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完结)已经终结

12345678910

一个尾声。

我尽力甜了_(:3 」∠ )_



11、


喻文州的眼神疲惫,疏疏淡淡,失去温度,对他道一句珍重,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黄少天惊醒后睁开眼,入目的却是喻文州温和的眉目,不知道看了他多久,眼角弯出弧度,有极其温柔的笑意,温柔到那一刻他心脏狂跳,被狠狠揪紧,几乎无法承受。

就算是梦里,喻文州也再没有用这样的视线看过他。

那是他本以为彻底失去的东西。


下一刻,喻文州轻柔地亲吻他的鼻尖,把他拥进了怀里,肌肤紧贴着,稍微让人有一点不适,可黄少天已经无法分辨,被喻文州紧拥的感觉太好,他那么珍惜地抱着他,仿佛还是黄少天刚答应喻文州的那天,仿佛他们这么多年从未错失过,仿佛这个世界再没有第三个人,带着鲜明的失而复得感。

然而失而复得的又何止喻文州一个人。

黄少天轻轻地呼吸,怕这仍是个梦境,怕清醒后仍在那个冰冷的世界,直至喻文州收紧的手臂牵动他的腰臀,微妙的酸痛让黄少天意识到昨晚发生了什么,脸一阵红一阵白,不由觉得羞耻,还有一分不可思议。

落进喻文州眼里难免会有些其他意思,他稍稍松开手,轻声问:“还疼吗?”

实际上喻文州做得相当克制。

黄少天红着脸摇了摇头,距离这么近他有点尴尬,不敢看喻文州的脸。

听见喻文州轻声叹息,黄少天猛然抬起头,说:“我没后悔!”

喻文州一愣,笑了,用手指拨弄他凌乱的刘海,说:“后不后悔,我都不会放开你了,少天。”


等从床上起来,黄少天看着手机后知后觉意识到距离他们重逢才过去不到二十四个小时,却因为那场虚幻的梦境,仿佛过去了不止多少个时日。

微信里还有郑轩昨天给他发的消息,说喻文州刚到G市。

事实上他们这么不管不顾地搅在一起才有一堆烂摊子需要收拾,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他们曾经交往过并且已经分手,也没人知道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们居然离奇地上了床。

然而黄少天此时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担忧,因为喻文州就在他身边,笑着跟他说:“我们去吃早饭吧。”

他欣然扣好袖子上的纽扣,也笑着说:“好啊好啊好啊我肚子也饿了我现在好想吃水晶虾饺啊,还有……”


原本定好的婚期就在几天后,十分匆忙,跟喻文州和盘托出以后,黄少天是想干脆直接取消算了,反倒是喻文州表示既然都订了就不要浪费,也可以顺便帮那位姑娘一个忙。

不得不说,喻文州的效率真是高的惊人,全部准备妥当之后竟然还能抽出半天余裕时间,往外地飞个往返,把那枚他在梦境中购买的戒指买了回来。

所幸那是个经典款,到现在还有售,黄宝石熠熠生辉,从不曾黯淡。


长辈安排在另一场,宾客全部交代过,连牧师都打好招呼,唯独瞒着当事人。

当天是个好天气,户外空气清新,喻文州亲手帮黄少天系好领带,送他去参加婚礼,姑娘穿着婚纱在后台紧张不安:“他……他万一要是已经不喜欢我了怎么办?”

“你不是已经问过了嘛他现在单身,要是实在不行你就自己冲下去拉着他跑啊!”

“啊……这样也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的!”黄少天信心满满,“你看我们连同性恋的问题都解决了,你们异性恋还有什么搞不定的!”


半小时后,在宾客们善意的怂恿下,事情发展的比想象中还要顺利。

那位初恋先生似乎也旧情难忘,情难自持外加新郎本人主动的鼓励与刺激,在掌声中他拉起新娘,二话不说就往外跑。

宾客席上,喻文州不紧不慢地站起来,黄少天跟着打了个响指,教堂里的大屏幕立刻投射出一张模糊的照片,随后是沉稳的男声:“黄少天与喻文州相识在蓝雨训练营……”


这几天的筹备除了布置婚礼现场,其余时间主要都花在这支VCR上了,他们柜出的相当迅雷不及掩耳,没什么预警,在黄少天新家直接宣布,所有队友统统瞠目结舌,目瞪口呆。

“真的假的啊?”

“……愚人节吗今天?”

“黄少你婚不结了吗!还是说……根本是假的?”

“那什么……既然你们都……队长为什么还要出国啊?”

“这事说来话长,你们要听我从头讲起吗?”黄少天毫不吝惜口舌,说话的时候他正从橱柜里翻出围裙熟练地系在腰上。

其实他真的学了怎么做白切鸡,虽然看教程的时候已经并不期待有一天能做给喻文州吃了。

没想到柳暗花明,还能再有机会,黄少天切完葱姜在锅里烫鸡肉,同时滔滔不绝地开始从六赛季说起。


喻文州就坐在边上举着摄像机微笑看他,原本还考虑请保洁打扫房间,反正已经这样了,喻文州干脆提着行李箱住到黄少天家去了。

客厅一面墙上凌乱地摆满了文字泡造型的相框,光看这面照片墙瞬间就能想起黄少天本人,家具的颜色并不统一,是非常跳跃的撞色,但看起来意外很协调,既时尚又有趣。

开放式厨房有一半看起来完全像酒吧吧台,灯光色调不说,还摆了台点唱机。

当初黄少天站在喻文州家空旷的房子里边思考边说:“要是我的话,我一定在这边搞一整面照片墙,全放我们的照片,啊还有蓝雨的,总之大家的照片都放在这里……我还想弄个类似酒吧吧台那种的地方,这样大家来玩就方便了啊……”

