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上)无所畏惧

喻总生贺文。

原作向,四赛季。

有一大堆作者的私设,真的很多很多私设,前面可能会看得有点不爽吧。



1、


四赛季初。

上赛季刚刚更迭过队长的蓝雨战队,再一次更换了他们的队长以及核心选手,索克萨尔两易其主,落到了一个刚成年的男孩子手里,与他同时出道的还有另一位蓝雨战队强推的新人,黄少天,账号夜雨声烦。

与他们相比,持弹药专家枪淋弹雨的新人郑轩就仿佛没那么显眼了。

在一个赛季同时推出三位新人,其中两位显见将会成为蓝雨新的主力,不论如何都显得非常大胆,这意味着整个蓝雨战队将会大换血,对于自从初代队长魏琛走后整体战绩低迷的蓝雨战队来说,算是非常破釜沉舟、铤而走险的举措了。

蓝雨队粉喜忧参半,谁也不知道这组班底会带着蓝雨走向什么样的未来?

是从此辉煌起飞奔向新的高度——上赛季蓝雨连季后赛都没进;还是就此一蹶不振,沦为三流吊车尾战队?


四赛季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赛季。

雷霆战队的新人肖时钦,霸图战队的新人张新杰,烟雨战队的新人楚云秀,嘉世战队的新人苏沐橙,皇风战队的田森……一个个在未来荣耀赛场上响当当的名字,此时争先恐后冒了出来。

在他们当中,出道即成为队长的喻文州无疑会收获更多的关注。

有微草战队的先例在前,上赛季微草新人兼新任队长王杰希强势至极,魔术师打法变幻莫测,算是给整个联盟都带来一股强势的新风,甚至连新人普遍遭遇的新秀墙都没有为难到他。

喻文州是否也会有这样强势的表现,媒体不由得期待了起来。


因为上赛季表现不佳,首轮蓝雨战队遭遇的就是豪强皇风战队。

惜败。

说惜败算是对蓝雨这一届新人的温柔了,因为事实上他们只在个人赛上拿到了一胜,剩下的比赛包括团队赛,全军覆没。

诚然,这对一个大换血的战队来说,并不算什么意外的战绩,但多少还是令期待的看客觉得失望。

尤其蓝雨的新人队长喻文州甚至没有在单人赛里出场,到了团队赛里的表现也说不上亮眼,甚至不少普通玩家都能看出一点——他反应太慢了,虽然操作精准且几乎没有什么失误,可是太慢了,对于电竞行业来说,反应慢半拍无疑算作死刑,最后被送出战局也是遭遇对方的战斗法师和流氓外加弹药专家近身,被一套近战连击打得堪称狼狈不堪,只在死前抢出了几条指挥。

主办方给出的数据统计里,喻文州的整场平均手速明晃晃写着,一百六。

虽然有上下波动,但最高也没有超过两百。

放到普通玩家中,做个高手绰绰有余,然而在普遍手速不似人类的职业圈里,喻文州这个普通人的手速就实在慢得令人发指了,或者说得残酷一点,他根本不适合职业选手圈。

不知道蓝雨内部的决策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会让这样的人成为蓝雨的队长。

甚至有人恶意猜测这个喻文州不会是蓝雨老板的儿子吧,或者什么玩票的富二代,因为砸了一大笔赞助资金才拿到这个位置,那蓝雨战队恐怕真的要完了。


而与他相反,蓝雨整场比赛最出风头的,也普遍被认为更为像是蓝雨新一代王牌的,是蓝雨另一位新人,黄少天。

单人赛唯一的那一分就是他手里赢来的,他个人赛虽然赢得快,但基本上都被他个人风格更加强烈的垃圾话掩盖,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十八岁的少年这么能说,单人赛活像一场单口相声,整个聊天频道铺满了黄少天的聊天记录。

夜雨声烦:你人呢人呢人呢!哇不会是怕了吧!

夜雨声烦:连我一个刚出道的新人都怕,你能不能行啊,不过要是输在新人手里是不是压力很大?很没面子啊?

