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9)尚未终结

12345678

删掉了总集篇,换成回忆杀,修改了末尾那一大段_(:3 」∠ )_

到结尾不甜算我的【。




9、


“你有过后悔的事情吗?”

“那可就太多了,比如八赛季总决赛早知道我就上单人赛了,还有十赛季……靠!被树砸下去半管血我一辈子的耻辱啊,再来一次的话……”

“最后悔的呢?”

“这个你得让我想想了……”脑海里蓦然闪过一张温文的脸。

“如果能给你弥补错误的机会呢,你最想回到什么时候,或者说哪些时候?”

他闭上眼睛想了一会。

“六赛季拿冠军的时候吧,如果那时候我反应不那么大,装作不知道的话,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

“还有呢?”

“我们分手的时候吧。我那时候只觉得受伤,完全没想到队长的感受,一直以来都在他在付出,他在努力,我连一点点都没有表现出来,他要怎么相信我那时候是真的喜欢他呢,连我自己都不信……”

“如果再来一次的话呢?”

“没有如果了,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他笑了笑,露出嘴角的虎牙,“一走这么多年音讯全无,一定是已经不想见到我了。虽然我很想再见他最后一次。”


黄少天走出了这个神神秘秘的房间,摘掉面具,心想王杰希介绍的鬼地方比起许愿屋更像是一个告解室。

虽然他说完了,感觉是轻松了一点,但,不会掏钱的。

对方也没打算强迫他,给了他一个鼓鼓囊囊的小锦囊,说能帮他实现心愿,要他贴身放着,等实现愿望了再来还愿也不迟。

外面阳光刺眼,他用手遮了一下阳光,心想,当然会实现了。

他会见到喻文州的。

请柬都发了,喻文州会来的吧。


他总记得喻文州离开时在机场平静的眼神,一切尘埃落定,平淡的不值一提。

阳光确实太刺眼了,黄少天眼角酸涩地想。


分别并不痛苦,真正痛苦的在于黄少天后知后觉意识到他的人生中将再也没有喻文州这个人存在了。

他们做了十几年的朋友,十几年的队友,和三个月的恋人。

这是完全不对等的时间,他们本来就更习惯于做队友,然而黄少天却不止一次在已经彻底失去了喻文州的消息后,反复回想起那三个月的时光。


喻文州毫无疑问是个完美的恋人。

在交往之初,他温柔体贴无可挑剔,甚至让黄少天都觉得有些无所适从——就算他妈这辈子都没这么迁就过他,他认真听完了黄少天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给予答复;因为他一时兴起,大半夜陪黄少天出去吃夜宵;陪他去电玩城打电动——尽管那和喻文州的气场格格不入;对黄少天所有的要求照单全收。

感冒发烧那次,喻文州一大早替他请了假,自己也请了假,烧水喂药降温,照顾他一直到退烧,全程守在他身边,黄少天烧的晕晕乎乎还能感觉到喻文州温凉的手不时抚摸着他的额头说:“睡吧,少天。有我在呢。”

他觉得安心极了,这辈子从来没有病得这么幸福过。

恋人是种比队友更加亲密的关系,他可以无所顾忌的骚扰喻文州,随时随地给他发消息,想到什么都跟他说,他喜欢看喻文州被他逗得捧腹的样子,期待着第二天的到来,只是看到喻文州就觉得很开心。


如果他天生就是弯的就好了。

黄少天不止一次想过,那他就不会在喻文州想要亲吻他的时候,下意识地躲开,这是种本能。

偏偏他们又朝夕相对,日夜相处都在一起,有无数可以亲密接触的机会,喻文州没有强迫过他,但黄少天能感觉到喻文州的热情在一点点消退。

他主动提出了接吻,但喻文州最终没能亲下来。

黄少天始终记得喻文州那时候的表情,和之后的无数次一样,有淡淡的无奈也有淡淡的失望。


其实开心的记忆居多,但回想起来,觉得开心的,只有黄少天一个人吧。

他们分手了以后,黄少天重感冒过一次,请了假在房间里咳到嗓子冒烟,大脑昏沉,喻文州给他送完药,问他要不要去医院,黄少天摇了摇头,喻文州跟他说完好好休息,就走了。

已失去确然是,不一样的。


但那时候喻文州至少还在距离最近的,他能见到的地方,送喻文州上了飞机后的三个月里,他不止一次忘记喻文州的手机号已经是个空号了,刷着他已经不怎么更新的微博,却不敢给他发消息。

黄少天试图忘记喻文州,他以为自己只要投入到热恋里应该很快就能忘记了吧。

像应付任务一样,他交了一个女朋友,女孩子远没有喻文州那么强烈的存在感,黄少天还一度想过,啊,自己果然是更喜欢女孩子一点,但事实上恋爱谈得很不投入,他不会开心、难过、患得患失,也不会期待下次见面,单纯是因为适合,他是个男性,而对方是个女性,条件也般配,对方是他喜欢的类型,很合适。

