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1)我们在一起

还个点文的债XD

娱乐圈,或者说综艺节目paro比较合适。

ABO背景板设定,总体来说是个巨型甜饼。




1、


“所以为什么是喻文州?”黄少天怒道。

经纪人也觉得有些强人所难, 但已经敲定了人选,难道要和黄少天直说,就是因为观众想看吗?

他安慰道:“冷静一点,你看周泽楷和江波涛不是录了七期就结束了吗,一周一期忍一忍两个月很快的。”

“但我一期都不想跟他录啊!还要秀恩爱!这都什么鬼!”

经纪人擦着额头上的汗说:“冷静冷静,你们应该不需要那样……咳咳咳……观众们看你们互怼应该也挺开心的咳咳咳……”


他们说的节目是RY电视台最近推出的真人秀节目《我们在一起》,从各大公司的艺人中挑选出群众喜闻乐见或者适合炒作的Alpha与Omega艺人,进行假装情侣的节目录制。

到目前为止已经录了四对艺人,有长有短,观众反馈都很不错,对艺人的人气提升也相当明显。

新一期RY电视台弄了个投票,不知道出于什么恶趣味,关系极度恶劣的喻文州和黄少天高票挂在“最想看到的情侣档”排行上,体现了广大人民群众对于搞事情的不懈追求。

此事一出,两家粉丝又掐成一团,互相推锅指责对方。

不过这并不影响蓝雨内部开会拍板决定,行程已经定下来了,容不得黄少天不去。


坐在保姆车上翻着台本和流程表,想到马上要和喻文州假装情侣,黄少天依然心情不佳,心里默默问候了一遍喻文州全家。

虽然同个公司,但他和喻文州的恶劣关系要从尚未出道开始说起。

蓝雨是唱片公司起家,毫无疑问最重视歌喉。

黄少天是蓝雨一哥摇滚天王魏琛亲自挖掘的——当时十四岁的黄少天就在街心公园抱着把吉他自弹自唱,嗓音清脆毫不怯场,虽然仍显得青涩但感染力极强,一个小时不到就让那里里三层外三层的聚满了人——魏琛把他挖出来的时候相当得意,拍着黄少天的肩膀跟老板说“这小子以后绝对就是蓝雨的支柱了,百分百会红,我敢打包票”。

很快黄少天就在训练营里接受了最好的培训,最一流的老师教他发音、演唱、舞蹈等等,致力于把黄少天打造成未来的天王巨星,他自己也不负众望没日没夜训练。


然而喻文州五音不全,当年都不知道怎么被选进来的,光长得好看有屁用啊,摆在那里当花瓶吗?

黄少天不喜欢没实力的人,还一度觉得喻文州是靠走后门,对他的态度自然好不起来。

训练营里眼不瞎都能看出黄少天的特殊地位,他看不爽喻文州,叫他“吊车尾”,不需要黄少天做什么,捧高踩低的事情自然会有人做,这也成了日后喻文州粉丝每每回忆起都把喻文州心疼成一朵小白花的理论依据,抓着黄少天黑到体无完肤。

事实上,他又不是真的霸凌,训练营里有人故意刁难喻文州,黄少天意外看到的时候还出声制止过,拽得不可一世的喻文州冷冷淡淡看了他一眼,就差没在脸上写“你们好好表演我就不配合演出了”,显然当做黄少天自导自演,黄少天狮子座脾气也不屑于去解释,梁子越结越大。


谁能想到原本完全不被看好,甚至都怀疑能不能出道的喻文州在十八岁分化成Alpha之后,突然人生像是转了个弯似的,在蓝雨原本弱势的影视剧这条路上开辟出了新战场,被名导相中,毫无背景以新人之姿一举拿了好几个电影奖,震惊圈内。

黄少天倒是按部就班的被蓝雨砸资源轮番轰炸着出道,那一整个夏天街头巷尾都是黄少天的歌,重金请国际音乐人做的主打歌,中毒性副歌部分堪称洗脑循环,搭配黄少天那一把唱R&B的好嗓子,俘获了万千迷妹,横空出世,一夜爆红,坐稳了乐坛小天王头把交椅。

本来井水不犯河水,不知道谁把他们在训练营那点仇怨扒出来,很快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有仇了。

其实原本也没有什么仇深似海不共戴天,就是彼此看不顺眼,但现在说什么也都晚了。


“黄少,到了。”助理小声说,替他拉开车门。

黄少天合上台本戴好墨镜从车上下来,好巧不巧对面也一辆保姆车刚停下,他的死对头喻文州也到了。

下车前他抑制剂喷雾喷了整整一罐,管他喻文州吹什么华南第一A,保证对他一点用都没有。

“黄少,冷静,一定要冷静。”助理苦着脸重复经纪人的嘱托,“你就把喻文州当颗白菜,过程就权当演戏,就算看他再不爽,也千万、千万不要动手!”

“我当然知道。”黄少天嚼着口香糖,远远看了一眼黑色风衣的喻文州,眼神不善,“你这是在怀疑我的业务水平吗?”

区区喻文州而已!

不就是装个情侣吗!


化完妆,黄少天手里拿着任务卡呆在演播厅顶楼吹冷风,漂亮的主持人小姐姐热情地跟他说:“黄少你不要急,你的Alpha正在跨越千山万水来寻找你呢。”

“呵呵。”黄少天挂着营业性笑容说,“那他还真的是辛苦了啊!”

按照台本他此时此刻应该像个娇羞紧张的Omega一样期待着他的Alpha。

妈的,他期待个屁啊,他真希望喻文州就在半路折戟,干脆不要来了!

