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2)尚未终结

1、

加粗是非现在时的部分。


2、


车停在了喻文州家楼下。

“你还住这啊。”

黄少天说这句可能有点没话找话,喻文州不知道他是习惯还是想继续对话,但还是接道:“是的,里面陈设没怎么变,你要进来坐坐吗?”


说来讽刺,这房子买的很早,地段很好,装修的时候恰好是他们刚开始交往的时候,喻文州是照着两个人住装修的,黄少天也来帮了不少忙,可惜还没装完他们就分手了。

“不用了吧。”黄少天在前排摇了摇头,看起来还是有点担心,“你喝这么多真的没事吗?”

喻文州当然可以装醉,让黄少天扶他进去照顾他,黄少天心软,他知道的,但事到如今,喻文州已经不屑去做这种事情了,既不道德又不体面。

“没事,我现在酒量比你想象的好多了。”他微笑着说,“婚礼现场说不定还能帮你挡酒的那种。”

黄少天便不再问,眼看着喻文州下车才说:“那队长你上去吧,我在楼下看你灯家亮了再走。”

这么体贴。

喻文州多看了一眼黄少天,不是说黄少天以前就多不体贴,只是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喻文州照顾黄少天更多一点,喻文州更细致而黄少天更粗枝大叶,不过如今黄少天确实成长了,在他不知道的地方。


房间里空空旷旷的满是尘埃,喻文州下午回来只来得及把行李放下。

他推开窗户,望着夜空站了一会,想着明天应该叫保洁上门清洁,却没来由地朝着堆杂物的房间走去。出国前他把所有荣耀相关的东西都收在一起,手办周边纪念册零零碎碎,不过摆在橱柜最显眼的还是六赛季的冠军键盘和之后的冠军戒指,奖杯自然是收在俱乐部那里,这些纪念却是冠军队人手一份。

喻文州想起过去那些事,看着冠军键盘出神,眼前忽然闪过一个奇怪的符号,随后是“五分钟”三个字,他以为是错觉,凝神去看却发现并不是错觉。

过去的二十多年来喻文州一直是个无神论者,初次产生了动摇。

他伸手碰了一下自己的冠军键盘。

下一刻,喻文州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人声鼎沸的场合。


“我们这一赛季的冠军已经诞生了,恭喜蓝雨战队!”

现场欢呼声沸腾,看台被蓝色的海洋淹没,尖叫声口哨声冲向天花板,蓝雨的横幅扯得到处都是,喻文州怔怔看着这一切,黄少天猛然扑过来,抱紧了他。

“队长!我们是冠军啊冠军!我们真的拿到了!真的是冠军啊!”他兴奋地有些语无伦次,翻来覆去全是这些词汇的组合。

太熟悉了。

这一幕太熟悉了。

他记不得自己多久没和黄少天离得这么近过了,甚至能闻到他身上头发上的味道,喻文州缓慢地搂住了黄少天的腰,他沉浸在兴奋中,毫不在意,喻文州抱得更紧了些,然后蓦然反应过来,那是一切错误的开端。他松开了手,把黄少天从他怀里推开,说了句:“我出去一下。”转身便向通道另一头跑去。

黄少天或许会觉出一丝奇怪,但他现在被兴奋冲昏了头脑,不会在意的。

喻文州在心里飞快的计算着,五分钟,一个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时间,他与喧嚣声背道而驰,把人声全部甩在身后,然后气喘吁吁地推开了休息室的门,翻出纸笔,用颤抖的手在纸上写:不要告白。

几乎是他写完的瞬间,喻文州再次睁开眼睛,已经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刚才那五分钟内发生的一切宛若一场梦境。

冠军键盘还是静静摆在那里,只是这一次已经看不到任何奇怪的符号和文字了。

幻觉吗?

喻文州倒在椅子上,扶着额头想,也许他终究还是醉了,胸腔疯狂跳动的心跳至今还未平息。


如果是幻觉,那足够证明,他多么希望这一切没有发生过。

这是一场虽然短暂,却足够令人心力交瘁的恋爱,喻文州已经不想再谈第二次。


不管黄少天是出于什么心理答应的,喻文州都拿出了十二万分的诚意,他本来就是温柔细致的人,如果再用心对一个人好,用宠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黄少天很不适应,或者说有点觉得尴尬。

以前喻文州总对他说“少天不要丢掉秋葵”,现在他在餐厅坐下后,会随手把黄少天的秋葵夹走;队里开黄少天玩笑,以前喻文州都是笑呵呵地做围观群众,这之后他毫不犹豫地就站到黄少天那边去了,大家敢开黄少天玩笑却不敢随便拉着喻文州一起开涮;黄少天有什么事,喻文州毫不掩饰他的关心,小题大做极了,只是感冒发烧都一整晚守着他,不厌其烦听他说话,对他说我在。

可是有些事情却是无法改变的。

比如他和黄少天发生任何肢体接触,黄少天都会显得非常僵硬,想躲开却又不好意思躲开的模样,全身上下都写满了戒备与紧张。

战队活动,他们卖腐是定番,其实搂搂抱抱的这种事情也没少做,摸黄少天头的次数也不在少数,原先都是当做好兄弟,黄少天从未抗拒过,这之后就算喻文州主动,黄少天也会显得很逃避——当然并不明显,其他人只当他是害羞,喻文州知道,他只是不能接受。

黄少天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对喻文州说:“队长……那什么关系转变我、我还需要一点时间!过段时间就好!”

