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Perfect Couple

@Ski咸鱼八 和其他几位gn点的哨向,终于写完了,写了好几天快累死我了…… 


▷哨兵x向导。

我流哨向,私设如山。

这篇最终长度爆表,不过我对这个设定的构想基本都放进去了,因为写的很认真,私心希望大家能看到最后www。

一丢丢药鹅正副队,老叶及……现在来客串的人越来越多了。

看到奇怪的地方是因为绕过和谐词。







喻文州是个哨兵,但事实上在接受培训期间他一直被认作是向导,因为他看起来温和、理智,并且不像一般的哨兵一样拥有强健的体魄和桀骜的性格,例如韩文清那种,对于哨兵这个人群而言,他显得过于纤细平和了。

所以最开始被匹配到和黄少天搭档的时候,黄少天真的看起来非常不满。


他手里拿着调令,上下打量了一番喻文州,然后转头就掏出手机打电话确认,喻文州好整以暇地等着他,几分钟后黄少天回来了,眼睛瞪得很大,还有些不可置信:“你真的是……”

喻文州的手指从黄少天嘴角边轻轻擦过,像风一样迅疾,又像蛇一样冰冷,他轻声说:“你中午吃的是秋葵炒虾仁,蜜汁叉烧,你显然很不喜欢秋葵。”

黄少天愣了一秒钟,下意识摸嘴角,怀疑自己没擦嘴。

“你嘴边叉烧和虾仁残留的痕迹最多,秋葵只有一点点,是被迫从虾仁上沾到的。你还喝了一瓶可乐,百事的,不过没有整瓶都喝完就丢掉了。我说的对吗?”喻文州笑了笑,“不要惊讶,这很正常。你是不是没怎么接触过哨兵?”

黄少天立刻否认:“靠!谁说我没接触过啊!但他们……”


哨兵拥有着远超过一般人类的五感不假,嗅觉、味觉,视觉、触觉、听觉都出类拔萃,还有哨兵自称自己是“移动的法医实验室”,但问题是绝大多数的哨兵都是天生的战士,这些感官都被他们拿来做危险预警和战斗判断,没谁这么无聊还猜人中午吃什么。

“你应该多吃点蔬菜的。”喻文州戳了一下黄少天的脸颊,“这里,有点火气,过两天可能会口腔溃疡。”

黄少天对这个一来就对他管东管西的哨兵实在没什么好感,赶紧把他的手拍开,没好气说:“关你什么事啊。”

喻文州掏出自己那张调令:“我们是要在一起的。”

“还不一定呢!”黄少天嘴硬。

喻文州笑了笑:“如果想要调换,那你得尽快了。我们下星期就要去出任务了。”


黄少天最开始是真的挺不满意喻文州的,他期待的是一个和他一样充满活力激情四射,并且准备大干一场的哨兵,他们会很快在公会拿到更高的委托等级,成为震惊全塔的一对。毕竟毫无疑问他已经是塔里最能打的一个向导了——虽然这好像听起来并不怎么值得骄傲,向导的主要工作是精神疏导和保护并在失控前把哨兵拉回来,对于战斗力要求倒不是特别高。

但黄少天,就是很能打。

他甚至合理怀疑,是不是因为他太能打了,所以才把他分配给喻文州,毕竟喻文州看起来不怎么能打。


他跑回塔里,把调令拍到负责人事调动的向导张新杰面前:“我能不能申请换一个哨兵啊?”

张新杰眼睛都没抬:“毫无疑问,现阶段他是最适合你的哨兵,你们的匹配率在80%以上。”

黄少天坚持:“那换个不怎么适合的能打点的总行了吧!”

张新杰终于抬起眼,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缓缓摇头。


很快,黄少天就知道为什么张新杰的表情这么奇怪了。

他们的第一个任务对象,是追捕两个逃犯,不怎么危险,普通人,但是对方非常狡猾,很难找,已经连续从两波哨向搭档手里逃脱。

黄少天跟在喻文州身后,快被他慢死了,一路都在催促:“你能不能快点啊!你这样的速度找到也被他们跑了好吗!”

“求求你了,咱们真的要抓紧时间啊!”

“我靠你到底在看什么啊!”