夜雨声烦:对了你有没有看见我手上的银武,它叫冰雨哦,我跟你说blabla……

对方选手也没见过这个阵仗,被他的垃圾话弄得心浮气躁,外加面对新人难免会有的轻敌,很快被黄少天偷袭得手,一套连招下来,败得迅速,整个人除了丧还是丧。


不过黄少天真正亮眼的表现还是在团队赛里——当然蓝雨的团队赛也算是被颇多诟病,在当时联盟职业圈里豪门团队赛无一例外都相当强势,不管是嘉世的叶秋,霸图的韩文清,百花的孙哲平,还是微草的王杰希,主攻手一个个华丽强悍无比,气势如虹,蓝雨的团队赛从一开始就摆出了一副防守姿态,队长喻文州的索克萨尔隐在团队最后,和治疗大眼瞪小眼,本以为会守在阵前的黄少天却开着他的夜雨声烦走位飘忽,并没有正面防守的意思,总而言之看着就让人觉得不靠谱。

而真的打起来了以后,也确实不太靠谱。

另一个新人郑轩,弹药专家,同样是辅助职业,正面攻坚的压力全都压在了唯一的重剑选手身上,直接导致了整场团队赛都看得人非常揪心,蓝雨团队全程都在狼狈躲闪,最惨的是本来就手速不快的喻文州在躲避的同时,还要兼顾吟唱和指挥,操作极度捉襟见肘,场馆内已经有不满的蓝雨观众在砸矿泉水瓶了。

就喻文州这个垃圾手速,还要把持着指挥权,他是不是有毛病啊,为什么不交给那个什么……对,那个黄少天。

在荣耀游戏里,指挥这个职务也并不少见,大型团队副本多少也需要一两个指挥方便统一输出,但老实说并不是不可替代,团队指挥有事,副团长顶上也不在少数,在已经对喻文州产生偏见的观众眼里,这就完全是擅权不肯放了。


不过他算是相当能撑,这么狼狈着狼狈着,竟然也撑了半个多小时,仿佛一场拉锯战,索克萨尔的血量一点点下跌,又被治疗拉回来,这期间夜雨声烦时不时对敌方团队进行多方位骚扰。

一场在观众看来能碾压的战斗倒是打得非常慢,甚至中途因为轻敌,皇风的一名落单选手还被黄少天大招直接残血收割走,最后取胜的时候,皇风战队也折掉了三员大将。

但无论如何是输了。

赛后发布会上,皇风的选手在前,看起来都有些疲惫,不过队长吕良没说什么,记者问的也都是常规问题。

胜一个几乎大换血的上赛季弱队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更何况这场比赛他们也打得非常精疲力尽,当然观众看不出来,只有他们私底下嘀咕蓝雨这场团队赛打得太艰难了,蓝雨那个队长的指挥有点棘手,应该一上场就先把他做掉。

而轮到蓝雨的时候,记者明显就兴奋许多。

媒体记者的操守里并没有不许落井下石,反而很多在戳人痛处上相当拿手。


作为排头第一个从选手席走出来的人,喻文州没有像记者们想的那样满脸羞惭,他看起来很平静,甚至有些过分平静了——第一次参加记者发布会的新人多少都会有点紧张,就连当年韩文清也并不例外,可喻文州看起来仿佛已经应付过千八百次这样的场面了,他很平静地拉开椅子入座,后面跟着的黄少天也毫不犹豫拉开座椅。

方世镜已经退役离开,没有任何前辈,两个十八岁的少年就这样直面了即将而来的所有暴风雨。

记者们已经迫不及待,举起长枪短炮,咔嚓声不断,问题却一个比一个尖锐。

“喻文州队长,请问你是故意压制手速,准备在后半程爆发,还是真的就这么慢?”

“喻文州队长,对于这场比赛自己的表现你有什么看法?”

“黄少天副队长在这次比赛中表现的相当出色,请问你对喻文州队长的表现有什么看法?”

“请问,蓝雨战队为什么会选择喻文州当队长?”


就连旁观的工作人员都觉得有些过分,上前拦了拦,同时担心地转头去看坐在正中的少年,他仍然看起来非常冷静,唇畔似乎隐隐还有些笑意——这孩子不会是打击太大傻了吧!

而坐在他边上发色偏浅的少年则在记者们越发过分富含攻击性的话语里皱起了眉头,按捺不住想要去抢话筒,只不过还没碰到话筒,就被喻文州按住了肩膀,他心不甘情不愿地收回手,明亮的双眸中闪着急躁的火光。

其中一个记者非常不怀好意地把手里的话筒递到了黄少天嘴边:“既然喻文州队长不愿意回答我们的问题,那不知道黄少天副队长有什么想说呢?”

几乎同时,记者们纷纷把关注点都转移到黄少天这里,根本不再关注喻文州。

队长的威信,那是什么东西?

