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7)尚未终结

123456

不要怕,这世上有个词叫做触底反弹。

加黑是非现在时。



7、


喻文州本以为场景会发生变化,但没有。

车内依然颠簸,喻文州一摸口袋,戒指已经不在了,他连翻手机确认机票时间的动力都没有,窗外街道商店树木行人映着喻文州眸底的疏冷一掠而过。

郑轩坐在他旁边,挂断电话说:“队长你别急,我觉得黄少应该没什么事。”

什么事?

喻文州愣住,下意识问:“他现在……”

“在医院啊,我们不是正要赶过去。队长你别太担心过头了。”

喻文州后背一阵发寒,他打开邮箱,是今天凌晨的机票,但没有看到黄少天的请柬,然而这并不能使他觉得开心,他跟郑轩说:“少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能说具体点吗?”

“刚才说人已经醒了,具体我也不清楚,不过应该没网上传的那么严重啦,队长你别太担心……”郑轩看着喻文州,似乎不知道该不该说,“你回来,黄少应该挺开心的吧,虽然嘴上不说,但我觉得他一直挺想你的。大家这么多年队友,就算……那什么,至少情谊还在……”越说越心虚,脸上都写着压力山大。


在病房外,喻文州就听到了黄少天的声音,里面似乎是在争执。

“戒指,戒指,为了那个戒指差点命都没有了,还想着戒指!有多贵重啊,回头妈给你买十个好不好!”

“没有啊。妈我就随便问一句嘛。”这声音的气焰完全被压过去了,但还是有些不服气,“没有就没有了呗,你儿子才醒就凶我……”

推门进去的时候,黄少天正躺在床上,穿了病号服,一条腿缠着绷带,气色不算差。对面是横眉冷对的黄妈妈,正插着腰指责他,眼眶里是红血丝,脸色憔悴,不知道多久没睡好,气色比黄少天还难看些。

“伯母好,打扰了。”

黄少天在看到喻文州的瞬间睁大了眼睛,表情无端脆弱,似乎一碰就碎,喻文州只看了一眼就移开视线,不想再看,心脏会疼。

违和的情绪一闪而过,黄少天很快高兴起来:“居然劳烦队长从国外回来,太不好意思了,你什么时候到的。”

“今天早上。”喻文州重新抬起视线看黄少天,“医生怎么说?”

“其实没什么事,真的没什么,主要就是腿受了点伤,养几天就好了……”

黄少天絮絮叨叨说着,黄妈妈说有朋友陪你我先回去了就走了,郑轩聊了几句感觉压力山大把准备的营养品放下也借口出去买饭离开了。

病房里很快只剩下他们俩。


喻文州没想到这次改变之后会是这样,心里再一次闪过了蝴蝶效应这个词。

短短二十分钟,他做过的改变不过是……

喻文州轻声说:“我在外面听到了,伯母说到的戒指是……?”

黄少天立刻说:“和你没关系,而且我也不是真的为了那个戒指,你别想太多……”

他每次说谎都特别明显。

喻文州坐到床边的椅子上,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毫无疑问,他们又分手了。

黄少天突如其来的孤注一掷并没能拯救他们的感情。

他不应该把戒指给黄少天,也不需要这一次次的改变了——无论是物理上的改变还是增加黄少天的愧疚感本质都很危险,不然至少黄少天还在开开心心地准备他的婚礼,而不是躺在这里。


喻文州把视线移到黄少天的腿上:“腿还疼吗?”

黄少天摇头,不太在意道:“男孩子摔摔打打不是很正常吗!我小时候调皮摔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微博上的消息我看了,我靠传得好像我要死了一样,哪有这么夸张!所以我就说微博上东西的很多都不可信……”他漫无边际地说着,“对了队长你微博是不是都不怎么用了,像个风景照博客,每次发博大家都说你是失踪人口回归。”

“没有什么想发的,就不发了。”喻文州随口说,声音平和:“少天,这几年还好吗?”

这时候才勉强想起寒暄,喻文州已经不打算再问他爱不爱他了,事实证明强求并不一定会有好结果。

他们不做恋人,至少还可以做朋友。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说:“还行吧,挺好的,反正微博上都能看到啦。你呢?”