喻文州也很无奈,他和黄少天还没结合,彼此也没什么亲密关系。理论上向导不是应该帮哨兵精神疏导,稳定情绪的吗,但他现在情绪特别不稳定。

于是,他说出了口。

黄少天立刻一脸“啊,天哪你好麻烦啊”的态度,然后喻文州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精神力汹涌而来,瞬间抚平了他那一丢丢的情绪。


最终追查到的时候,黄少天立刻就想破窗而入,将人拿下,被喻文州死死按住。

“我靠你自己不去还不让我去啊!”

喻文州说:“等一等。”

说完也不顾黄少天,在周围布置了一圈定向可控炸弹,才施施然往里走,他甚至还很礼貌地敲了敲门。对方在他踏上台阶之后,就已经开始疯狂逃窜了,没出房间,一声爆响,随后又是一声爆响,烟雾弥漫中,黄少天看见喻文州掏出一个防毒面具戴上,两手交错戴上白手套,才真的走进去,里面惨叫声此起彼伏。

黄少天在外面心情复杂。

一个哨兵!出任务!难道不应该是冲进去就打吗!?

反正他们一般都非常能打啊!制服个普通人简直分分钟啊!!

喻文州就非要绕这么大个圈吗!

简直是哨兵之耻好吗!

喻文州出来,摘掉面具和沾着血的白手套,身上一点灰尘都没有,微笑着说:“解决了。”

黄少天忍不住说:“你就不嫌麻烦吗!!”

喻文州摇摇头表示:“精神暴走才麻烦,出任务保持好心情也很重要。”

“你这不是有我吗?”黄少天怒道,“你怕个毛的精神暴走啊!有我在你还能暴走的了!”

喻文州拍拍他的肩膀:“冷静冷静。”

“到底你是向导还是我是向导啊!”

“你呀。”喻文州笑笑,“来帮我疏导吧。”

疏导个屁啦!

他看起来跟刚打完太极回来似的!


喻文州并不是不能打,就是能和平点解决就和平点解决,喜欢用脑子多过于手。

几次下来,黄少天也基本习惯了喻文州的出任务方式,承认了他的能力,但问题是喻文州的自控能力太好了,虽然没有到黑暗哨兵那个级别,但一直把自己的情绪压在平稳状态下,防止力量暴走,衬得黄少天的存在特别多余。

每次给他疏导,黄少天都觉得是在浪费自己的精神力。

喻文州还微笑地看着他,说他疏导的好。

根本全程摸鱼啊他!喻文州其实只是需要一个人后排给他打CALL吧!


于是,黄少天又去找张新杰。

“塔里的规定,没有特别严重的情况不允许更换搭档。觉得不和谐你们可以尝试多方面的交流交流。”张新杰淡淡说,然后一边记一边随口问:“对了,你们结合了么?”

黄少天脸一红:“还、还没……”

“时间拖太长了对哨兵不好,你们还是尽快完成结合,也能少了很多矛盾。”张新杰说着,从下面的柜子里拿出了一包东西,递给黄少天。

一整包的安全套。

黄少天:“……”

回头他就把套子全藏柜子里了,想了想,他还是拿了一个放在口袋里,以防万一。


喻文州第一次出现强烈的精神波动是出现是在一起去执行一个B级任务的时候。

他不紧不慢在后面,黄少天实在忍不住,猫着腰悄悄接近,半途差点中了陷阱,左腿受伤。对方可能以为他是哨兵,跟在后面磨磨唧唧的才是向导,于是毫不犹豫地把攻击倾泻到了黄少天身上。

黄少天边躲边往后闪,平时这么躲闪是没什么问题,现在腿上受伤就有点麻烦,他又没有哨兵的感知能力和身体素质,全靠的是自己是战斗技巧,用匕首接连干掉好几个,往后躲避的过程中发现自己一直后退到建筑边缘,退无可退。