就这场的表现,喻文州还能不能继续做蓝雨的队长,都很难说。

荣耀的赛场上,从来都是强者生存。


谁都没关注的喻文州却在此时对黄少天轻轻摇了摇头,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硬是忍住了,把满口的垃圾话憋了回去。

这些炮火都是冲着喻文州来的,喻文州都能忍,他有什么不能忍的。

而且傻子都看得出来,这些不怀好意的记者们在挑拨离间,他们甚至可能以为黄少天的这份怒意是冲着喻文州来的——不论怎么想,都会觉得黄少天绝对会心有不满,否则一个手速和操作都远在喻文州之上的人,为什么就这么甘愿被喻文州压过一头。

等媒体记者终于发现已经问无可问,才悻悻然安静下来等着蓝雨的应对。

喻文州终于握住了话筒。

“感谢各位对于蓝雨和我个人的质疑,也谢谢大家对于蓝雨这一赛季的期待。”

他微笑起来,没有半分怒意,声音沉稳柔和,令方才咄咄逼人的媒体记者都有些赧然。

喻文州还在继续说:“不过赛季才刚刚开始,现在就下结论是不是早了一点呢?关于我是否有资格担任蓝雨队长这件事,希望大家把注意力放在蓝雨今后比赛上。”

最后一句,喻文州仍是轻描淡写开口,却丢下了一枚重磅炸弹。

“如果本赛季结束后,各位还是觉得我没有资格做蓝雨的队长,我会引咎退役,从此离开职业联赛。”

在心怀恶意的人眼里,连一个赛季都嫌长。

然而,对于更多的人来说,喻文州这句拿自己职业生涯作为赌注的狂言,无疑是大胆到了极点,一个手速不到两百的选手拿什么来证明自己的能力?


不论如何,蓝雨队长的这句宣言确实很好的吸引了眼球,简直连标题都给他想好了:

《蓝雨新人队长口出狂言为哪般?》

《没资格做队长,赛季结束就退役,蓝雨明年恐换第四任队长。》

《手速一百的蓝雨队长——到底是大胆的尝试,还是彻底的末路?》

《电竞评论:我奶奶的手速都比喻文州快。》


话筒终于落到了黄少天手里,他已经没那么愤慨,清了清嗓子,冷冷一笑道:“靠刚才是谁给我递话筒的!站出来!是不是你!穿红衣服那个!还是黑衣服那个!想问我怎么看的是不是?我告诉你!你们都等着瞧吧,我们蓝雨才没像你们想的那么简单呢!现在就随便断言,以后会后悔死的知不知道!有多后悔呢,大概就像吃了一整罐黄桃罐头发现已经过期了一样,然后胃痛拉肚子拉了……”

黄少天气都不喘地喷了十来分钟的垃圾话,记者们一个个目瞪口呆,后知后觉才想起来要打断他,匆匆忙忙把话筒递给下一个人,然而直到采访结束,他们的耳边仿佛还萦绕着黄少天经久不衰的垃圾话声。


又深吸了一口气,黄少天转头,看见喻文州对他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

笑什么,都被骂成这样了,黄少天有点气呼呼地想。

他原本是想力挺喻文州的,那群人都懂什么啊!

结果喻文州那个赌注说完,他反而不敢说的太过,怕吹狠了捧杀喻文州,此时此刻发现这家伙倒是完全不担心的样子。

总算等发布会结束,黄少天一下场就忍不住拽着喻文州问:“要是真的……你还真的要下个赛季就退役吗?”

喻文州想了想,说:“可能吧。”

黄少天怒:“喂!”

“开个玩笑,放宽心。”喻文州忍不住笑了:“训练营每回选拔不是都觉得我会被淘汰,但最后我不还是留下来了。”

黄少天被他说服了一点,但还是愤愤,脸都要鼓成包子了:“可是被那样针对,你都不生气的吗?狠狠怼回去啊!”

喻文州敛了几分笑:“这样的针对我遇到的还少么?”

黄少天想起自己当年也是叫过“吊车尾”的一员,脸悄悄红了几分。

“我的手速会有人非议很正常,就算现在不面对,以后也不会少的,不如现在就习惯。”喻文州轻声说完,最终还是笑了笑,“不用为我担心,你不如思考一下待会我们去吃点什么?”

“但是……”

“饿了吗?”

大晚上的还真饿了。

黄少天摸了一下肚子,抬起脸:“好吧,夜宵吃什么?”

十八岁少年喻文州的眸闪了闪:“白斩鸡吧。”

“又是……行吧。”十八岁的少年黄少天豪爽妥协,“你是队长你说了算!”