有好几次约会到了恰当的时候,他试着配合亲吻对方,一点都不困难他完全可以做得到,可是总在半途想到喻文州的脸。

他其实并不会因为合适而爱上一个人。

最终和平分手。

黄少天还是在想喻文州,想念成了一种折磨。


新年夜的时候,他给喻文州发了一条QQ消息说“队长新年快乐啊”,半个月之后收到喻文州的回复,说“谢谢少天”。

隔了一段时间,黄少天做梦梦到喻文州回国了,带着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说是他的男友,喻文州一直在笑,温柔体贴地照顾对方,像当年对他一样,醒来以后,心如刀绞。

去找郑轩喝酒,烂醉如泥。

清醒过来,黄少天头疼欲裂地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想,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喻文州呢。

他明明喜欢他喜欢的要命。


黄少天去下了好几部之前看一眼都觉得恶心的视频,想知道到底自己深深恐惧的是什么东西,强迫自己去看,一开始是真的恶心到反胃——完全不能理解,心理上极度排斥,每一秒都觉得是在上刑,但还是咬牙看了下去,后来吐着吐着就真的习惯了,也不过如此。

他想象着和喻文州做这种事情,自己被喻文州……糟糕极了,但不是完全不能接受。

然后他意识到,不管是假设,还是现在的作为,都完全是无用功。

已经太迟了。


上个月,黄少天应付家里人去相亲,谁都没看对眼却莫名其妙聊到一起去了,后来发现是因为同病相怜。

姑娘哭着跟他说她还想着初恋,怎么都忘不了他,可惜早已经不联系了好想再见他一面,黄少天一边安慰她一边想妈蛋我也这么想。

哪怕,只是再见喻文州最后一面也好。

于是两个人一合计,随便定了间酒店,就把请柬发了过去。

姑娘还傻愣愣看着他说:“我是打算单身一辈子,办个婚礼就当给家里人交代了,你没关系吗……”


最初他以为要到婚礼当天才能见到喻文州,然而没想到他提前回来了。

喻文州没怎么变,清瘦了一点,长身玉立站在那里,目光疏淡,笑容温和态度自然,黄少天有很多问题想问,有很多话想说,但都不合适。他只是寒暄,然后客气地握住了喻文州的手,想从他脸上读出多余的情绪。

非常困难。

当喻文州不想让人看出他的真实心情时,黄少天就真的什么也看不出来了。


这是件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事情,他们甚至不能表现出过多的情绪,黄少天怕自己喝多说错话,一口也不敢多喝,喻文州倒是一杯接着一杯,把酒当水,只是视线平平淡淡,并不在他身上多做停留。

临别时他们把喻文州交给了他,喻文州客气地跟他进车库,笑着说:“麻烦少天了。”

也许真的喝多了,喻文州看起来不太舒服,但他表现的太平静,黄少天无法自作多情的以为喻文州是因为他快要结婚这件事而觉得伤心。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除了再见最后一面,的确是没有任何可能了。

喻文州跟他说新婚快乐,黄少天开着车,觉得车厢里的气氛压抑到了极致。


等喻文州上楼后,黄少天趴在自己的车里,什么想法都没有,只是觉得难过。

难过的,心脏都在抽疼。

他攥紧了心口的布料,不知何时碰到他塞在上衣口袋里的锦囊,黄少天捏了一下,之后茫然地发现自己置身在了喧嚣的场馆里。


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喻文州一次又一次的返回到过去的某个时刻,改变,然后失望,最终到放弃。

他听见喻文州站在航站楼里,平静地对他说:“因为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为了让他解脱。

强颜欢笑故作轻松的合影,静静看着喻文州走向边检通道的背影,黄少天咬紧牙关,没有让打转的眼泪夺眶。


怎么可能解脱呢?

就算只交往三个月都不得安宁,时间越长只会越发放不下。


于是,在包厢里的时候,被酒精催发,他的情绪彻底地,不受控制地爆发了出来,他以为这是假的喻文州,以为这只是在做梦,那些早已经无法对喻文州说出口的话得以宣泄,他打着嗝哭得停不下来,然后终于再一次听见了喻文州的表白——

“我爱你。”

温柔地替他抹去泪水,哄他说“别哭了”,像他们最开始交往一样,温柔的毫无原则。

这个场景下的黄少天只当是做了个美梦,而他清楚的知道,这是真的喻文州,他从六赛季的记忆里一路过来,早应该彻底死心了,对他说过“我已经不喜欢你了”的喻文州。

然而知道喻文州还在爱他这件事,甚至比得知喻文州已经不爱他了更让黄少天更痛苦。

他攥紧了心口,想要缓解那股悲伤,黄少天几乎要忘了自己胸口还有一块锦囊,等捏完,他意识到,自己又回到了车里,甚至还没有熄火,仿佛只是做了一场黄粱梦,屏幕上的时间显示才不过过去了几分钟,唯一真实的,只有脸上温热的还在流淌着的眼泪。


黄少天发着呆,被人拉开了车门。

喻文州对他说:“你要不要,上来坐坐?”


