然回神,他挠着头,若无其事地走过去,说:“反正我这几天闲的没事,正好过来想看看你这还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怎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喻文州笑着说,“吃完饭了没?厨房油烟机刚弄好,可以开伙试试。”

他旁边那个女人也跟了过来,果不其然是个美人,看向黄少天,说:“介绍一下?”

“黄少天,我的……”喻文州停顿了一下,“好哥们。”

美人朝他伸出手,美得张扬,笑得也落落大方:“黄先生,我姓沈,你可以叫我沈小姐。”

黄少天捏了一下拳,把手伸过去:“沈小姐好漂亮啊。”他转头对喻文州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揶揄笑容,“文州,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为什么不早介绍我认识!难道怕我抢你女朋友不成?”

喻文州朝他多看了一眼说:“少天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沈小姐是我的室内设计师。”


啊,原来如此。

黄少天如释重负,这次是真的在笑了:“原来还没得手啊,沈小姐有男朋友了吗?”

“很遗憾,目前还是单身。”

黄少天笑得特别开心:“以后总会有的总会有的!”


跟着两人上去,才发现两天没见,原本空空阔阔的房间已经填满了物件,看起来更像一个适宜居住的家。

黄少天却没有更多的心思去看了。

再迟钝此时此刻也察觉到自己的不对劲。

就算是喻文州的女朋友,和他又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这么在意,为什么在知道对方不是喻文州女朋友的时候这么开心。


事到如今,他终于迟钝地意识到了自己可能喜欢喻文州这件事。

但,好像,已经,有些晚了。


如果今年只有十八岁,黄少天大概会毫不犹豫地冲过去告诉喻文州自己喜欢他,反正他不怕受伤,他们还会是队友,有漫长相处的时间,甚至还有爱上别人的机会。

可现在不行啊。

如果喻文州拒绝了他,就真的……不会再有联系了。


喻文州在厨房里忙碌,黄少天坐在外面打起精神和沈小姐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基本上是沈小姐在问黄少天喻文州的喜好,黄少天一边答一边不走心的夸一夸设计。

吃饭的时候,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正常,黄少天努力表现的和平时一样话多。

吃完饭,沈小姐表示先走,出于礼貌黄少天问要不要送,沈小姐说不用了她车就停在楼下。


帮喻文州收拾完碗筷,黄少天磨磨唧唧不想走。

那天是因为暴雨,今天又没下雨,天气很好,理由不充分。

喻文州先说话了,他从抽屉里拿了张名片给黄少天:“她的联系方式。”

黄少天接过,怔住:“给我这个干吗?”

“就不用瞒我了。”喻文州平静地看着他说,“你是不是喜欢她?”

这误会大了!

“我没……”

喻文州还在说:“你表现的也太明显了,联系方式可以给你,不过我不会帮你追她的。好了,回去吧,我开车送你。”


喻文州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黄少天也没找到机会说我能不能今晚也住在你家,就只好这么跟着喻文州上了车。

一路都是绿灯,连个红灯都没有。

明明G市市区堵车堵的很厉害的!为什么这时候就不堵车了!

黄少天在内心咆哮,顺便偷瞄喻文州。


“我没在生气,你不用一直看我。”喻文州突然说。

“那你干嘛……呃,说什么……呃,不会帮我追她什么的?难道说……”黄少天小心翼翼问,“你也喜欢沈小姐?”

说完黄少天就想打自己的嘴,什么叫也啊!!!

他又不喜欢!!!!

喻文州按着方向盘,半晌,道:“对。”




TBC

喻总视角是黄少一看到人家妹子就眼睛发直人发呆,酸酸的问是不是他女朋友,说不是立刻喜笑颜开,殷勤的跟人聊天,吃饭的时候话特别多,还想送人家走……并不相信一个前几天还跟他说做永远好哥们的人会弯【。

 
评论(208)
热度(2684)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