大名鼎鼎的“剑与诅咒”此时也不过是两个初出茅庐的普通少年。

晓川场馆的通路长长一条,那是他们第一次并肩从那条路走了出来,并且在之后的漫长岁月里还会无数次的并肩同行。


2、


四赛季的职业联盟对战术还没有这么深切的认识,当然不乏一些战术素养非常优秀的选手,例如叶秋,但他个人强势剽悍的打法完全掩盖了他在战术方面的能力,各家战队的打法也主要是先摆好战阵,然后随机应变,少有专门负责战术的选手。

因而对于蓝雨新人的评论,公允一点的也只会说,喻文州的意识和战斗素质相当不错,可惜操作太慢了。

当然,谁都知道,后面这句可惜才是重点。

在当时看来,蓝雨这位队长最大的成就就是一举刷新了联盟职业选手平均手速的下限,换言之,在喻文州之前从来没有手速这么慢的选手进入职业联盟。


电竞之家的某个左姓评论员甚至直接给出了喻文州意识五颗星,操作一颗星的极端评价,喻文州的操作倒也不是真的这么差,但是短板太过明显,无法弥补,救都救不回来。

对于喻文州的狂言,这位评论员直接说蓝雨还是早日在训练营物色新的术士选手吧。

不过他倒是对黄少天给出了相当高的评价,说他战法操作垃圾话都很犀利,假以时日毫无疑问会成为荣耀最顶尖的选手之一,带领蓝雨杀入豪强,但是言谈中不乏一点遗憾的惋惜,如果黄少天的搭档是其他人,可能这个目标会更早一点达到。

总体来说,没有一家评论员看好喻文州,连他那句宣言都仿佛成为了一句笑话。

原先蓝雨战队的粉丝也纷纷对于自家战队的决定表示费解,还有不在少数的人呼唤召回魏琛,虽然魏琛走的时候状态有所下滑,但不管怎么说他手速是没什么问题的。


之后的几场比赛,蓝雨有赢有输。

从弱队那里拿分,又被强队掠夺,中游战队大抵如此,蓝雨战队在当时也不能算作豪强,就几乎都是由新人组成的战队来说,蓝雨的表现已经相当不错了,可观众们不由得会想……如果喻文州的手速没这么慢呢?

赢了的时候没什么,输了比赛的时候,几乎所有人矛头都会指向喻文州——看起来也确实像他的错,因为各家战队在得知喻文州手速之后,都不约而同把突破点选择到了他身上,一个手速只有一百多的软柿子,全联盟独一无二绝无仅有,外加媒体铺天盖地的唱衰,简直谁不去捏谁是傻子。

当然真正捏完以后到底是不是软柿子就是只有职业选手本人才知道的事情了。


外界给予的压力前所未有的大。

就连蓝雨俱乐部的高层都有所耳闻,当初喻文州能成为队长,一方面是方世镜力推,说是他和魏琛一致看好的蓝雨接班人,另一方面是听说了喻文州三胜魏琛的事情,但眼下看来这个接班人水分可能有点大,不然怎么会恶评如潮成这样。

蓝雨经理同样愁容满面,如今方世镜已经离开,他成了唯一的缓冲带。

老板要单独见喻文州,经理愁了半天还是把这话转述给了喻文州,喻文州听罢,神情并无意外,苦笑了一声说知道了。

“你、你也别勉强。”

唉,怎么说也不过是个十八岁的孩子,就承担这么大的压力会不会太过勉强。

经理都怀疑喻文州平时看起来这么平静,会不会晚上回到房间里偷偷躲起来哭。


喻文州当然没有哭,如果这都能哭,早在训练营他都不知道应该哭过多少次了。

这时他倒有些感谢训练营的经历,十来岁以前喻文州没遭遇过什么磨难,人生顺遂而平波无澜,他有一颗好用的脑子和尚佳的人缘,这个世界对他非常友善,因而喻文州也对这个世界非常友善,养成了一副波澜不惊的温和性子。

他有拿得出手的成绩,也有三五个谈得来的朋友,如果就按照这条路走下去一定是一条平坦大道。

可惜没有如果。

十多岁的喻文州在面对老师布置的以“我的理想”为题的作文时,认真地思考了起来,对那个仿佛早已经安排好的未来居然提不起半点干劲,他想要找到能让自己专注并沉迷的爱好——

然后他遇到了荣耀。


和许多沉迷游戏的网瘾少年不同,喻文州没有没日没夜地泡在游戏里,因而参加训练营也只被家人当做是多上了一个兴趣爱好班,并由此开始了他被血虐的惨烈经历。

他的人生如同遭遇巨大转折,前半段是宽阔大道,后半段则是荆棘密布。

一帆风顺的喻文州第一次被人当成碍手碍脚的吊车尾,原本在网游中还算够看的操作,在这群少年中被碾压的渣都不剩,没有人对他有期待,大家都觉得他不过是来玩玩的,很快就会被淘汰离开,也多得是在他身上找优越感的学员。

嬉闹着问他现在手速多少,要不要来pk一局。

似乎总觉得训练营里还有个手速奇低的家伙,怎么淘汰都轮不到自己。

后来那些人慢慢都走了。

人来人往,喻文州仍然不起眼地留着。


后来黄少天曾经小心翼翼地问过他,你那时候真的没生气?没怨恨过?没有不开心?没有负面情绪?