黄少天抹了把眼睛,从车里钻出来跟他上楼,因为视线朦胧进门的时候还绊了一下,喻文州伸手扶了他一把,不过瞬息又收回了手——很顾忌和他的肢体接触。

这是他们最初以及最后的隔阂。

黄少天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喻文州的手,喻文州静静看着他。

“队长,刚才不是我一个人的梦吧。”他小心地试探着问,“真的是你吧……不然你不会突然下来的……”

喻文州定定看着他说:“少天,你快结婚了。”

“你先回答我!”黄少天语速很快。

喻文州顿了顿说:“最后说爱你是哄你的,下来找你是因为觉得我们有一些往事需要说清楚,否则对那个要和你结婚的姑娘不公平。”


“可那是假的!没有什么未婚妻,都他妈是假的。”黄少天的语速更快,“不然你不奇怪为什么一整场所有人都不知道我未婚妻什么样子,就连阿轩都不知道。他们抢我手机看照片,我死活都不给,是因为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未婚妻的照片啊。”

喻文州愣了一下。

“就算是哄我的也没关系,队长,你现在有喜欢的人吗?如果没有的话……”

黄少天鼓足了勇气,把喻文州扑倒在沙发上,分开双腿坐着:“再考虑一下我吧。”

喻文州直视着黄少天。

漆黑的瞳眸直直地望进黄少天的眼底。

他依然在发抖,身体害怕的厉害,却没有一丝退缩的意思,他凑过去亲吻喻文州的唇角,被喻文州按住了肩膀。

“少天。”喻文州叹了口气:“从我身上下来吧。”

黄少天呆住,刚才才变干一点的泪腺又再度变得酸涩。

“喻文州,我爱你。”

“喻文州,我爱你。”

“喻文州,我真的爱你。”

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打湿了喻文州的衬衫,这一刻他其实并不只是想说给喻文州听,经年的想念,冷淡的关系,和始终无法走出的感情,都需要一个宣泄的出口。

喻文州信也好,不信也好,他只是想要把它说出来。

颤抖的手指攥紧了喻文州的领口,黄少天终于忍不住道:“如果我不说结婚,你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喻文州动手想帮他擦眼泪,最终又叹了口气,吻上了黄少天的眼睛。

濡湿的睫毛一片温热,黄少天惊讶地抬起头,吻轻柔地滑下来,落到了他的唇上,仿佛一片羽毛,透着十二万分的珍惜。

黄少天闭上眼睛微微张开了嘴,想着无论如何这次绝对要吻下去,却发现喻文州轻轻地退开了。


他温柔地摸了一下黄少天的头说:“我知道了。少天,我相信你是真的爱我。”这真的是个很艰难的决定,“我也不是非要和你上床不可。对我来说,你爱我是最重要的部分。”

黄少天在呆滞了三秒钟后,说:“不,我可以的,我们试试看……”说着,他追过去,吻住了喻文州的唇,他莫名觉得害怕,他必须要让喻文州相信真的已经有什么不一样了,他主动把舌头伸了进去,这次喻文州总算没跟他客气了。

也许是因为在分别的这些年做过太多次的想象,提高了心理阈值,喻文州热烈的吻并没有让他觉得太过难受,反而有点意乱qing迷。

唇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喘得厉害。


黄少天抵着喻文州的额头,说出了那句他脑内过很多次的话:“我们做吧。”

谁知道喻文州却冷静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以为那和接吻一样简单吗?你知道和男人上床要做什么吗?你不可能接受的。”

“我知道,我真的知道。”黄少天的脸红了一下,“不就是……cha进来吗?我看过的……”

喻文州惊讶:“你……不是说恶心?”

“是……挺恶心的,不过……是你的话我觉得可以,真的可以。”

说话间,黄少天随手扯开了自己的衬衣领口,抖着手去解喻文州的皮带,发现那里已经有了反应,手停顿了一下,但没有退却。

他已经不想再冒着失去他的风险,也不想再让他失望了。

喻文州抓住他的手,咬牙切齿道:“你是不是真的以为我是个圣人?你知不知道我在大脑里把你qiang奸过多少次了?”

黄少天定定看着他说:“那就qiang奸我吧。”


TBC

 
评论(372)
热度(2713)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