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1)尚未终结

不怎么像的求婚大作战paro,很想试试看能写成啥样。

看到开头先别怕,真的别怕!

更新我尽量,但这篇很杀脑细胞,依然应该不会很长。



1、


喻文州从国外回来,专程为了参加黄少天的婚礼。

刚下飞机,尚扰于时差,就被昔日队友拉去聚会,说替他接风。黄少天是最晚到的,众人都在打趣,说他是不是困在温柔乡出不来,黄少天笑着说胡扯什么呢,他是那种见色忘友的人吗?兄弟当然也很重要啦!

喻文州跟着大家一起笑,表现的,没什么特别。


快要记不得多久未见黄少天,最后一次似乎也是好几年前,在机场,送他出国。

临别对白大抵不过“到国外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啊队长一路顺风”、“好的少天”,这样并无任何稀奇的台词。

没有什么情深义重、依依不舍或是生离死别感,非常平淡,以至喻文州都有些记忆不清。


黄少天进来便脱了外套,印象中发色还是浅金,明亮耀眼,右耳三颗耳钉左耳两颗,挂坠手环腰链琳琅叮当总少不了,出门都像发光体,时时担心被粉丝认出。现在是寻常的深棕色,耳钉全摘下来,轮廓更深了一些,穿着以前并不常穿的衬衫,从领口到衣摆都被熨得笔挺,无一丝褶皱,但眼睛还是大而圆,生机勃勃,气质仍是喻文州所熟悉的。


一个一个打过招呼,视线终究和喻文州相撞,他有微妙的不自然。

喻文州主动伸出手,笑容恰到好处,是个不会显得太过亲密亦不会太过疏离的模样:“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了啊队长,我还以为你出国这么久都快忘了我呢……”

双手交握住。

黄少天手心温暖潮湿,一如从前,喻文州的冰冷干燥。

只握了一下,就放开了。


“怎么会呢?”喻文州笑道。

是啊,怎么会呢。

毕竟是他刻骨铭心爱过的人。

“但是我们一直没联系过嘛,要不是这次……”黄少天半真半假抱怨,“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


收到黄少天的邮件是上个星期,设计的非常漂亮的婚礼电子请柬。

喻文州在摊开的电脑前发了一会呆,最终把一整杯黑咖啡慢慢喝了下去,苦涩感从舌尖一直灼烧到胃部。窗外天空覆盖着阴霾的云层,连绵不断的阴雨,总也不好,像一张旷日持久哭泣的脸,时时让他回想起G市明亮的天。收拾完心情,他定了回国的机票。

在飞机漫长的航程中,喻文州梦见了黄少天——即使多年未见他依然记得他的模样,穿着手工制作的白色婚礼西装,剪裁合身,肩线和腰线都收束得刚好,胸口别了朵粉色的玫瑰,把帅气和活泼糅杂完美,脸上是幸福的笑容,牵了个穿婚纱的陌生姑娘,在阳光下宣誓,并亲吻了她。

醒来时,他一身冷汗,想幸好是个梦。

继而又想,不过很快就不是梦了。


“早晚是要回来的,先恭喜你了。”

“谢、谢啦队长。”黄少天顿了一下,似乎不知道再说点什么合适,幸好很快他就被卢瀚文他们拽过去盘问八卦。

不止黄少天,喻文州也遭到了盘问,不过他余威犹在,大家不敢问得太过造次。黄少天那边很快就笑闹成一团,好几个人上下其手想去夺黄少天的手机看未婚妻照片,被他从夹缝中寻到空隙一举脱出,他高高举着手机,得意洋洋:“真被你们按倒,我机会主义者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抽走了他的手机。

黄少天猛然回头,喻文州就站在他的身后,轻巧地拿着他的手机。

“队长你怎么也跟着他们……”黄少天下意识说。

李远很快一把抢过,按亮屏幕。

“靠!锁屏码!”

“黄少锁屏码多少?”

“这个我怎么知道,问队长吧!”

“队长,黄少锁屏码多少啊!”

“LY0810。”同样是下意识,喻文州准确地报出了那串密码。

抬眸的同时,和黄少天的视线无端地又对上了,喻文州不确定黄少天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什么,但却很清楚地看到了他眼眸中一闪而过的慌张,这一次黄少天很快移开了视线,扑过去抢手机。

毕竟是开玩笑性质的,黄少天很快就夺回了自己的手机。


“……队长,黄少媳妇你知不知道些什么啊!能不能透露点啊……”

“队长你肯定知道的吧!”

“什么样子,长得漂不漂亮,干什么的啊。”

喻文州愣了一下,笑着摇摇头:“不,我并不清楚。”

“怎么可能!队长你都不知道那没人知道了!”

“黄少这次保密工作做的不错嘛。”

他们素来关系亲密,黄少天什么事都瞒不了喻文州,没人相信他不知道,就像没人相信他们这么多年真的没联系过。

这是件简单又困难的事情,简单在于只要不去主动联系,离开荣耀,他们并没有那么多的交集,困难在于……如何去排遣并消磨掉日复一日漫长的思念。


“你们别烦队长了,他真的不知道啊。”黄少天脱口道。

“哇,黄少!这时候还这么护着队长,小心嫂子吃醋!”