喻文州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他也是人,不可能真的无感。

在路过黄少天座位时,看他十指翻飞维持高速操作之余还能说刷垃圾话;在练习视频和数据被人拿出来分享集体嘲笑;在不断地、反复遭到忽略和轻视;在一次次感受着自己无能为力的双手,怎么可能没有负面情绪呢?

然而那些终究没能真的动摇他。

他当然可以转身离开,甚至不止一个瞬间想过,放弃这条狭长小道,去选择一条更好走的道路,但最后到底撑了下来。

是为了证明自己?

不。

是为了争一口气?

不。

因为喻文州喜欢荣耀这个游戏。

答案就这么简单。

人生第一次遇到了喜欢的事情,想要无尽地钻研下去,想要吃透每一个职业的技能,想要在每一场比赛里找到最完美的胜利方法,现实的残酷到底没能磨去他心高气傲的脊骨,喻文州在自己的理想上,大大写上了“荣耀”两个字。

喻文州笃定,能被轻易放弃的,就不叫做理想。

纵然天方夜谭,不尽力一试,又怎么知道结果。


虽然在之后的漫长荣耀生涯中,喻文州一直被当做沉稳可靠的代名词,觉得他和黄少天性格南辕北辙,但此时此刻来看,两个人骨子里出位大胆的疯狂倒是一模一样。

一个把剑客玩成刺客,明明技术一流却偏要剑走偏锋,将机会主义发挥的丧心病狂。

一个手速致命,却偏要成为职业选手,哪怕明知自己会成为诱饵短板,也要将蓝雨内部所有选手的特色兼容并蓄,让他们最大程度的发挥自己的能力,使得蓝雨的战术体系成为了联盟独此一家的奇葩。

可惜在当时,这份大胆,无疑有些过了。

喻文州在蓝雨老板的门前略作深呼吸,推开了门。


蓝雨的老板在联盟初期招徕了魏琛、方世镜等选手,砸重金成立俱乐部,自己也是位荣耀爱好者,可惜技术有限不能亲自参加比赛,平时也会在荣耀网游里玩玩。

本来对于魏方二人的决议他是没有什么意见的,但是这次外界的非议声实在太大,他自己反复看蓝雨的比赛视频,也觉得喻文州的手速实在无可救药,这一赛季他们有了黄少天这个王牌,要是换个手速快一点的队长,蓝雨的战绩肯定能更上一层楼。

当然他也不一定要解聘喻文州,至少喻文州在比赛以外的地方,都做得非常不错。

他这么想着,喻文州已经夹着文件夹进来了,厚厚一叠放在桌上。

老板纳闷:“你这是……”

“四个赛季蓝雨所有的团队赛数据统计。”喻文州仿佛并不知道那些非议一样,摊开文件,呼吸平稳地笑着说,“算是一次报告吧,新赛季也差不多一个多月了。”

非常、非常详尽的数据。

不止胜负,还有比赛时间,各位选手在场上的时间,损失血量,奶妈治疗量,伤害量等等……清晰又直观。

老板还不明白喻文州的意思,只是先听着他说。

一二赛季蓝雨的团队赛成绩都还算不错,虽然二赛季常规赛末尾有所下滑,但并不明显,到了三赛季由于魏琛的离开,蓝雨战队青黄不接,算了苟延残喘的一年,而这赛季的团队赛成绩……

老板低头一看,竟然其实还不错。

胜率有六成以上,而且是呈现一个越来越好的态势,输掉的那几轮也都撑到了半小时以上,并不是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虽然乍一看下来和一二赛季似乎没什么区别,但实际上不管是伤害还是最终的比赛局势都不太一样。

“因为没打过职业比赛,前面几轮我们还在磨合。”喻文州指着纸上的数据说,“第三轮和第五轮我们分别尝试了不同的战术策略,算是有得有失,下场比赛我还会继续尝试,找出更加适合蓝雨的战术体系。所以大比分上可能不会太好看,但一旦磨合结束,后面几轮常规赛追回来并不困难,我计算过,大概在十三轮到十四轮左右,团队的熟练度会更上一层,到时候我们的团队赛和几家豪门战队都有一拼之力,再加上从弱队掠夺的分数,进入季后赛的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谈及季后赛,喻文州的语气平淡,却是淡淡的胸有成竹。

一时间,老板都仿佛被这份淡定感染,忘了自己原本要说什么,只是看着纸面上的数据“好、好、好”了半天。

喻文州在短暂停顿后,再次开口:“我知道我的手速在职业圈是平均水平以下,决定出道之前我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给出这份数据是为了说明,我在团队赛上的贡献,是可以抵消我手速带来的劣势。”