“不知道黄少你对自己的Alpha有什么期待呢?”

台本这里写着自由发挥。

黄少天继续呵呵一笑,说:“至少高大威猛吧,一米八以下肯定不行。哦对了,我最讨厌那种一天到晚笑眯眯的人了,Alpha还是性格严肃一点比较可靠,还有我脾气比较急,很受不了那种慢慢吞吞的人……”

主持人小姐姐脸上的笑容都快挂不住了,赶快换话题。


大概半小时后,有工作人员上来说,喻文州来了,各单位注意,黄少天做好准备。

台本上此时写着,他要装作毫不知情,看到喻文州表达出恰如其分的惊讶。

汉语真是博大精深,黄少天抽着嘴角想,什么才叫恰如其分,他和喻文州见面最常见的方式不一样是,他嘲讽地看喻文州一眼,喻文州笑眯眯看他一眼,然后彼此都把对方当空气吗?

黄少天站在顶楼,握着粉红色的任务卡,摄制组不知道从哪搬了棵樱花树上来,纷纷扬扬花瓣落在他周身,各个机位多角度拍摄。

门被推开了。

在这一秒黄少天承认自己是真的紧张。

下一刻,喻文州那张欠揍的脸就出现在他面前了。

“对不起。”喻文州微笑着说,声线温柔如春风,“我来迟了。”然后瞳孔收缩,脸上的笑容僵住,三分尴尬六分愕然还有一分的欲语还休。

我靠喻文州这个演技真不错啊!该说不愧是影帝吗!

黄少天呆了一秒。


“卡!”导演说,“黄少你这个表情不行啊,和你的人设不符。”

“什么人设?”黄少天转头。

导演露出一个狰狞的表情:“就是恨不得把喻总扒皮抽筋但还要忍耐的那种,毕竟你们这期录的是怨偶嘛。”

“哈?”

喻文州好整以暇地收敛了表情,似乎早已经知道,还对他笑了笑,说:“不会我可以教你。”

“不好意思,用不着。”

喻文州轻笑一声,说:“哦,那我很期待。”脸上是喻文州招牌式的风轻云淡笑容,放到黄少天眼里就是——这个人不装逼会死吗!?

他把腿一拍:“怨偶是吧,行,我了解了!”


重新再来一卡,喻文州的表情分毫不差,黄少天立刻大叫出声:“我靠!怎么是你!喂,我可以不录了吗!”

后期大概会P个放送事故上去。

“恐怕不行。”喻文州表情也淡淡,“还是说少天连和我单独相处都不敢?”

黄少天瞬间觉得牙酸。

“呵呵,我会怕你一个吊车尾?”黄少天已经能想象出节目组会有多开心了,出道这么久他其实还没有公开叫过喻文州这个称呼。

“那就好,毕竟……”喻文州冷冷静静地说,“从我们见面的这一刻起,我就已经是你男朋友了。”


随后他们在顶楼的樱花树下共进了烛光晚餐,垃圾节目组在黄少天的那份套餐里放了巨多秋葵,和一整份的白切鸡,喻文州的套餐里全都是他不爱吃的。

换而言之,他们必须要像一对甜甜蜜蜜的小情侣一样交换食物,还禁止他们直接交换套餐。

然而既然是怨偶,互相解决不喜欢的食物是不存在的!

黄少天一边被喻文州微笑着喂给秋葵,一边皮笑肉不笑的给他喂菜,两个人都很痛苦,简直两败俱伤,唯一开心的只有节目组。

吃完黄少天就跑洗手间吐去了,顺便补了几发抑制剂喷雾,用冷水洗脸,一抬头看见镜子里映出了那张讨人厌的脸,喻文州也进来漱了个口,黄少天想出去被他叫住。

黄少天根本已经忍了很久:“靠谁准你叫我少天的!”

“我是你男朋友。”

“节目限定!”黄少天强调,“姓喻的,我先跟你约法三章,离了摄像头我们就当不认识,不许乱放Alpha信息素,还有……你让我想想。”

喻文州走过来,小声说:“我答应你。”接着把黄少天压在门上就是一个姿势标准的壁咚。

黄少天瞪着他,摸不准喻文州到底什么意思,以往他们嘴炮完都是以互相无视收尾的,不过刚喷完抑制剂他无所畏惧,喻文州微微俯身,吐息暧昧,刻意压低声线,只有两人能听见:“那边有个摄像头,配合一下。”

节目组想看什么,无非是他们互怼。

很快会意,黄少天顺势揪住喻文州衬衫领口一边,充满挑衅地说:“别以为Alpha就有什么了不起的,我跟你说……”

后背突然有一股力气把他向前顶,黄少天猛地往前贴,嘴唇擦着喻文州的嘴唇印过去,两个人都一呆。

“啊,对不起,不好意思。”

来人重新把门关上。


哪有这种巧合。

节目组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黄少天摔门而出。


第一期节目录制结束,黄少天觉得身心俱疲。

在酒店里黄少天疯狂刷牙,经纪人不由瞪大了眼睛道:“光听说你们亲了,难道还是舌.吻?进展太快了吧!”

“滚滚滚!没有的事!”黄少天吐出一口白沫,觉得嘴里还是一股喻味,“别跟我提他!”

“开心点嘛。”经纪人翻着网络热议对他说:“还没播关注度就已经超高了,大家都很期待你们擦出激情的火花呢。”

黄少天冷漠脸:“呵呵。”



TBC

 
评论(201)
热度(4274)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