黄少天的视野里能看到喻文州在拼命赶过来,但已经来不及了。

楼层不算高,黄少天一边后退一边目测边缘到另一个平台的距离,如果不是腿上负伤他应该很大可能能跳过去,但现在只能搏一搏了。

单腿站在平台上,酝酿着还没来得及跳,黄少天突然从自己的精神领域感觉到了一阵爆发式的力量,惊人,庞大,且可怕。


事后,黄少天废了老大劲才按住杀红眼的喻文州。

他和喻文州还没结合,能起到的精神疏导作用有限,他的精神力就算再强大没法和喻文州交流也没有作用。他们需要更亲密的接触,精神、肉体。黄少天抱紧了他,但没有用,容不得他犹豫,他吻住了喻文州,迫切需求进行体液交换,随后他就被喻文州按在了身下,简直仿佛被侵犯一样的吻着。

被狂风骤雨式热吻的同时,黄少天还得分出心神疏导喻文州的精神力,可以说是非常辛苦。

他终于真的体会到了什么是向导的意义。

等喻文州的情绪逐渐稳定下来,猩红的眼睛也恢复到平日里的深黑色时,黄少天才一身大汗,精力全无的躺在喻文州身下,感觉大脑被抽空,动都不想动。

“你刚才暴走吓死我了……”

喻文州很抱歉:“我刚才失控了。”

从他的视角是黄少天站在天台边缘摇摇欲坠,一条腿都站不稳,眼看要掉下去,喻文州的克制终于被本能盖过去,心里便只剩下“杀戮”这一个念头了。

异常强烈。

没人能在他面前伤害他的向导。

回过神来,连喻文州自己都觉得惊讶。


此刻,他温柔地伸出手,想要拉起黄少天。

黄少天瘫在地上,摇头:“没力气……”

喻文州一弯腰就把黄少天抱起来,眼神还是很抱歉:“……是我的错,下次我会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算了,道个毛的歉啊。”黄少天抬起一点手臂,圈住喻文州的脖子,红着脸说,“我的任务不是让你想暴走就暴走吗!有什么好控制的!我可是你的向导啊!”

脸红红的黄少天在他怀里真的很可爱,和平时张牙舞爪的样子不太一样,喻文州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好的,我的向导。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合呢?”

黄少天的脸更红了,把头埋进喻文州的肩窝里,闷声道:“那什么……回去再说了啊。”




黄少天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和喻文州结合了。

哨兵和向导的结合更像是一种确认关系,喻文州的身体部件在他的身体里,做一个确认状态,之后是漫长甜蜜又刺.激的体.液交换,没完没了,绵长的活.塞运动伴随着黄少天蓬勃而旺.盛的精神力与喻文州的逐渐交汇到一处,像两片海域之间的陆地被全然溶解,他们看到了更广袤的东西。

喻文州的精神世界是一片沉着的深蓝色,对黄少天非常友善。

他能看见喻文州过去的经历,从刚刚记事的童年到哨兵觉.醒被送进塔里,人生中每一个重要的历程转折他都能看得到,最后他看见了自己,在喻文州的精神世界里那是个更为出色的人,散发着淡金色的光辉,笑容锋利又璀璨。

黄少天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仿佛在偷窥别人的内心世界,随后就被喻文州激烈的动作又拉回了神智。

喻文州自然也看到了他的。

他亲吻着黄少天的嘴唇,声音含笑说:“在你眼里我这么帅的吗?”

黄少天也不知道是该承认还是该否认好,最后干脆回吻住了喻文州。


这是一次近乎完美的结合。

哨兵与向导与一般的搭档并不相同,他们必须彼此信任,完全、毫无保留的将自己交给对方,两个人的联系越是紧密,力量便越是强大。哨兵的精神力会变得更加稳定,而向导对于哨兵的精神平复力也会更强。

同步率再高点,他们会获得一些上天额外的给予。


几乎是第二天一早,黄少天就看到了喻文州的精神体,随后吓了一跳。

“我靠,你的精神体居然是……”

精神体是哨兵向导的精神力投射,或多或少和本人有点相似,通常只有经过亲密体.液交换的人才能看到对方的精神体——所以如果哪个哨兵向导一不小心暴露出自己看到别人的精神体那么多少代表着他们关系不纯洁。

此时喻文州的精神体正非常安逸地盘踞在两人中间,一部分滑腻的身躯裹着黄少天的小.腿,看不到的时候是感受不到的,但现在他有非常强烈的被束缚感,那条比普通人大.腿还要粗一点的巨型白色蟒蛇似乎也感受到了这一点,身躯游曳着在黄少天的腰上围了一圈,硕大的头颅试图往黄少天怀里钻。

黄少天有点崩溃。

喻文州托着下巴笑道:“小家伙看起来很喜欢你。”

喂,哪里小了!??

