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3)尚未终结

12

加粗是非现在时的部分。



3、


差别巨大。

黄少天见面就给了喻文州一个热情的熊抱,而后撞着他的肩膀说:“我靠队长你真是太不够意思了!退役这都多久了,一点音讯也不给我,要不是平时还能看到你发微博,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

说着责怪的话,脸上却是抑制不住的兴奋之情。

太过久违,喻文州都有些适应不良。

为什么和黄少天没联系,理由想想也知道,他愣了一会笑道:“我这不是回来了。”

“听说你回来,黄少都念叨一整天了!”李远抱怨,“我们都说简直像是他异国恋好多年的男朋友回来了。”

“瞎说什么呢!”黄少天看起来一点也不生气,“我跟队长的感情那是用区区异国恋可以形容的吗!来,再抱一个给他们看!”

众人纷纷捂眼睛。

郑轩都一边笑一边说:“压力山大啊。”

“黄少你克制一点!这是要当众出轨啊!”

“没眼看没眼看。”

“你松点手,队长脖子都快要给你勒断了!”

喻文州站着任由黄少天树袋熊一样挂在他身上,一低头就是黄少天的脸庞,和昨晚分明是同一张,眼中却没了那些欲言又止与不敢直视,有的只是简单纯粹的喜悦与信任。

和自己关系亲密的队友再度重逢是件值得开心的事情。

喻文州轻轻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示意他下来,不想破坏他眼睛里没有一丝阴霾的蔚蓝天空。

他们是队友,也只做过队友。


黄少天似乎有说不完的话,高涨的情绪肉眼可见。

“队长队长你这些年都干嘛去了,送你出国的时候还以为你只是出去玩一段时间呢!说起来你怎么没去联盟工作啊,老冯不是一直想叫你去。还有退役了之后不是说好要一直联系的吗,你到底都干什么去了啊……”

喻文州深深地看着他,一一作答。

那些答案听起来都合情合理,黄少天也没有一直纠缠,他只是有些不甘心地叹了口气说:“队长,我一直好想你啊,你都不想我的吗?”

喻文州笑了一下,是真的在笑:“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不想他。

在每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想念他的笑容,偶尔在路上看到和他身材相仿有着同样发色的年轻男子会驻足多看一眼,珍藏着点点滴滴的记忆,回忆短暂的交往,和之后近乎漫长的尴尬的队友期。

他们认识的时间太久了。

如果不是这样强硬地把他从他的生命中剥离,那么一生可能都无法逃脱。

事实上,出国至今,他已经越来越少的梦到黄少天了,除去飞机上那次,上一次已经是半年前,场景是他们分手时。


他至今都无法确切的辨析黄少天那时的表情——黄少天从来都是简单的很好读懂的,他把什么都写在脸上。

可当时他定定地看着他,明亮的眼睛色泽晦暗聚拢着种种心绪:“队长,你真的这么决定?你已经……不喜欢我了吗?”

喻文州动了动唇:“我只是觉得这样对我们都好,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梦里的黄少天哭着抱住了喻文州,说他喜欢他,不想要分手,然后吻住了喻文州,他惊讶又热情地回吻黄少天,亲吻没有遭到任何排斥和拒绝。

但那只是梦,现实里的黄少天和他保持着安全距离,用苍白的语言挽留,声音里透露着的是对他们之间关系的担忧,害怕到头来连朋友都做不成。

醒来后喻文州失眠了一段时间,因为不想再做梦。


可现在一切都不存在了。

最后记得这些事的终究只剩下他一个人。


“少天,我也一直很想你。”

“我就知道!”黄少天笑得很开心,他就坐在喻文州身边,刚好能勾住他的肩膀:“我们什么关系啊!哎,再来一份白切鸡。”

“哇,结婚还不忘了放闪!”

“闪瞎了闪瞎了。”

喻文州只犹豫了一瞬,就伸手去揉黄少天的脑袋,柔软的手感依然很好,黄少天抱怨地说了一声“队长别把我的发型弄乱了啊”,笑着,也没有躲开。

因为不知道自己喜欢他,所以对这些亲密接触一点也不排斥。

“少天。”

“嗯?队长什么事啊!”

“就是想叫叫你。”

“没事,队长你随便叫啊!”黄少天笑着说。


大家继续起哄。

“你们要不要一见面就这么腻歪!”

“我记得当年票选联盟最佳情侣组合,我们正副队可是挤进了一众男女选手搭配里面的。”

“我们那时候还下注赌过黄少和队长到底有没有真的交往过吧。”

黄少天哈哈大笑:“都输了吧!”