不知道喻文州为了说服他,顶着压力下了多少工夫,光是这些资料的收集和整理就要花费不少的时间,外加数据分析,喻文州还要兼顾比赛和战术……

老板想,仅凭黄少天一个人是不够的,蓝雨需要他的头脑。

同样,他的战术下达,也需要像黄少天这样顶尖高手的配合。

老板恍惚想起了当初方世镜离开时候,对他信誓旦旦地说,这两个少年将会成为蓝雨新的支柱。

喻文州是基石,而黄少天则是利剑。

当打磨的足够光亮时,他们将会锋利得无坚不摧,带领着蓝雨踏碎来敌。


喻文州松了口气,看起来老板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找他麻烦了。

就在这时,门忽然被撞开了!

两人同时望向来人。

栗色头发的少年气喘吁吁地撑着门,跑得大喘了一口气,高声道:“我不同意!”

老板:“……”

喻文州:“……”


黄少天上前一把抓住喻文州的手说:“我认定的蓝雨队长只有他,换成其他人我不同意,包括我自己!”

老板:“……”

喻文州咳嗽了一声:“少天……”

“干嘛!反正我不管,你不许走!”黄少天转头,气势汹汹,“老板,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们蓝雨双核捆绑销售,买一赠一,队长他手速缺的算我补上行不行。他真的很厉害我跟你说……”

喻文州拽了拽他的手,笑着说:“少天,老板没让我走。”

“哎?”黄少天呆住。

老板也跟着咳嗽,表示无辜:“我真的没说……”

黄少天那两只大眼睛扑闪了一下,垮下来:“我靠经理他谎报军情!他跟我说的好像队长马上要收拾东西走人了一样,我才……”他原地转了个圈,“卧槽丢人……那老板到底叫队长过来干什么啊!”

“新赛季汇报而已。”喻文州笑了笑,说:“那打扰老板了,我们先出去了。”

说完扯着黄少天飞速闪人。


黄少天被他拖到门外还忍不住捂脸。

“我刚才是不是挺丢人的……”

“不会啊。”喻文州的眼睛弯下来,“我很开心,少天。”

“你瞎开心什么啊,我为你丢人丢大发了,我都做好跟老板据理力争的准备了,怎么补偿我啊你!”黄少天把手稍稍挪开,嘴角松了口气的笑意慢慢溢出来,“队长,请吃饭!”

“好。”

“不吃白斩鸡了!”

“……………………好。”

“这个问题要犹豫这么久吗!”

“那我们去吃清炒秋葵吧。”

“喂!”


黄少天笑着撞了一下喻文州的肩膀。

——你没走其实我很开心啦。


喻文州回敬了他一下。

——我知道。


3、


出道之前,黄少天犹豫过要用什么打法。

他喜欢猫起来伺机寻找机会,再一击必杀,抢BOSS也好,寻找机会也好,简直没有比这更有趣的事情,但对一个战队的主力来说,这意味着他并不能做个强力的正面攻坚手,以及在隐藏寻找机会的时候,他甚至无法为了蓝雨带来有效输出。

他要成为职业选手,当然不可能像网游里那样随心所欲。

这些黄少天都很清楚。


三赛季风骚一时的王杰希也在赛程后半段暴露了最为严重的问题——和团队脱节,荣耀的团队赛是集体的比赛,而不是选手的个人秀,一个人再强也没有用,哪怕强如叶秋,在吴雪峰走后,团队的配合率也有所下降。

黄少天当然也考虑过这些问题,他想参加荣耀的职业联赛是为了拿冠军,不可能只顾自己。

和方世镜、喻文州坐在一起讨论的时候,黄少天第一次提出了这个问题。

方世镜还在沉思,喻文州却已经先开了口。

他说可以。

黄少天可以把他那种伺机而动的机会主义打法保留下来。

当时黄少天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真的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喻文州捧着他那本蓝色的笔记本,问黄少天:“还是说你其实也并不喜欢这种打法?”

“我当然喜欢,但是……”

“你喜欢就好,战术的部分交给我。”

黄少天看向方世镜:“方队,他说的靠谱吗?”

方世镜两手一摊:“战术方面的问题,当然是文州说了算。”


不是黄少天不相信喻文州,而是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比赛要如何去打,他们有内部模拟演练过,但都和真实的比赛无法相比。

目前所有的战队中,并没有哪家的王牌主力选手会使用这样近乎刺客的打法。

因为不管是谁都会觉得,这是一种浪费。

但喻文州对他说,他可以。

“万一比赛输了怎么办?”

