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11)自你以后

12345678910

中间那两段四舍五入就是一篇校园文。

然后,亲了。


11、


就近找了间西餐厅,一人点了一份套餐,先前光顾着演戏给王杰希看,其实都吃的不怎么用心,前汤上来的时候两个人都觉得饿了。

黄少天舀了一勺罗宋汤,内心澎湃起伏。

喻文州在他对面优雅安静地喝着他的蘑菇浓汤,看见黄少天表情,问:“少天,你想说什么吗?”

黄少天又喝了一口:“嗯……汤挺好喝的。”

说不出口。

明明在比赛场上情势危急,哪怕只有一成的机会,黄少天也敢于尝试,但现在只要想到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会被喻文州冷着脸拒绝然后列入永不来往名单,他就不敢轻举妄动。


眼看牛排也上来了,黄少天简直肉眼可见的忧愁。

“怎么了?”喻文州又问他。

他刚才敏锐地察觉到了黄少天情绪不高,一个人站在原地发呆,也许是为了照顾他的心情,才来陪他吃这顿夜宵的吧。

可来了依然看着不高兴。

“没怎么啊。”

喻文州只好说:“如果你实在不想吃,先回去也没关系的,不用管我。”

“没啊,我没有不想吃,我只是……”黄少天戳着牛排无声地想,我只是喜欢你但不知道怎么说。

会被当成变态的吧。


这时,突然有个发音奇怪的中文声音插了进来。

“鱼?晃?”

黄少天一转头就看到两张陌生又熟悉的外国人脸,原谅他的脸盲,打了好几年世邀赛,老外的脸在他眼里还都是同一张。

喻文州倒是用英文打了个招呼。


世邀赛前集训的时候,联盟专门请了英文老师给他们补习,每天半小时,怕他们丢国家队的脸。

喻文州身为队长,以身作则,带个小本本坐在第一排,看起来非常优等生,黄少天和孙翔都觉得浪费时间,于是坐在最后一排,放松精神,该干嘛干嘛,睡睡觉打打游戏传传小纸条。

他还曾经趁着英文老师不注意,偷偷用小纸条捏成球砸了一下喻文州的后颈。

在喻文州无奈转过头时,给了他一个灿烂的微笑。


黄少天的学生生涯短暂的如同白驹过隙,能记得的就是中考语文作文洋洋洒洒上千字,作文给的稿纸范围根本不够他发挥。

后来发现联盟这个补习最后还有测试,及不了格的每天要牺牲休息时间额外增加一小时单独补习,黄少天才一脸懵逼抱着基本没怎么翻过的书跑去找喻文州。

喻文州看起来比他认真多了,还买了本四六级英语单词本有事没事掏出来背背。

连着在喻文州房间补习了三个晚上, 黄少天的黑眼圈都重了不少,满脑子这个语法那个时态,被方锐戏称纵欲过度的时候都没力气反驳他,临考前临时抱佛脚也觉得拙计,趴在桌子上,拽着喻文州的衣角,满脸凄悲道:“队长,救我……”

最后,当喻文州写完卷子,用一个精确计算极其刁钻的角度把写满答案的小纸条丢到黄少天脚下的时候,黄少天缓缓回头,那一刻觉得他们队长真是英俊极了,比周泽楷还英俊。

毕竟,孙翔就没有及格。


事后,黄少天还担心过:“我这么蒙混过去,遇到老外连垃圾话都听不懂怎么办!”

“安心。”喻文州拍拍他的肩膀说,“反正有我。”


此时此刻,黄少天真的有点听不懂,对方语速又快,吐字又没有听力那么字正腔圆,他戳戳喻文州:“队长,他们在说什么啊?”

喻文州咳嗽了一声,说:“他说好巧,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问我们到底有没有结婚。”

霎时间,黄少天认出了那两个有证的卖腐达人。

冤家路窄啊!

“队长,你怎么说?”

喻文州在那边叽叽呱呱完,跟黄少天说:“我跟他们解释我们国家同性恋法案还没有通过,很遗憾暂时还不能领证。”

两个外国人坐在他们边上那桌,挤眉弄眼,表情丰富,表情看起来似乎也是很遗憾。

“他们说什么?”