喻文州很想要相信他,于是说:“没关系,我可以等。”


原先膨胀的感情到底是在一点点坍塌。

他其实不介意不做亲密接触,甚至一辈子柏拉图都无所谓,他介意的是黄少天其实不喜欢他这一点。

他们在交往这件事没有任何人知道,包括从训练营开始就关系很好的郑轩,喻文州是不在意说出去的,但他看出黄少天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在有其他人在的场合他们一直都是好队友的安全距离,他也不会做那些过分亲昵的事情。

喻文州从来也不想让黄少天为难。

就这么平稳的交往了一个月,和交往前没有任何区别,后来黄少天不知道是看出什么了,主动跟喻文州说,我们接吻吧。

喻文州很意外,除了夺冠的那一次,他们事实上一次亲吻也没有过。

也许喻文州有想过,但每次准备到一半,看黄少天的样子,就放弃了。


他小心翼翼地捧着黄少天的后脑,慢慢靠近,黄少天闭着眼睛,细密的睫毛颤抖剧烈,连呼吸都快要停了,模样不像要接吻,像在上刑。

何必呢,何苦呢。

喻文州亲不下去。

他笑着放开了他,说:“你不愿意就算了。”

黄少天茫然地睁开眼睛:“我没有不愿意啊,我……”

“不接吻也没关系,你不用勉强自己。”喻文州说。

事实上他并不是性冷淡,对喜欢的人也会有欲.望,但可以忍耐。

只是忍耐得久了,就变成了漫长的折磨,像看不到尽头的无期徒.刑。


喻文州不再做任何拉近距离的尝试,他一点点收回了自己的热情,不再想着周末约黄少天出门,不再想和他单独相处,不再把自己的感情显露的那么明显,那些腻歪的行径也一概不再做,虽然依然对黄少天温柔体贴,只是没有了恋爱的成分。

黄少天会答应他是因为喻文州在他心里的分量足够重,但其实,喻文州并不需要他这么做。

恋爱谈到这种地步,已经名存实亡了。


最后一次是在黄少天房间的门口,他们又尴尬的约完了一次会。

即将要分开的时候,喻文州抑制不住抱住了黄少天,他被吓得浑身僵硬,反应强烈。

喻文州只抱了一下就放开了,他平静地对黄少天说:“少天,你看着我的眼神好像我要强.奸你。”

黄少天已经冷静下来了,还想辩解:“没有啊,我只是觉得……有点突然……被吓到了而已……”

喻文州笑笑跟他说:“……我们分手吧。”


如果提前一两个月对喻文州说他会主动跟黄少天说分手,喻文州大概也是不会信的。

但事实就是如此。

黄少天可能还想挽回,喻文州对他说:“你不用担心,就算不是恋人,我们还是好队友。你是我很重要的队友和朋友,我们不会因此生分的,这点我可以保证。”

“队长,我不是,我……”

“趁着还没有更多人知道,就这么结束吧。”

喻文州是笑着说的。

他依然还爱他,只是这份感情如果终究要两个人都痛苦,不如他一个人痛苦算了。

这世上什么都可以勉强,感情无法勉强。


黄少天是个直男。

如果没有交往过,他不会如此深刻的意识到这一点,这才是真正令人绝望的部分。

喻文州又深深地闭上了眼睛,再次回忆起这些,对他来说还是很痛苦,并没有随着时间流逝而变得无足轻重。


他离开了杂物间,收拾东西洗澡睡觉。

第二天一早是被电话吵醒的,喻文州在迷离中怔忪了许久,才从耳朵里那个喋喋不休热情邀请他出来吃饭的声音里分辨出是黄少天——他听起来活泼兴奋得过分,非常古怪。

“少天?”

“队长怎么队长!我在呢队长!队长你到底什么时候有时间啊!你不知道我多久没见到你了有多想你!你怎么一出国就人间蒸发了啊!靠不是我结婚你根本就不会回来吧!队长队长队长队长快出来吧!太阳都晒屁股啦!还是说你出国一趟整个人都变懒了啊blabla……”

以他们昨晚对话的画风,黄少天不可能突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那么……

喻文州后知后觉意识到一件事。

“少天,我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队长你问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啊!”

“我们交往过吗?”

“……咦!我靠这什么问题啊!队长你不要突然吓我!你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测试吗?我跟你说blabla……”


好了。

现在他们真的没有交往过了。



TBC

 
评论(195)
热度(2506)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