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4)尚未终结

123

好想一口气写完哦,吐魂……

加粗是非现在时的部分。


4、


如果一次还能说是巧合,两次就证明喻文州确实是遇到了什么超自然的现象。

他短暂回到过去,一些不起眼的行为带来了蝴蝶效应,其结果直接影响并投射到了现实。

其他人都和平时无异,唯有黄少天差别明显——也不奇怪,他所做的改变都和黄少天有关,喻文州需要知道这次他到底又导致了什么变化。


“少天,能不能跟你单独聊聊,我有些事情想问你。”

黄少天愣了一下,道:“聊什么?”

“一些事情。”他主动朝外走,黄少天不太情愿还是跟了出来。

虽然还是微妙的态度,但和他昨晚见到的黄少天并不一样,昨晚他们像两颗燃烧殆尽的沉默行星,只剩下灰烬般的死寂,保持距离,彼此客气,再不复亲密,今天的黄少天要更有活力一点,逃避得也更明显。

喻文州简单找了个借口:“我在国外出了点事故,丢失了一些记忆。”

黄少天睁大眼睛,脱口道:“你没事吧?”

喻文州笑笑:“早就没事了,我只是想知道一些我记不清的事,比如说……我们交往过吗?”

黄少天张了张嘴,说:“这些事情也不是很重要了吧。”

“对我来说很重要。”喻文州已经得到了答复,继续下个问题,“我们交往了多久?”

黄少天在他脸上看了好一会,似乎是在判断他是真的失忆还是明知故问,不过很快他就放弃了,用有些自暴自弃地口吻说:“半年左右吧。”


这次喻文州是真的觉得惊讶了。

在他的记忆里,他们那场漫长且痛苦的恋爱关系只持续了不到三个月。

在不同的时间段表白,会导致交往的结果也不一样吗?

“我们的关系进展到什么程度?”

黄少天忍不住:“你是真的不记得了?”

喻文州试探着问:“我们应该……没有上床过吧?”

黄少天的脸立刻红了,有些恼羞成怒般地说:“当然没有了!”


喻文州不知道该不该失望,不过他原本也没抱太大希望,黄少天要是这么容易就弯了,他也不用痛苦这么久。

“那我们是因为什么分手的?”

“还能是什么原因,不喜欢了,不爱了,不就分手了。”

黄少天看起来很不想就这个问题继续下去,但喻文州不肯放过他:“是你提的,还是我提的?”

“这是真的不重要了吧。”黄少天看向地面,“队长你要是真忘了就忘了吧,也不是什么坏事……你到底失去了哪些记忆,别告诉我你失忆后回来又对我……这都过去多久了。”他声音越来越小。

“最后一个问题。”喻文州说,“你爱过我吗?”

这个问题太套路,黄少天突然笑了:“我是不是应该回答爱过不悔啊。”

喻文州轻轻摇了摇头:“我是在问真的。”

“可是队长,现在说什么都迟了啊。”

是啊,太迟了。

一天之前喻文州可能完全不会纠结于这个问题,不论答案如何,他都不可能去婚礼现场抢人——黄少天也不会愿意的,某退役电竞选手婚礼现场被自己的前队友抢婚什么的,他们又不是在拍电视剧。

但现在他非常需要一个答案,去阻止他天方夜谭甚至有些疯狂的想法。


“能给我一个真心实意的答案么?”喻文州尽量轻松笑着说,“失去记忆,什么也不知道,收到邮件才记起来曾经喜欢过你,看到你的态度猜出来一点什么,但不确定,所以想来求证一下。在我的印象里你是个直男,很直很直的那种,还隐约记得我们交往过,怕以为是我的错觉。你不需要有压力,我也知道已经过去很久了,我没有再生事端的意思,你只要实话实说就行。”

半真半假的试探。

喻文州想,要是黄少天老实承认他真的就是个直男,是为了队友的感情不忍心拒绝他,那他就真的,不再做任何努力了。


黄少天听完他的话,似乎是真的信了。

怔怔看了喻文州一会,他忽然按住额头说:“一定要回答吗?”

“嗯。”喻文州点点头,还在笑,“你就算实话实话告诉我,是为了我们的友情才勉强交往,从来没喜欢过我也没关系。”

随着黄少天的沉默,喻文州的笑容在脸上慢慢凝固。

一秒又一秒,漫长极了。

餐厅门口不断有人进出,门上的风铃撞击着发出清脆声响,有儿童嬉戏的声音,路人交谈的声音,阳光灼热地炙烤着大地。

喻文州甚至觉得自己有些残忍了,非逼着黄少天承认渣过他有什么意思呢。

他敛却笑容,说:“如果实在回答不上来就算了,我们回去吃饭吧。”

喻文州转身去推门,终于听见了黄少天的声音。


“我当初就跟你说过了啊,但是你根本不信。”黄少天的声音低下来,“谁要为了友情和不喜欢的人交往这么久啊……当年说要分手的明明是你。”

喻文州停下脚步,稍稍侧身。

“而且……”黄少天看起来满肚子牢骚,怨念并不比喻文州少。

喻文州等着黄少天的下文,他却突然又不说了。

“……反正你也不记得,我没什么要说的了。”黄少天说着,已经快步走来拉开另一侧的门,和喻文州擦肩而过,头也不回地进了餐厅。


餐厅包厢里,酒足饭饱一群人正在怀旧抽卡玩真心话大冒险,看见黄少天和喻文州回来,立刻有人招呼:“队长和黄少要不要一起来?”