“有我呢。”

黄少天嚷嚷:“喂喂,你还想光靠自己力挽狂澜不成?”

喻文州笑了笑说:“我是说,输了比赛肯定骂的是我,你不用担心。”

黄少天难得的语塞。

虽然是实情,但是他就这么直接说出口了没问题吗!

黄少天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觉得喻文州有着一根,比他还粗的,宛若钢筋的神经,不然在训练营的时候,他都已经到了那种境地为什么还不放弃?


收到魏琛的邀请,进入蓝雨训练营,对黄少天来说是再顺理成章不过的事情,就算不被魏琛发觉,他也迟早会在这个世界里崭露头角。

他总是向前看,向上看,追逐着更强的对手。

一个是蓝雨万众瞩目的希望之星,一个是默默无闻被不断忽视的吊车尾。

他和喻文州原本应该最没可能有交集的人。

黄少天在那时已经光芒耀眼,可见的是这份光芒不久之后将会在职业赛场上发光发亮,因而他的身边总是不会缺少跟随的人,喻文州则形单影只,一个人练习,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拿着小本子写写涂涂,不怎么和人交谈。

这端的热闹,彼端的萧索。

犹如天堑的两头。


就连黄少天自己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留意到他,最开始可能只是因为好奇,每一次黄少天觉得下回选拔肯定看不到他了,都能看见喻文州惊险万分地留了下来。

一次两次还能说是运气,次次都这样就未免显得太过古怪。

后来是惊讶于这个人为什么完全不受影响,黄少天曾经亲眼见过训练营里几个混得最厉害早早辍学的男孩子对喻文州冷嘲热讽,推推搡搡,话里尖锐又恶毒的嘲弄让黄少天都情不自禁地皱了眉头,见喻文州无甚反应,当中有人甚至直接夺过了喻文州手里的本子摔在地上,等他弯腰去捡时,再哄堂大笑着走远。

喻文州既没有愤怒,也没有伤心,把本子捡起来,拍干净灰,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回到自己的位置。

黄少天一边留意他,一边自我唾弃……一个吊车尾到底有什么好关心的,可还是会在他写写涂涂后一脸期待地望向比赛时,好奇他发现了什么;也还是会遗憾,这个人做了这么多努力,研究了这么多比赛,但因为手速受限仍然无法在赛场上比赛。


直到那次考察,喻文州处变不惊地赢了魏琛三局,黄少天才恍然大悟地想。

他没有看走眼。

他怎么可能看走眼。

能被他留意到的人没有一个是弱鸡!

喻文州也不例外。


以后的很多年里,喻文州都被联盟拿来当做励志典范,说他是如何刻苦努力坚持,以这样的手速还能成长成为豪门队长、全明星选手,用来激励无数有理想有抱负的少年,告诫大家不要放弃,说不定你就是下一个喻文州。

然而在黄少天看来,都是放屁。

只有亲身见识过才知道,喻文州手速慢是慢,但是他的头脑和计算力要远超出常人,这是再努力都没用的事情。

刻苦努力坚持?

荣耀的职业选手谁不努力,谁不刻苦,谁不坚持?

怕的不是努力刻苦坚持,而是别人努力刻苦坚持,还要比你有天赋。

从这一点来说,喻文州和黄少天就荣耀游戏来说,都是当之无愧的天才。

只有一对天才的双核,才能真正成就蓝雨。


回老家休了几个月假陪老婆生孩子的蓝雨食堂大厨惊讶地看见,蓝雨训练营里那个鼎鼎大名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谁都看不上的黄少天正和另一个之前总是一个人来吃饭的少年并肩笑笑闹闹走进食堂。

才几个月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

“嗨!大叔好久不见!”黄少天一眼认出他来,端着盘子蹦跶过来跟他打招呼,“你总算回来了!我想吃你的蒜香排骨想了好久了!今天我要两份!”

“两份?吃得完吗?”

“吃得完吃得完,给我朋友带一份啊。”

“朋友?”

“对啊对啊!”黄少天指着隔壁的隔壁窗口发型中分目光沉静正盯着白斩鸡的少年,“文州,以后就是我兄弟了!”

食堂大厨在给他多放了半份排骨以后,还是忍不住靠过去交头接耳地小声问:“你之前不是还说他装逼遭雷劈的吗?”

“啊?有吗?”黄少天瞬间装傻,“哈哈哈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们要向前看,向着明天看!我们现在关系可好了,是吧文州!”后半句黄少天刻意放大声音,隔壁隔壁窗口的少年闻声转过头来,对着黄少天露出了一个微笑。

“你看你看!”

