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真的是鱼喻文州

其实打出标题的时候就已经在笑了。



真的是鱼喻文州



黄少天打赌赌输了。

必须要在吃掉一整盘秋葵和跑到正在泡澡的喻文州的浴室里和光着身子的队长表白中做出选择,横竖都是死,黄少天纠结了足足有五分钟,毅然决然选择了后者。

蓝雨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小的围观群众雄赳赳气昂昂跟着黄少天移动向了喻文州的房间。

这个时间是喻文州固定的泡澡时间,通常,诸事勿扰。


还有好事者从房管那里拿了喻文州房间的钥匙——一般大家都是不敢的,但这次反正有黄少兜着,他背锅。

黄少天站在门口,立刻有人替他开锁,很有几分黑社会大佬的味道。

表面镇静,黄少天内心每分每秒都在想着尖叫跑路。

玩得这么大!能不能行啊!!!

万一队长知道真相逼着我每天吃秋葵怎么办!!

得不偿失啊!!!

不,队长人这么好,会原谅我的吧,他一定不会这样的!

想着,黄少天的手握上了门把。


李远:“黄少加油!”

徐景熙:“干巴爹!奶你一口!”

郑轩:“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过来,压力山大……”

宋晓:“上吧!”


黄少天拧开了门把,喻文州的房间里空无一人,浴室隐约有水花声响。

他咽了一口口水,悄无声息地接近喻文州的浴室,决定到时候飞快表白一句,立刻就跑掉。

机会主义者想得很美好,拉开浴室门的同时,他就已经在说了:“队长,我喜欢……”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来,黄少天就惊呆了。


喻文州泡在浴缸里转头看他,也许神情里有几分惊讶,但黄少天已经顾不上分辨了,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喻文州的下半身——不是不健康意味的——那是一条覆盖着浅蓝色鳞片的尾巴,层层鳞片被浴室里暧昧的灯光折射出熠熠辉光,就像是什么巨大的海底珍宝,非常漂亮,随着尾巴轻轻摆动,还不时有水珠流淌滚落。

黄少天震惊了!

再随着他的视线上移,他们队长那双漆黑的眼眸此时像戴了美瞳,是琉璃一样的淡蓝色,及颈的短发间藏着近乎透明质地的鱼鳍。

他最后一个字没来得及说,同伴们已经兴奋地探头张望,仿佛也跃跃欲试要跟着进来。

黄少天大脑内警铃大作,都顾不上震惊了,冲出去:“我已经说完了!好了!今晚就到这里了!大家散了吧散了吧!”

说着,把门砰的一关,迅速反锁。

确定安全了以后,他才抚着狂跳的心口,朝着浴室走去。


喻文州已经从浴缸里出来了,穿着裤子,正在系衬衣扣子,和平时的队长没什么区别,抬头看见他,还对他一笑,说:“谢谢少天。”

黄少天揉了揉眼睛,喃喃:“我刚才眼花了吗……”

“没有啊。”喻文州依然笑着说:“被你看到本体了呢。”

一脸若无其事的说出了不得了的话呢队长!

仿佛怕黄少天不信,喻文州又说了一遍:“我真的是鱼,要再变身给你看一次吗?”

“不、不用了……”

其实很想看,他刚才跑得太快都没看仔细!


“对了。”喻文州系好扣子,说:“少天,你刚才是来和我表白的吗?”

黄少天尴尬地挠了挠头,不是特别想认账。

谁料,喻文州却突然眼眸一垂,露出有些哀伤的表情:“因为发现我是条人鱼,所以后悔了吗?”

黄少天:“也……没……”

喻文州问他:“不嫌弃我吗?”

这次黄少天回答的很快:“当然了啊!你是我队长啊!我怎么会嫌弃你啊!”

喻文州抬起眼睛看他,深黑的瞳眸里隐约泛着一点蓝:“那少天你……还喜欢我吗?”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的表情,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自己只是打赌赌输了,张了张嘴,又张了张嘴,最后老实承认:“喜欢啊……”

喻文州笑了起来:“那太好了,少天,我也喜欢你。”


黄少天多了个男朋友,是条鱼。

他也不知道喻文州到底是个什么操作,有了男朋友的身份,好像问起来更加理所应当了。

喻文州一点瞒着他的意思都没有:“我本是南海的一条人鱼,因为爱上打荣耀,所以求巫师给我换了一双腿上岸,这才得以加入蓝雨俱乐部。”

黄少天好歹也知道海的女儿的故事,不由紧张问:“换腿上岸是要付出代价的吧!你……”

喻文州淡淡忧伤地说:“手速啊……”

黄少天吃惊:“你原先手速是……”

喻文州谦虚地说:“也就随随便便600、700APM吧。”

黄少天捶足顿胸,他们蓝雨距离制霸全联盟就差了一点点!