喻文州:“很遗憾,那看来还是我们赢了——他们说的。”

这黄少天就不能忍了。

“我靠!队长,他们国家那什么难度和我们能一样吗!”

“嗯,我也这么说了。”

然后黄少天目瞪口呆地看着边上两个外国人突然抱住拥吻了起来,大晚上西餐厅里没什么人,为防遇到荣耀粉丝他们又找了了个比较偏僻的位置,真就没人管他们。在这里亲了大概三四分钟,其中一个才突然转过头眼带挑衅地看向喻文州和黄少天。

黄少天全程呆滞,后知后觉才开始脸红。

小黄片也不是没看过,但问题是两个男人当着他面接吻这种事情,他是真的,第一次见到。

他们舌吻的非常明显,啧啧水声不绝于耳。

现场版,特别的,刺激。


喻文州看了一眼黄少天,说:“他们问我们……算了,我跟他们实话实说吧,我们其实并不是……”

“等等……”黄少天脸红得更加厉害,手指在底下握紧,“我们……也不是不可以。”

“你确定?”喻文州诧异地看向他。

黄少天心虚又紧张,怕被喻文州看出他的真实意图:“对啊!大家都是男人嘛,又不会掉块肉,有什么大不了的……”

喻文州坐到了他旁边,又问了一遍:“……你真的确定?”

对面两个老外正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

黄少天:“当然,我……”


喻文州按住他的肩膀,吻了下来。

电光石火,嘴唇触碰的瞬间,黄少天听见自己大脑轰然爆炸的声音,紧张地不知道手脚往哪里摆放,睁大了眼睛看着喻文州,感受到越发柔软湿润的触感在他的嘴唇上紧贴着摩挲。

耳畔听到喻文州从唇齿间溢出的声响。

“少天,闭上眼睛。”

黄少天下意识地合上眼眸,世界一片漆黑,只有嘴唇上的触感是真实的。

喻文州的舌头在他的唇缝间舔了舔,黄少天慢慢张开嘴唇,快要忘了呼吸,然后就被喻文州的舌头侵入了进来,还有黑椒的辛辣和肉汁的味道,黄少天刚吃了一口蛋糕,嘴里应该是甜的。

他试探着伸出一点舌头去碰喻文州,又飞快地缩了回来,但嘴里的位置就这么多,他们很快又碰到了。大脑里像放了一个起爆器,每碰到一下,里面就爆炸一声。最后喻文州的舌头终于勾住了他的舌头吮.吸时,黄少天哼唧了两声,只能感觉到一片麻木的战栗从口腔一直麻痹到大脑,整个身体都酥软了下来。

呼吸急促,身体发热,神志不清。

黄少天从来不知道接吻会是这样的。

原本还希望自己能克制一点,怕被喻文州发现,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回过神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甚至自动自发地伸出手臂环住了喻文州的脖子,吻得情动不已。


对面的老外吹了一声口哨,喻文州松开了他的唇,黄少天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收回了手。

他慌张地拿过旁边的冰水,掩饰般地喝了一口,心跳声还是剧烈,迅速调整情绪,对边上做了一个挑衅的手势。

喻文州也坐回了对面。

“队、队长,他们在说什么……”黄少天的词汇量只能听懂一个“hot”。

喻文州犹豫了一下,说:“他们说我们很热辣,祝我们有一个美好的夜晚。”

“哦。”黄少天红着脸说,然后叉起一颗小番茄塞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回味。

他开始喜欢上这种和喻文州装情侣的感觉了。


喻文州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边上的两个老外很快吃完走人,走之前还给黄少天比了个拇指,抛了个媚眼。

黄少天后知后觉意识到自己有点硬,可现在只剩他一个人他也不能走,只好趴在桌上,用冰水滚着脸蛋,满脑子糟糕物地想,怎么办啊?

亲一下就变成这样了。

他还有救吗?

这下子真的做不成兄弟了。




TBC

 
评论(301)
热度(2926)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