小朋友笑得挺亲切的,但是有什么好看的。

食堂大叔对现在青少年来去如风的友情感觉十分摸不着头脑。


事实上摸不着头脑的不止他一个人,方世镜在确定了蓝雨的未来会在黄少天和喻文州手中之后,也小小的担心过两个人的关系。

蓝雨未来的双核,当然不可能关系太恶劣。

虽然先前对喻文州缺乏关注,但也知道他和黄少天在训练营的关系算不得和睦,黄少天张口闭口吊车尾他也不是没听到过,就算喻文州看起来脾气不错,不太会跟黄少天计较,也难免黄少天会因为突然被人盖过一头和魏琛的离开而心怀不满——在喻文州出现之前,蓝雨队长这个位置的继承者怎么看都是黄少天。

一段时间过去后,方世镜发现自己好像多虑了,但他还是难免担心。

他私底下悄悄把黄少天拽过去,问他:“你和文州没背着我偷偷吵架吧。”

黄少天茫然:“我们为什么要吵架?”

“你不是之前看他不爽吗?”

“之前是有一点啦。”

“那现在呢?”方世镜操着心,循循善诱,“其实关于谁做蓝雨下一任队长这件事,我和魏队也是一起商量过的。”

黄少天回过味来:“靠队长你不会是担心我因为文州当队长而生气吧!”

方世镜斟酌道:“……呃,不能说没有这么想过,还有魏队的离开,其实……”

黄少天怒瞪,感觉自己真的要生气了:“魏老大走我也很伤心,但这又不是文州的错。”

就算一开始被悲伤冲昏头脑的那段时间,也很清楚明白自己是在迁怒,魏琛的离开或许和输给喻文州那三局有关系,但绝不是唯一的理由。

喻文州想赢没错,黄少天自己也想赢,而且他差点就真的赢了,但自始至终谁也没有想逼走魏琛。

真正让魏琛离开蓝雨的是那无法挽回的状态下降,和极力也无法避免的职业生涯老去。

黄少天的性格直来直去,不代表他就真的拎不清。

就像他同样也很清楚,那个位置喻文州做来比他更合适,喻文州比他更沉稳,更处变不惊,作为队长要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也更大,那是个风口浪尖的位置,黄少天的性格注定了他会有冲动而不理智的一面,但在训练营被忽视的环境下浸淫数年,仍然不卑不亢,不骄不嗔,心性被磨砺的宛若圆石的喻文州才是能最大程度承受压力的人。

如果把队长的职务只看做是一种地位和权柄的象征,才是大错特错。

那个位置悬着达摩克里斯之剑,正是因为看得清楚,黄少天才会觉得喻文州比他更合适。

为什么会轻易接受和喻文州的关系转变?

很简单。

黄少天能清楚意识到自己的强大,同样也能承认别人的强大。

他在喻文州身上看到了强悍精密的分析计算能力,那是他所及不上的,就像喻文州无论如何也及不上他的手速一样,他们需要彼此。

而蓝雨需要他们。


像两枚相互嵌合的齿轮,命中注定的相逢,修缮了彼此的不完美。

剑与诅咒的相遇,原本就是一场奇迹。


方世镜作为剑与诅咒最初的见证者,亲眼看到了那两个原本并不对盘的少年,在日复一日没日没夜地拼命训练下逐渐成长。

从一开始还稍显生疏地叫着彼此的名字,到勾肩搭背旁若无人地坐在食堂里对着手机小小的屏幕观看比赛视频,亲密无间地交流着战术和练习经验。

晚上训练室人都走光了,只剩下他们俩那块的区域还亮着灯。

方世镜布置的堪称变态的训练方案他们早已经完成,但还不愿意休息,屏幕上杀戮的镜头交错不断,喻文州埋头边记笔记,边转着笔跟黄少天交流,黄少天若有所思地操控着角色不断试验,夏夜蝉鸣,训练室里电风扇呼呼地吹,他们仍然精力无限地交流着,想要变强,两张稚嫩的小脸上满是认真。

方世镜原本想关灯催促他们睡觉,站在门口看了半天又不忍心,叹着气偷偷开了空调。

半夜,方世镜再去转悠的时候,就看见两个少年趴在桌子上已经毫无所觉地睡着了,他有些心疼又有些好笑,轻手轻脚把两个单薄少年放到隔壁休息室的床上,帮他们盖上被子关上灯。


直到第二天方世镜又再度看见他们趴在桌前,后背的T恤都被汗湿,脸上写满了不服输的倔强。

十六七岁的少年,成长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

方世镜起初还会想要给他们一些指导,但后来他彻底放任,方世镜不再担心,这两个少年一定会成长到令前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喻文州和黄少天,会成为蓝雨战队历史上最辉煌的一笔。


他毫不怀疑。


TBC

 
评论(152)
热度(2903)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