喻文州:“不过我不能离水太久,所以每天都要泡澡,没有条件泡个脚也行。”

黄少天终于明白了他们队长为什么雷打不动风雨无阻累得要死还是要坚持泡脚了。


但说到底还是有点遗憾。

黄少天琢磨:“队长你能不能想办法再把手速换回来啊?”

喻文州摇摇头:“货一出手概不退货,而且……”他莞尔一笑,“如果没有用这条腿上岸,我又怎么能遇到你呢?”

黄少天脸上一红。


自从跟他坦白交代,喻文州仿佛终于找到放飞自我的机会了。

两个人单独呆在房间里的时候,喻文州毫不避讳的跑到浴室变回本体,黄少天也只好呆在浴室里陪他。不过他总觉得,虽然都是同一张脸,但人鱼造型的队长就莫名透出一股惑人的魔魅来,被喻文州抱进怀里亲得七荤八素,搞得浑身湿淋淋的,他有时候都怀疑队长到底是人鱼还是海妖啊?

不过也有比较可爱的时候。

喻文州尾巴的鳞片层层叠叠非常复杂,他清理起来不太方便,黄少天接手了这项工作,拿着小刷子仔仔细细刷着喻文州的鱼鳞,这种时候喻文州就像只被顺毛的猫,眯着眼睛,浑身放松。

当然,事后,他简直荷尔蒙爆表,把黄少天拽进浴缸里,上下其手,亲得他喘不上气,如果不是被喻文州托着后颈,他简直要溺水。

后来,黄少天干脆都懒得穿衣服进去了,毕竟每次都会弄湿。

喻文州看着他欲言又止。


然后他们察觉到,浴缸太小了。

喻文州请了专人来,换了一个更大的,可供两人使用的多功能浴缸。

已经知道他们在交往的蓝雨队员们纷纷用“不得了啊”的暧昧眼光看着喻文州和黄少天,黄少天没法解释那是队长的生理需求,喻文州倒是很淡定,笑笑对大家说:“是我的要求,和少天没关系的,大家不要想太多。”

众人一副“我懂的我懂的”的表情。

黄少天百口莫辩。

当然,他后来也确实心虚,浴缸很大,做很多事情的时候确实很方便,还不需要清理。

说起来黄少天一直想抱怨,喻文州在水里简直像在充电,精力旺盛不说,仿佛永远不会疲惫。

“你们人鱼都这样吗?你睡不睡觉的啊!”

喻文州亲了亲他说:“因为我喜欢你呀。”冰蓝色的眼睛疯狂放电,黄少天眩晕。


夏休期的时候,他们到海边去玩。

黄少天提心吊胆,深怕喻文州一个放飞自我,就解放本体,好在他一直很控制,最多和黄少天在水里浮浅几下。

傍晚,人烟稀少的时候,喻文州问他:“想不想到水底去看看?”

黄少天纳闷:“这个点搞深潜的都下班了吧。”

喻文州笑笑:“我带你下去。”

黄少天紧张:“那个……什么设备都没有,我不会淹死吧!”

喻文州环着他的腰,笑眯眯道:“有我呢。”


戴着护目镜,吃了喻文州给他的减压药,拉着喻文州的手,就跟着他一路下潜,这过程喻文州时不时凑过去和他接吻,把空气渡过去。

到了一定的深度,喻文州就恢复了本体,水流自流畅的身体曲线涌流开,他灵活地游动在水中,轻松得仿佛在空中漫步,不知道喻文州是不是有什么气场,周围的鱼都会自动自发绕开,不会撞到他们身上。

喻文州跟他指指点点这是什么鱼,那是什么鱼,声音比在陆地上还要清晰,黄少天一边看,一边跟喻文州接吻,水下的一切都令他觉得非常新奇,那是一个全新的,属于喻文州的世界。

最后浮回水面的时候,黄少天还有些遗憾:“我还以为真的会有什么龙宫,海下宫殿什么的。”

喻文州说:“有的呀。”

“诶?”

“不在这里而已,下次带你去。我父母也很想见你。”

黄少天紧张:“他们介不介意你找个人类啊?”

喻文州笑道:“别想太多,反正我们也不能生,不用在意生殖隔离。”

黄少天咳嗽了一声,岔开话题:“说起来你们居然也没什么避水珠之类的,还非要靠接吻……”他被亲的嘴唇都肿了。

喻文州也咳嗽了一声:“其实是有的……”

黄少天瞪着他:“你……”

喻文州:“想亲你嘛。”


说着,他又趁着夜深人静四下无人吻住了黄少天。

隔着数万米的海水与你相遇,非常爱你。

 

fin.

 
评论(257)
热度(6014)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