可惜最后没来得及实现,分手后喻文州把装修全部交给了设计师,不愿意再去费心力。

如今黄少天完成了自己的构想,某种程度来说其实没差。


吃着黄少天亲手做的白切鸡,一群人吃人嘴软对着摄像头拼命说好话,连早生贵子都说出来了,嬉闹声中依稀还是当年那个蓝雨。

长达半个小时的VCR播放完毕,在牧师的祝福声中,喻文州把那枚戒指缓缓套到了黄少天的手指上。

他还记得梦境里的绝望,从买下到带着它参加黄少天的婚礼,再到亲手放到黄少天面前跟他说帮我丢掉吧,终究他们修正了那个世界,没有让错误延续下去。

就算有一千条通往悲剧的道路,他们也一定会喜剧收尾。

戒指一分一毫推进,刚刚好卡进指根。

毕竟他们是相爱的。

喻文州笑着握住了黄少天的手。


爱是一座围城。

兜兜转转,他和黄少天终究都没能走出来。

可惜心甘情愿。


关于锦囊的事情黄少天也一并跟喻文州说了,婚礼后没多久,两个人就一起去还了愿,金额高得黄少天大骂奸商,但还是乖乖付了钱。

同居之后的半个月里,似乎为了找补之前这些年失去的时光,两个人腻歪的不得了,吃饭在一起,玩电脑在一起,就连出门取个快递都舍不得分开,但还是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各自睡在自己的房间里,除了接吻没有更多亲密的举动。

黄少天这时候没法再心安理得下去了,还看不出喻文州是为了他忍耐着就太傻了。

傍晚出去的时候,黄少天特地带着喻文州从便利店绕了一圈,强装淡定地买了两盒套,不敢看喻文州是什么表情。

“少天。”

“啊?”

喻文州笑了笑,说:“你买的,是我们用的么?”

这么明知故问的问题他到底为什么还要问啊!

黄少天不自觉地红了脸,点头。


晚上洗完澡,黄少天做了很多心理建设,跑到喻文州的房间里,就真的用了,两盒。

老实说,有些事情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远没有那么困难了,头一回他还是光靠着不想失去喻文州的一腔热血,整个过程中不乏他的自我强迫和勉强——当然没有这些是不行的,他必须要去克服,他又不是真的有什么生理上的疾病不能接受,然而这一次黄少天惊讶地发现好像比第一次还要不那么排斥。

和喻文州肌肤相亲并不是那么糟糕的体验,至少他有爽到——喻文州也有爽到。

他们之后还尝试了一些其他东西,基本都在黄少天的理智边缘挣扎,他脆弱的防线也在一步步随着本垒打的突破而后退,倒是被喻文州从里到外吃了个干净。


一段时间之后,黄少天已经快记不得自己当初到底是为什么排斥和喻文州接吻了,他们现在随时随地都可以亲。

黄少天不由得生出怨念,跟喻文州说:“早知道当初你还不如直接推了我算了。”

喻文州在他脸上亲了亲,说:“那是不行的,如果不是你心甘情愿,是没有意义的。”

他很确定,如果那时候真的强取豪夺了,结果只会更加惨烈,他们会走向另一条悲剧,现在如果不是黄少天敞开心扉地接受他,也不会这么顺利。

一切都在朝着好的地方发展,这在几个月前都是他们不敢想象的。


我们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后悔没有紧紧抓住。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挽回。


喻文州不会告诉黄少天自己在国外给他写过多少封没有寄出去的信,在醉酒的夜晚有多少次想他想到彻夜难眠,就像黄少天也不会告诉他在失去喻文州的那些日子里给他打过多少个无法接通的电话,做了多少注定没有意义的努力。

至少他们现在是幸运的。

喻文州又亲了亲黄少天的嘴唇,说:“我很高兴你没有放弃。”

没有放弃在最后挣扎着向他表白,没有放弃孤注一掷的献身。

黄少天环住喻文州的颈脖,嘟囔道:“这话应该我来说才对……”接着用力吻住喻文州。

没有放弃到最后还在爱着他。


“队长。”

“……嗯?”

黄少天抱着喻文州:“我还是觉得好遗憾啊,我们错过了好多好多的时间和机会……”

听着他的碎碎念,喻文州温声开口,声音浸透了温柔的味道:“没关系,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慢慢去弥补。”


这一次,一定会是最好的结局。




fin.








下次再写连载绝对不这么苦大仇深了。

写《自你以后》的时候我以为这是篇酸爽的文,写《尚未终结》的时候我以为这是篇越来越甜的文,结果……以及这个paro真的是很危险,连载过程中我脑了好几个剧情转折都因为太狗血放弃了。

最后,本来准备了大概几百字对这篇文的感想,不过末了觉得多说多错,还是算了。

不论什么状况,我都相信他们能突破万千险阻,去赢得属于他们的幸福。

爱是最重要的部分XD


推一下这首标题来源的歌:It's Not Over

 
评论(180)
热度(3551)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