这条丝毫没有冷血动物高冷的蟒蛇似乎找到了一个舒适的姿势,蛇头窝进了黄少天的胳膊弯,蛇目半闭,“嘶嘶”的吐着信子。

“它希望你摸摸它的头。”

“我已经感受到了。”黄少天表情复杂,伸手挠了挠蛇下巴,它看起来非常受用,信子吐得更欢实了。

是狗吗你!

而黄少天本人的精神体此刻正高高立在衣柜上,一脸高冷地看着他们,叫了一声:“汪。”


从某种程度上,黄少天觉得喻文州的精神体除了谜之粘黄少天这一点以外,其他还是和他本人比较符合的,在其他哨兵的精神体通常都是迅疾如风的野兽猛禽的情况下,喻文州的蛇爬行速度真的不能算快,和他一样慢吞吞的。

槽点比较多的大概是黄少天本人的精神体,那是一条特别高冷的……迷你藏獒,凶残极了。

喻文州还觉得挺有趣的,日常就是不知道从哪里弄了块生肉来逗他的藏獒,黄少天好几次都担心喻文州被咬,好在那个棕黄毛的团子也就是冷冷地叼走喻文州的肉,随后扭着毛绒绒的屁.股找了一块制高点,再开始凶残的进食。

黄少天教育它:“你就不能态度好一点吗!”

藏獒“汪汪”两声钻进了黄少天怀里,又蹭了蹭,神他妈的居然在撒娇。


结合了之后,黄少天偶尔在内心吐槽的时候,会看到喻文州突然望过来的眼神,然后没过多久,他就在心里听见了喻文州的声音“少天真可爱”。

黄少天顿时觉得分外羞耻。

“我是个男人,我哪里可爱了啊!”

喻文州愣了一下,笑道:“我只是在心里想想,这个我也控制不了的。”

至此,他们发现彼此似乎产生了一点心灵感应。


喻文州和黄少天又回塔里测了一次同步率,这一次达到了惊人的99%。

连张新杰都惊讶地推了推眼镜:“你们结合了多久?”

喻文州回答:“一个月左右吧,怎么了?”

“可喜可贺。”并且给了他们一张报名表,“今年的哨向竞赛,欢迎你们报名。”


为了鼓励大家的战斗积极性,塔里每年会举办一届哨向竞赛,有竞争模式也有对抗模式,第一名能获得本年度最佳哨向搭档的荣誉,还有若干奖励,当然对于大部分哨兵向导来说,前面那个才是最重要的部分。

前三届第一名全是黑暗哨兵叶修,大家纷纷指责他作弊,叶修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后来他的向导吴雪峰失踪了以后,叶修就不参加了。

上一届的最佳搭档是王杰希和方士谦。

他们在任务中遇到过一次,不怎么对盘,两个哨兵倒是都很客气,向导已经在后面疯狂斗嘴起来。

方士谦的强项是精神治疗,据说王杰希哨兵力量释放的时候相当放飞自我,精神力和攻击一起暴走的天马行空,只有方士谦能顶着巨大压力把他奶回来。

黄少天的强项则是……精神攻击。

用方士谦的话来说,用精神污染形容都不为过。

黄少天的垃圾话是蕴含.着精神力攻击的垃圾话,魔音穿耳,而且这丝毫不影响他给喻文州进行精神疏导——喻文州看起来已经产生了抗体,对黄少天的垃圾话攻击免疫,其他人可就未必了。


竞赛中,他们竞争的哨向组合当中向导至少有一半以上是折在黄少天手里的,他深厚的精神力搭配着独特的精神力攻击,能把性格最沉稳的向导都惹怒,一个失控的向导是没法很好的起到疏导作用的。

决赛的时候就连方士谦也不例外,黄少天的垃圾话刷的大家都不淡定。

杰出的机会主义者向导黄少天在精神攻击的同时,还不忘了见缝插针拉着喻文州来一发舌.吻精神疏导,一言蔽之,快!狠!准!

