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6)尚未终结

12345

卡了一整天文,其实并不一定要日更吧抱头。



6、


喻文州很快搞清楚了状况,他和黄少天名义上还没分手,但关系已经非常疏离了,昨天刚比赛结束,他们各自出来闲逛。

黄少天实际离他不远,在街角拐过去的甜品店,就算他不主动去找,也很快能遇到黄少天。

他猜测,他们应该就是遇到了。

等他过去时,黄少天正在角落里吃他那份巧克力千层,戴了很大的帽子和墨镜,看起来没精打采,察觉到喻文州来,也只是“啊”了一声,往里坐了一点,尴尴尬尬地又叫了一声:“队长,呃……你要吃点什么吗?”

他并不缺乏应对这样局面的经验,通常就算在外面遇上,他们也只会自己做自己的事情。

喻文州简单组织了一下语言:“少天,我们别这样了好不好?”

“……什么样?”

“我们现在还是恋人吧。”

黄少天用勺子戳着巧克力千层,轻声说:“嗯……”但随即像反应过来什么,突然起身说,“那什么,队长,我忽然想起一点事,我先回酒店了。”

喻文州一把握住黄少天的手腕,他抖了一下。

“我们先聊完,时间不会很长的。”


黄少天被他定住,慢慢重新坐下,脸上的表情有些恍惚。

这确然是一种折磨,他们看起来一点也不像在相爱,但他还是想要相信他。

喻文州松开了黄少天的手:“少天,到现在还和我拖着不分手是因为什么?”

黄少天呆了一下,对他的问题并不太意外,可无法作答。

“是因为喜欢我吗?”

黄少天持续沉默。

喻文州问了第二遍。

又一次在黄少天的沉默中,逐渐失去了继续期待下去的心情,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热情消退,心一点点变冷的呢。

就像他们尴尬如此的关系,不是不心疼,但他连把黄少天抱进怀里安慰都做不到。

“……我说了你也不信。”

“我信。”喻文州说道,“可我们要持续这种关系到什么时候?你打算一直就这样跟我耗下去吗?我们……”

黄少天慢慢挤出一个笑容,惨惨淡淡的:“是啊,已经够久了。”他放下勺子,说,“你是要来跟我提分手的吗?我没什么意见……”

所以……这其实是他们分手的场景吗?


每一次他都回到他们相处的特定节点,去弥补他想做没来得及做的事情。

那么,这一次……

喻文州快速看了手机日期,简单推算,听黄少天说一年多的时候并没有确切的概念,现在想来连三个月都让他觉得痛苦,他不知道一年多下来是如何苦熬的,难怪最后两个人都精疲力尽了。

事实上他的一次次改变,并没有让他们变得更幸福,只是延长了痛苦的期限,变得更糟糕。

但他还是想要尝试看看。


喻文州也笑了起来:“我还没说要分手呢。”

黄少天蓦然抬起头看向他,摘掉了墨镜,眼睛里明明灭灭的火光已经黯淡的所剩无几。

“我说了我信,我很想相信你……所以做点什么让我相信好不好?”喻文州轻声说,“相信我们会好起来,相信你真的喜欢我。”

甜品店里并没有很多人,他们在不起眼的角落。

喻文州就静静坐在那里看着黄少天。

光他努力是没有意义的,他的感情清楚明白地摆在这,需要黄少天做出对等的努力。


黄少天好像也知道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他稍稍站起身,向他靠近,喻文州能清楚地看到黄少天脸上挣扎的表情,英气的眉毛拧起来,嘴唇紧抿着,睫毛因为紧张快速眨动,浑身上下写满了抗拒,但还是一寸寸缓慢地接近他。

柔软的嘴唇贴上脸颊,触电般地触碰,然后离开。

喻文州伸出手,侧过头,把这个吻落实到了嘴唇上,黄少天猛地向后撤身,因为力气太大,甚至踢翻了身后的椅子,哐当一声,声响震天。

服务生闻声连忙赶过来,问怎么了,以为他们在吵架。

黄少天扶起椅子摆摆手说没事没事脚滑而已。


喻文州的失望几乎是写在脸上的。

他和黄少天已经交往一年多了都还是这个样子。

黄少天重新坐下,低着头又抬起说:“刚才没准备好,要不然……再来一次。”

门外突然涌进来一群吵吵嚷嚷的学生,迅速霸占了他们边上的位置,再加上刚才那一下,店员时不时朝这里张望,似乎怕他们再吵起来,这已经不是个足够安全的地方。

喻文州说:“你还要再来吗?”

黄少天顿了一下,说:“要不我换个方式证明行不行?其实上个夏休期我在家学了怎么做白切鸡,一直想说什么时候找机会做给你吃,我还……”


二十分钟事实上什么都不够。

他愿意相信他的话,愿意去挽回,但到头来要的不是这样的结果。

要喻文州如何去相信一个连亲近都做不到的人是真的喜欢他。


其实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死心了,只是朝夕相处无法真的放下黄少天,这次回来也只是单纯的想再见他一次,也许心如刀绞,但还是会送上祝福。

然而发生了这样超自然的事件,让喻文州不免以为自己真的还能挽回什么。

冷静下来想,说到底,黄少天的喜欢,或许是一种在漫长时光下形成的愧疚心理。

亏欠,或者补偿,喻文州不需要。

他到底又是何苦,一遍一遍去逼问黄少天是否喜欢他。


“少天,不用了。”

喻文州平静道,又想起了那枚戒指。

来的路上他看过,戒指很漂亮,镶嵌着一颗黄宝石,底部是系列号,恰好是字母ST,能让人联想到黄少天,现在的他是不会买的,但站在这里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尚未分手,也许还心存幻想吧。

传达不出去的感情,和永远送不出去的戒指。

一个不交心的恋人。

“你说你喜欢我,到底自欺欺人的是你,还是我?”

“队长……”黄少天小声说,“我们是不是完蛋了。”


也许把这个戒指送出去,说一些漂亮话,他们的关系还能再维持一段时间,就像上一次一样,但十有八九还是要分手的,不过是刑期变得更长。

“我想,是的。”

他掏出戒指盒,放到黄少天面前,说:“帮我丢掉吧。”

黄少天呆呆看着戒指。

在最后的一分钟里,喻文州缓慢地说:“少天,我有个请求。如果有一天你结婚了,我是说如果,答应我,不要给我发请柬……”

喻文州的话没有说完,黄少天突然站起身,眼睛里全是惶惶,手撑着桌面,孤注一掷般地俯身吻住了喻文州的唇。

画面在刹那间跳转。



TBC

 
评论(216)
热度(2276)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