喻文州笑了笑:“我也挺好。就是国外伙食一般,总想念家乡的美食。”

“难怪看队长觉得你瘦了。这次回来吃够本了再回去吧。”

“嗯。”喻文州点点头。

“对了队长你这次打算呆多久。”

“几天吧。”其实他根本没有买回程机票。

“难不成是……呃,专程为了回来看我的?”

喻文州顿了顿,说:“原因之一,我也太久没回来了。”

“哦。”黄少天点了一下头,随后道,“是不是以为会看到一个快死掉的我?你穿成这样。”

喻文州此时才低头,发现自己一身黑衬衫黑外套黑西裤,像是去参加葬礼,他大概可以想象出那时自己的心情。

“不过现在知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黄少天又眨了眨眼,似乎还在想说点什么。

喻文州站起身说:“那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先回去了。”

未到门口,黄少天说:“你……”

喻文州回头,等着他的下文,黄少天的眼睛莫名红了起来。

这份感情究竟还要折磨他们到何时?

黄少天不需要再把这种愧疚感延续下去了。

喻文州不觉得他们之间存在什么亏欠关系,喜欢黄少天是他心甘情愿,即便得不到回应他亦甘之如饴,就算是纵容黄少天伤害他,也早已有了心理准备。


他恍惚间看见黄少天放在桌上的随身物品中浮现出了那个符号和“二十五分钟”的字样。

喻文州在黄少天惊讶的目光中走了过去,找到了他们的合影,他们最后的一次合影。

就让一切结束吧。


喻文州拉着行李箱站在航站楼辽阔的平台里,身后是排队等着过边检的乘客,而身前站着前来给他送行的队友们,也包括黄少天。

大家一人一句祝他旅途顺利,在国外玩得开心。

到黄少天这里,忽略他看起来很刻意的笑容,台词和其他人没什么区别,喻文州说:“少天,我能单独跟你说几句话吗?”

黄少天愣了一下,跟着喻文州走过来:“队长你要说什么……”

“少天,你还记得我曾经给过你一个戒指让你丢掉吗?你……丢了吗?”

“让我想想,应该是丢了吧……”

“如果还在,答应我一定把它丢掉可以吗?”

黄少天有些懵:“队长,你就是要说这个?我回去找找,如果有的话……不过这个很重要吗?”

喻文州平静道:“很重要,因为我已经不喜欢你了。”

黄少天短促的“啊”了一声。

喻文州继续道:“其实和你交往这么久我已经很清楚的意识到,你根本就是个直男,掰不弯的那种。而在这个你我都知道的过程中,我已经精疲力竭了,可能对你逐渐失去了那种欲望——你明白的。”

“哦,这样……”黄少天轻微地点了一下头,“为什么现在跟我说这个?”

喻文州很艰难的微笑着:“因为我快走了,觉得还是和你说清楚比较好。我知道你一直在努力试图爱上我——并且失败了,并一直对此很愧疚,不过我现在已经完全不在意了。我们或许真的只适合做队友,不适合做恋人。把你当朋友的感觉也让我轻松了很多。”

黄少天又“哦”了一声。

“去找个女朋友,好好谈一场恋爱吧。”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都非常陌生,但他还是坚持把话说完,“我知道你一直在介意我的感受,用不着的。”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也笑了起来:“好吧我知道了,那你也是一样。去国外的话,说不定会有艳遇呢,队长你也好好把握机会啊……”

“嗯。”喻文州笑着点点头。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看着他们笑着走回来。

“你们俩怎么了……”

“和好了吗这是?”

“也是啊,队长人都要走了,再怎么也……”

“对了,我们照张相合影留个念吧。”

“好啊好啊。”

合影的时候喻文州和黄少天被拱到了中间,其他人乱七八糟摆着pose,喻文州目不斜视地看着镜头,拍完后跟大家道别,便径自走向了边检通道。

上一次觉得二十分钟什么都不够,这一次却觉得二十五分钟实在太过漫长。

漫长地好似永远也到不了尽头。

比起再去改变什么,他其实更希望这是一场梦,梦醒来后,他还能笑着参加黄少天的婚礼,去面对他盛大的幸福。


喻文州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TBC

 
评论(172)
热度(2325)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