“就是就是!当年可多小女生萌你和队长在一起了吧,嫂子有没有好好盘问过你?”

“去去去去,瞎起什么哄。”黄少天出声打断他们越发漫无边际的话题,“今天不是给队长接风的吗?别光聊我啊。”

说这些的时候,黄少天并不看喻文州。

他们坐得不近不远,虽然过去他们总是坐在距离最近的位置,不过那也早已是过去的事了。

喻文州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笑道:“我没什么可聊的,还是单身。”

大家又起了一拨哄,大概是纷纷不信喻文州居然还是单身,没带个金发碧眼的女朋友不科学之类,这个话题稍纵即逝,很快换成了交流近况。


喻文州一直在喝酒,他侃侃而谈,并不刻意去看黄少天。

直到久别重逢的聚会结束,也没有再和黄少天单独聊过,临别时,大家都看出他喝得有点多。

“队长你不是开车来的吧,待会谁送一下队长?”

“那肯定是黄少啊,黄少没怎么喝吧。”

“队长交给你了!”

三言两语把责任归属,黄少天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不过最后还是应了声:“行啊,队长你现在住哪?”


喻文州实际上没醉,他别墅边上有个酒庄,主人热情好客,常邀他来喝酒,还会送一些,那些酒精拯救了喻文州一个又一个浅眠的夜晚。他现在很清醒,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黄少天的局促。

他想跟黄少天说你不用这样,他不是表现的很好吗?冷静又淡定,像个普通的队友一样。

没人看出他们曾经交往过。


但黄少天或许不这么认为,他频频看向坐在后座一言不发的喻文州,忍不住出声问:“队长你还好吗?要不要我去买点解酒药。”

“不用了。”喻文州婉拒。

他其实不太喜欢黄少天这个态度,就好像他必须对他负起什么责任一样。

他就快结婚了,并不亏欠喻文州什么。

“婚礼你要是不想来不来也没关系的,我只是觉得不给你发请柬不太好,我……”

“我会去的。”喻文州轻声说,“新婚快乐。”

车里的摇晃到底还是让人觉得眩晕,喻文州缓缓闭上了眼睛。


在摇晃中,喻文州仿佛回到了那个蓝雨初次夺冠的夏天。

黄少天尚显稚气的面容在记忆里鲜活生动,他狂喜着抱住他,刚刚结束激战手指和身体都是颤抖的,明亮的眼睛上汗珠顺着眨动的睫毛滴落,鼻息间都是激动的味道。

喻文州冷静惯了本来不至于失态,但那天也被黄少天的喜悦感染到,同样回抱住黄少天,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亲。

黄少天丝毫没察觉到这种亲密举止有什么逾越,他甚至也捧着喻文州的脸,响亮地在他脸上啵了一下,眼睛里全是闪烁的星光,熠熠生辉。


他应该更冷静一点,如果之后没有吻住黄少天的唇,也许就没有后来这么多事情了。

但没有如果,他吻得太认真,被看出了端倪。

爱情并不像战术,能被精确计算,准确执行,这种感情本身就已经充满了诸多的冲动、兴奋与混乱。


他当然可以否认,但没有。

蓝雨双核面临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黄少天磕磕绊绊地说:“队、队长,我对同性恋没什么歧视的,真的……我就是……”

就是什么呢?

不能接受,不喜欢他。

喻文州都能理解,毫不意外,他又怎么会看不出黄少天对他从来都是襄王有梦神女无心。

黄少天坦荡大方,爱憎从来分明,性格不拖泥带水,他原本可以直接的拒绝,但对象是喻文州,他犹豫了,挣扎了,小心翼翼生怕伤害到他。

喻文州哪里是怕受伤的人,他笑着说:“你不用觉得困扰,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不接受我也不会怎么样,不要有压力。”

姿态做得很漂亮。

然而不漂亮又能怎么样呢?


此后喻文州照旧,每日和黄少天同进同出、练习、比赛,该关心的关心,该照顾的照顾。

这些他从来做得习惯的事情,落入黄少天眼里可能就显出了几分其他的意思,他并非别有所图,那些温柔与体贴是刻在骨子里的习惯,他自觉做得并不出格,但黄少天可能不这么觉得。

为了不给黄少天带来负担,喻文州主动去找他说:“你要是还觉得不妥当,我以后除了比赛上的事情会尽量少找你……”

没料到黄少天对他说:“不用了……那个,要不然……我们……”他的神色挣扎极了,“交往看看吧……”

喻文州不知道黄少天到底给自己做了多少心理建设,让他愿意做到这种程度,但当时自己毫无疑问是开心的,很开心很开心,他几乎当时就想抱住黄少天,然而在黄少天惊疑的目光中克制住了自己,只是笑了笑,说:“好。”

可惜那并不是个开始, 是个灾难。


如果他们没有交往过就好了。

喻文州靠着车垫想。

没得到,和得到了以后失去确实是两种说来相似,实际截然不同的感受。


TBC

 
评论(179)
热度(2961)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