黄少天,一个特立独行的向导。

喻文州最后开大收割完敌人,黄少天的精神力已经精准地覆盖过来,一点也不浪费的抚平了喻文州的情绪。


他们最后还是拿到了那一届的第一名,方士谦跟在后面喋喋不休地说靠精神攻击算什么,有本事正面杠啊,黄少天毫不犹豫拔匕首,眼带挑衅:“你要跟我打?”

方士谦翻白眼:“我可是个手无缚鸡的向导!”

黄少天一脸无辜:“我也是啊!”

方士谦连白眼都懒得翻,戳王杰希:“你向导被人欺负了,上不上啊?”

王杰希表示我不参与你们向导的斗争,喻文州笑着把黄少天拉了回来。


然而这到底不是个始终和平的世界,跟他们竞争完下一届的哨向竞赛之后没多久方士谦也失踪了,发生了什么不得而知,塔里给王杰希配了个新的向导邓复升,他们也退出了下一年的哨向竞赛。

黄少天始终觉得他和喻文州是非常幸运的,虽然最开始他对喻文州有过一点点意见,但事实证明,没有比彼此更好的选择。

他们的任务等级也水涨船高,接连完成了几个A.级任务后,他们接到了第一个S级的任务。

极其棘手的zheng府委托。


为此他们做了半个月以上的准备,还和最近风头正劲的哨向组合周泽楷江波涛做了搭档。

潜伏进敌国,透过重重禁制,杀死一个已经叛guo的间die。

喻文州和黄少天负责设计和布置,周泽楷和江波涛负责狙击和掩护,几乎是在周泽楷得手的瞬间,危险已至。距离比较远的周泽楷和江波涛已经撤离,他们负责殿后和收尾,然而就在他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喻文州透过监视镜头发现那个本应被做掉的人还有生命体征。

有人用精神体替他挡下了致命的那一击。

这一次失败,再不会有第二次机会了。

喻文州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折返回去,补刀,他甚至不需要说,这个念头一转,黄少天立刻就明白,并且停下了离开的脚步。

敌国的护卫已经在巡逻,而他们的任务目标也被转移走了,喻文州拉着黄少天一边用五感小心地躲避着护卫,一边寻找目标的下落,虽然挡下了致命一击,但周泽楷那一枪正中红心,目标应该还是受了不轻的伤,转移不了太远。

喻文州闭上眼睛,去感受目标所在的方向。

“少天,我需要一点时间。”

黄少天立刻拔.出配枪和匕.首,说:“你放心,我保护你!”


喻文州完全沉浸进去,意识和感观进行搜寻,很快确定了大致位置。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半个身子被血染透了,他的藏獒围着黄少天一直打转,叫得非常急切,一小队人发现了他们,全部被黄少天拦下来了,喻文州没有受一点伤,倒下的敌人从喻文州身侧一直蜿蜒到门口,全是血。

而外面还不断的有人赶来。

喻文州拔.出配枪,瞳孔在逐渐变得猩红,战斗本能迅速上线,他果断决定放弃这次任务。

他可以任务失败,却不能没有黄少天。


抬手解决了几个敌人,喻文州背起已经摇摇欲坠滑坐在地上的黄少天快速撤退,黄少天的呼吸微弱,双臂连环住喻文州脖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文州……”黄少天用很低的声音说,“我好困。”

喻文州抓紧他的手臂,不断的对他说:“少天,先别睡,再撑一会。”

黄少天没有再说话,呼吸越发微弱。

“少天。”

“少天。”

喻文州一直在叫他,都没察觉到自己声音里的惶急。

“嗯。”黄少天终于低低的回复了他一句,随后他说,“我要是没法陪你走下去……怎么办……”

“不会的。”喻文州斩钉截铁道,“哨兵向导的寿命比一般人长,我们至少可以活到一百岁以上。少天,你再撑一下,一会我们和周泽楷江波涛汇合,他们车里有救援包。”他的语速越说越急切。


喻文州从来没想过会失去黄少天。

尽管他们在塔里看着哨兵向导一个换一个,人来人去,也从没想过会轮到自己。

据说叶修曾经有个同步率高达100%的向导叫苏沐秋,也是个异常能打的向导,只可惜还没有来得及结合他就意外身亡了,之后叶修就蜕变成了黑暗哨兵,不需要任何向导也能解决自己的精神力问题。

