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13)我们在一起

123456789101112

今天的更新是甜甜的。


13、


黄少天简直要吓裂了!

我靠喻文州真的发现了吗!

他腾地一下站起来,倒把喻文州吓了一愣,黄少天抬起手说:“你们谁还要吃苹果?”看起来刻意极了。

不过谁都看得出来黄少天现在心情不佳,没人去触这个霉头,包括他的两个探头探脑的小助理,大家纷纷表示不用了不饿,黄少天只好又坐回去,自己啃了起来。

真的太刻意了。

喻文州又不傻,自然能看出黄少天在逃避他的问题。

为什么逃避,除非他不愿意让自己知道答案,为什么不愿意让他知道答案……某种程度上这其实相当于另一个答案了。


喻文州没继续追问下去让黄少天松了口气,不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喻文州看着他的眼神多了几分审视的意味。

黄少天假装没看到。

哇靠这个人想干什么!

他不会看出我喜欢他,所以想要玩弄我的感情吧!

想都不要想!

莫名其妙对喻文州动了心他已经很悲痛了!再被他的对头看出来还要不要活了?


休息了一会,节目还要继续。

喻文州一开始录制就迅速进入状态,黄少天生无可恋地继续被他撩,心想喻文州这个演技影帝真的没拿错。

他能不能控制一下自己,难道撩他这么好玩吗!?

可喻文州显然就是这么觉得的。

无时无刻。

无时无刻他只要一抬起头就能看见喻文州温柔缱绻的笑容。

他还柔声问他:“少天,这几天有没有想我?”

“……”黄少天尴尬,这种情况下他又不能说不想,说想又觉得有哪里不甘心。

然而喻文州已经继续说了起来:“我受伤的时候还在想明天估计不能来录了,就见不到你了……”他轻轻笑了,“回过神来,才发现我这么想你。”

“啊,是吗……”黄少天假装害羞实则尴尬地低下头。

“所以刚才才会想抱你,希望没有吓到你。”

“没有啊,我……”

黄少天实在招架不住,随手打开电视,老天像是要跟他作对似的,荧幕里是黄少天上另一个综艺节目做嘉宾表演时的场面。他穿着皮靴皮裤,身上各种银质饰品被折射出耀眼的光,还戴着露指的皮手套,染成浅金的头发招摇到不行,单边的耳钉熠熠生辉,这段solo舞蹈他练的时候是觉得很帅,动作也做得到位又标准,边唱边跳气息丝毫不乱,但此时此刻看着自己只觉得满是羞耻。

摄像机追了过来,再想换台已经来不及了。

转过头时,喻文州正在很专注地看着,嘴角还扬起了一点若有似无的微笑,仿佛在嘲笑他的卖力演出。

黄少天想死。

喻文州的指尖在桌台上轻点,视线转过来说:“其实我一直想亲耳听少天的歌,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荣幸?”

他还想亲眼看喻文州的表演呢,他怎么……哦不对,黄少天突然懊恼,继而那股烦躁感又涌了上来,他现在可不就是在表演。

“你想听什么?”黄少天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别那么生硬。

喻文州笑了笑说:“你最近在录新专辑吧,选你喜欢的随便唱几句就好。”

太体贴了。

都手残了还记得帮他打歌。

黄少天张了张嘴,发现唱不出来,他急中生智,硬着头皮说:“现在人这么多,还是算了吧。等下次有时间,我单独唱给你听。”这话说的黄少天都想给自己鼓掌,鬼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

喻文州看起来有些遗憾,不过还是很温柔地说:“那就下次吧,说好了。”


当天的拍摄总算结束,黄少天的心里一松一紧,滋味难言。

想站起来的时候,黄少天的手机震了一下,他随手掏出来一看,是个明明没备注但他快要背下来的号码发来的消息。

——晚上没人的时候,能不能来找我。喻文州。

黄少天内心数行弹幕剧烈地刷过,反复确认自己没看错内容。

简直匪夷所思,再转过头去,黄少天连看着喻文州的眼神都变了。

他现在还是个病号啊!

至于这么……那什么吗……

外面传喻文州坐怀不乱柳下惠到底误有多大!

喻文州原来是这种人吗!?

他果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吧我说!

而且喻文州明明有他的手机号,还装什么模作什么样的给他号码啊,他就不能自己打过来吗!


黄少天激烈的心理活动无法传达给喻文州,场务还在这时候来问:“黄少你今晚是打算住在哪里,附近我们也定了酒店,不过时间太仓促附近媒体记者来的又很多,一时半刻也订不到什么好房间……院方这边倒是有条件不错的单人VIP套间,呃,因为价格不便宜还有空房……只是和喻总的房间离得有点近就是了,你看你是?”

黄少天冷冷地思考了几秒钟后,小声说:“……那我还是住医院里吧。”

明明是可以正大光明说的事情,却莫名其妙有种偷鸡摸狗般的心虚。


入夜。

喻文州一个人开着台灯坐在病床上看他的剧本,不过心思却难得的不在上面。

他给黄少天发了消息,但并不确定黄少天会来。

白天人多眼杂并不适合长篇大论,有人在场他也怕黄少天会因此恼羞成怒,所以选了这么个夜深人静,只有他们俩个人的时候,希望能和黄少天开诚布公谈一谈。

他是不是其实并不讨厌自己?

或者极端一点说,他是不是其实还挺喜欢自己?

并且觉得是自己一直在装模作样?

带着这样的猜测,再去看黄少天今天的所有表现,就觉得他真的是分外可爱。

他故意把话说得暧昧,黄少天别别扭扭,看起来像是不高兴,却红了耳朵尖。

那种不自然的态度,简直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可爱。

他身上的防备带着某种近乎委屈的特质,看得喻文州只觉得心痒痒的,像有羽毛在挠,但碍于镜头下无法表现出来,要不然喻文州肯定会忍不住亲他。


剧本没看几页,门先被推开了。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裹着不知道哪弄来的围巾,只露出一双大眼睛,鬼鬼祟祟轻手轻脚地进来,忍不住笑了一声。

黄少天立刻紧张地抖了肩膀,随即瞪了他一眼,说:“笑什么笑啊!”

喻文州忍着笑说:“你先把门反锁上吧。”

他怕万一交谈过程中争执起来,引来其他人就尴尬了。

黄少天目光很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黑漆漆的房间和已经拉上的窗帘,还是落了锁。

喻文州跟他解释:“外面可能有狗仔偷拍,所以以防万一……”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用跟我解释……”

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朝他走了过来。

喻文州刚又开口说了句“少天”,就发现黄少天已经脱了鞋,爬到他的床上,虽然这个交谈的距离好像和他想的不太一样,但喻文州还是从善如流地让黄少天钻进被子里,然后黄少天就一屁股坐到他腿上去了,在喻文州略微有些惊讶的目光中利落地把上衣脱了,然后开始脱他的裤子。

喻文州觉得黄少天可能误会了什么。

黄少天口气不善地压低声音说:“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手都残了还在惦记着这档子事!还大晚上约我过来,你知不知道外面这一溜住的都是人啊!万一被听到……”

扒开喻文州的裤子,开始脱自己的。

喻文州忍不住说:“我听说这间医院的隔音效果很好。”

“那你也不能……”黄少天抱怨着,脸颊红得像白天那个苹果,“……我不是只能坐上去……自己……那什么……”

话还没说完,就被喻文州吻上,堵住了嘴巴。

不行了,太可爱了。


TBC

 
评论(384)
热度(3115)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