中途喻文州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听见黄少天在讲电话,看见他也并不避讳。

“没有啊,我就和旧队友聚餐,我们队长回来啦,对对,就是我跟你提过很多次那个……好了,你在家乖乖等我。”黄少天的声音和平时同他们说话不一样,刻意放得很轻柔,听起来有种温柔的味道,“我当然喜欢你了,最爱你了,回去的时候我会带那家的蛋糕的,草莓味的对吧,我知道我知道。么么哒。”

喻文州就站在原处,黄少天还冲他打了个招呼,有点不好意思:“……那什么,我家属,有点粘人。”

语气听起来却一点也不像在抱怨,沉浸在热恋中,说话的声音都是甜甜的。


喻文州知道这时候他应该保持微笑,忽略真实的心情不提,他也确实笑了起来:“听起来很幸福。”

“也还好啦,鸡毛蒜皮矛盾其实还是挺多的。”黄少天挠了挠头。

他无意炫耀,却还是刺伤了喻文州。

他们交往的时候呢,单独相处黄少天总是局促紧张,拼命地找话题,好像很不习惯沉默——其实没有必要,他不说话和他静静呆着,喻文州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他们没有过任何亲密肉麻的对白,最多不过是喻文州每晚给他发的那句“晚安少天”,黄少天没有对他说过任何一句喜欢、爱之类的话。

现在回想起来,全部都是破绽。


回到座位上,一群人正在翻阅郑轩带来的相册。

“哇,那时候队长和黄少看起来好小啊。”

“靠,小卢,不对,卢队看起来完全是个小学生啊。”

卢瀚文也过去抢:“我出道早嘛,让我看看还有什么照片。”

“这是什么时候拍的!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照片大概是在快傍晚的时候,黄少天正趴在喻文州背上,看起来累得没有力气了,双手环着他的脖子,喻文州似乎也很疲惫,冲着镜头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郑轩对着照片回忆了一下说:“你们没见过很正常啊,我们三夏休期约着去爬山,黄少前半段爬的太快,中途扭了脚,没办法了,只好让队长背他下山。是这样吧队长?”

喻文州愣了一下。

他并不记得有这回事,看时间他和黄少天那时已经分手了,除非是全队的集体活动,否则基本不会单独出去,就算碰巧只有他们俩人,也会一路尴尬回来。

不过此刻,更能引起他注意的是照片上浮现的奇怪符号和另外三个字“十分钟”。

“我看一下。”


喻文州伸手接过照片,很快便感觉到黄少天的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胸口紧贴着他的后背,腿夹着他的腰,一双胳膊紧紧搂住他的脖子——身体全部重量都寄托在他身上。有些急促的呼吸拂过喻文州耳畔,黄少天低喘着说:“队长……你累不累?要不我还是下来吧。”

喻文州托了托他,把黄少天背稳,深吸一口气,说:“不用。”

脚下的路崎岖,喻文州却走得并不辛苦。

郑轩咔嚓拍完,说:“你们走慢点!我去那边给你们买瓶水。”

黄少天似乎非常不好意思,又挣扎着想下来,喻文州轻声说:“少天,你这样折腾,我更费力气。”

闻言,黄少天立刻趴在他背上一动不动,好一会,才用脸颊蹭了蹭他的后背,小声说:“队长,你对我也太好了。”

喻文州笑了笑,说:“你难道希望我对你坏点?”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黄少天又蹭了蹭,说,“我就是、就是有点感动嘛。”

可感动并不是喜欢。

喻文州又笑了笑,没有说话,感受着黄少天的重量,慢慢往前走,黄少天趴在他的背上好一会没说话,似乎睡着了。

十分钟的路,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喻文州又走了一会,实在觉得累,轻轻地把黄少天放下,抱进怀里,靠着路边休息。

黄少天闭着眼睛,呼吸均匀,并未察觉。

喻文州低头看着他,目光不自觉地柔软下来,手收紧,在他的头发上亲了一下,之后是额头。

“少天。”

喻文州静静等着那十分钟结束。

现实中的黄少天已经不属于他了,但至少现在这个,还在他身边。

他的视线向下,停留在黄少天微微翘起的嘴唇上。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夕阳的余晖也在一点点暗淡下去。

喻文州侧过头轻轻地在他的嘴唇上一擦而过,他慢慢抬起视线,电光石火间,和黄少天四目相对。

下一瞬,喻文州又回到了喧哗的餐厅里。


他还有些回不过神,黄少天一把夺过那张照片,表情看起来有些奇怪:“阿轩你不要什么奇怪的照片都留着啊!”

郑轩辩驳:“不就是你和队长嘛!你和队长的合影还少了吗?压力山大。”

黄少天飞快地看了喻文州一眼,欲言又止。

他的态度好像又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喻文州试探着用温柔的声音叫了一声:“少天?”

黄少天立刻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道:“嗯?啊?什么?”却并不和他视线相对。


TBC

 
评论(135)
热度(2166)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