那必然是个极度痛苦的过程,喻文州不敢去想,也不想去想。

他只能抓紧他的黄少天。


“我要是不在了……你找别的……别的……向……”

“你不会有事的。”喻文州打断他,“我也不会找别人,我只要你。”

“少天,醒一醒,我们说说话好不好,你之前不是问过等我们退休了要去哪里定居,地方我已经找好了,你肯定会喜欢的,有你想要的花园,放藤椅还是放秋千都随便你……少天,你在听我说吗,少天……”喻文州的声音哽咽住。

“嗯……”黄少天艰难地应声。

他趴在喻文州的背上,血顺着刘海一直淌到喻文州的领口,全是血.腥味。他努力想要维持清醒,这很困难,他的眼皮都在打架,他还有好多好多话想跟喻文州说,但说不出口,没有力气……


快到出口,枪声响起。

喻文州抬眼一扫,就看到远处有一队举枪的巡逻兵发现了他们,他侧身躲开了几颗子.弹,小心地注意护着黄少天。

第二波攻击到时,喻文州大脑快速计算,有一颗子.弹无论他怎么避都会射.到黄少天身上,连犹豫都不带犹豫,喻文州用身体挡在那颗子.弹的位置。

咻——

棕黄色的身影一闪而过,随后烟消云散。

子弹并没有打到喻文州身上。

那只平时对他根本爱答不理的藏獒此刻却猛地冲出来帮喻文州挡下了攻击,精神体死亡,对宿主的精神力不谙于一次重击,他背上的黄少天闷哼了一声,到了最后关头竟还笑着对他说:“我说了……保护、保你……”

之后彻底失去了声息。


江波涛赶去救援的时候是真的没想到会惨烈至此。

喻文州的精神力波动之大,估计以他为阵眼上百名哨兵向导都受到了或多或少的影响。江波涛离得最近,立刻发现不对,拽着周泽楷下去救援迟迟不来的两位前辈。

赶到的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像是从血雨里出来的,周泽楷举枪清场,江波涛趁机把两人带回了车里。

他已经敏锐地察觉到了黄少天的生命体征脆弱的宛若风中残烛,想安慰喻文州两句,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喻文州看起来同样很虚弱。

江波涛翻出救援包替黄少天止血,轻声说:“前辈……节哀。”

喻文州摇了摇头,突然笑了出来。

江波涛吓了一跳,以为前辈疯了。

“少天会没事的。”喻文州说。

江波涛还想说点什么,就发现喻文州已经昏过去了。


送去治疗的时候,没想到喻文州昏睡的时间比黄少天还长,而黄少天的生命体征正在一点点回来,仪器里显示他的求生意志非常强烈。

“这位哨兵简直是疯了。”医生说。

“他做了什么?”江波涛好奇。

“他的向导在几个小时前就应该已经死了,他用自己的精神力死死拽着向导的精神力不放,把他从鬼门关拖了回来。”

“这……能做到吗?”

“一般来说是不行的,但他们的精神力融合的程度非常高,最后竟然奇迹般的做到了,简直不可思议,但这真的太疯狂了。“医生擦着额头的汗说,“一个不小心,他们两个人都有可能完蛋。”

“可最后他们还是成功了。”江波涛学着友人方明华感慨,“爱的力量真伟大。”


黄少天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问喻文州在哪,等他看到躺在边上病床脸色苍白的喻文州,毫不犹豫就准备下床去找他,幸亏被护士眼疾手快地按住了。

“你的哨兵没事,就是精神力消耗太大,需要昏睡恢复一段时间。”

黄少天松了口气,坐在床上,由衷地感谢这个世界,活着真好。


出院的时候,冯主.席一人给他们发了一枚勋章,那个间谍抢救无效,最后还是死了,他们的任务并没有失败。

在授.勋礼上,冯主.席亲自致辞,洋洋洒洒地说:“……毫无疑问,喻文州和黄少天是最般配的一对,他们是我们塔里的骄傲……”

喻文州和黄少天对视了一眼,笑着抱紧了彼此。



fin. 

 
评论(96)
热度(2825)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