“刚问到什么来着!”

“对了,宋晓的初恋,快说,是个什么姑娘!跟你现在女朋友比起来呢?”

宋晓满脸警惕:“你们要干什么?”

“嘿嘿嘿老实交代,保证不转述给嫂子。”

从前他们战队聚会也没少玩这种小游戏,都是年轻人也玩得开,蓝雨又没有女选手,基本是刨根问底问情史,没有的就问择偶标准或者最喜欢联盟哪个女选手之类的。

经年过去,绝大多数人都不是单身,玩得也就更high了。


喻文州运气不错,中招的次数少,就算偶尔两次被抽中也都不敢太过刁难他。

黄少天就不太一样,他人缘好,又没有王牌架子,平易近人惯了,大家对他的好奇心也多,在这种游戏里经常被集火,坐下没多久就中了奖。

他摊开手里的红心2,大方道:“刚才说要问的是什么问题啊?”

“初恋啊,就还是初恋吧,黄少你初恋谁啊?”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手里的牌愣了愣,又是那个符号这一次写着“十五分钟”。

先前被冠军键盘传送到六赛季夺冠现场,又被照片传送回他在山上背着黄少天的时候,那这个呢?

他心跳快了一拍,和黄少天旁边的郑轩换了个位置,趁着黄少天开始顾左右而言他时,用手碰了一下那张纸牌,抬起头,猝不及防和黄少天的视线相撞,紧接着,犹如电影场景一样黄少天的模样迅速变得稚气,衬衣变成了队服蓝色polo衫,头发依然是招摇颜色,身处的位置也由餐厅包厢变成了KTV里。

灯光迷离。

喻文州低头一看,手里还是那张红心2。

而黄少天手里是一张红心5。

“我靠玩大了!”

“同时抽中队长和黄少,这个概率也是……”

“命运啊!”

“之前大冒险的内容说的什么来着……”

“亲嘴吧。”

喻文州想起来了,这部分的记忆竟然奇异的没有偏差。他和黄少天不幸被抽中接吻,但当时已经分手了,喻文州无意占这个便宜,也不想黄少天尴尬,就主动换成了真心话,这方面喻文州向来回答的滴水不漏,毫无爆点,也就这么过去了。

他看向黄少天,黄少天也在看着他,目光闪烁。

众人处于一个想起哄又不敢起哄的状态。

他记忆里黄少天应该是一直不看他,把牌往桌上一丢,嘴里说着:“你们玩我就算啦,怎么把队长也拖下水了……这把不算这把不算……”

然而这时黄少天却似乎在挣扎,并没有确切的拒绝。

喻文州回忆时间线猜测。

是因为……他们还在交往中吗?


就算如此,按照自己的预计他们是肯定没有亲的,喻文州不喜欢强人所难,只要黄少天不愿意他就不会勉强,所以瞒到现在也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他们在一起过。

可是现在,喻文州决定替他做一次选择。

“少天,你介意吗?”

黄少天张了张嘴。

喻文州扣住他的下颌,低下了头。

黄少天闭上了眼睛,睫毛仍然剧烈颤抖,紧张地屏息,肢体僵硬,这幅样子对喻文州来说很熟悉,无数次阻止他继续下去,但这一次他不打算停手了。

如果黄少天说得是真的。

他吻住了他的唇。


一时间喻文州几乎要忘了自己在什么地方,什么场合,触觉只有黄少天柔软的嘴唇。

他不敢做的太过火,只在唇瓣上厮磨,黄少天像呆住一样一动不动任由他吻,也许他应该停下,喻文州想,黄少天的表情无辜极了,但喻文州已经破罐子破摔了。那些日以继夜的思念并非虚假,经年累积的感情在忍耐中仿佛沉默期的火山,他是冷静理智能笑着拿所爱的人的婚礼开玩笑,可不代表他没有感情,不会心痛。

他捧着黄少天的后脑,换了个姿势,把舌头伸进了黄少天微张的嘴里。

喻文州已经察觉到有些失控,但来不及了。


这个吻充斥着浓郁的,情.欲本身的颜色。

侵.占,掠.夺,强势与蛮不讲理,黄少天被他亲得呼吸紊乱,溺水一般伸出手抓着喻文州的衬衫,然而舌.吻带来的令人脸红心跳的水声却并没有停止。


等他们亲完,整个KTV包厢里已经鸦雀无声了。

喻文州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十五分钟所剩无几。

黄少天满脸通红,不敢看他,嘴唇被蹂躏的红肿,还在喘着气,整个人都显得非常凌乱。

半晌才有人说:“呃……太敬业了。”

“辛亏我小卢今天没来……”

“我想说什么来着……”

快没有时间了。

喻文州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轻声说出了口:“对不起瞒了大家这么久,其实我和少天正在交往。”

几乎在黄少天抬起头的瞬间,喻文州再度回到了原先的时间点。


依然是那间餐厅,红心2静静躺在他的手指下,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黄少天和他撞完视线后,慢慢移开了,语气平静地说:“我初恋你们都知道的,队长啊,不用说了吧。”


TBC

 
评论(194)
热度(2491)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