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百年孤独喻文州

还是百变魔鱼那个系列。

喻总生贺用这个标题,我怕不是会被打死。

不过没关系,小喻不方,我们还有小黄。




百年孤独喻文州





曾经有位游方道长说,蓝雨俱乐部的风水不太好。

阳气太重,阴气都给掐没了。

那时候不管是魏琛还是方世镜都没在意,只当是个来骗钱的,魏琛自己玩得就是个术士,口舌伶俐,又没节操,什么我看你印堂发黑面色发红张口就来,直到一两年后两个人看着雄性荷尔蒙爆棚、汗味混杂着臭袜子味,全是一群臭小子的蓝雨训练营,恍然间想起了那位道长的话,很是有些戚悲。


又过了一两年,那位道长竟然又来了。

魏琛看到,刚想招呼他,就见那位道长远远指着训练营里头一个少年说:“这位少年吉星高照,和这蓝雨的风水很是合称,不日将在此地成就一番大事业,可惜……”

“可惜什么?”

道长摇了摇头,仿佛非常惋惜地说:“可惜他阳气太盛,人道讲究阴阳调和,这位少年怕是难以寻觅到合适的女子与他相配,恐是个百年孤鸾,孤独终老的命相,不过……”

魏琛再一看清这位道长指的人,当即抚掌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果然还是个骗子!”

这孩子他记得,手速不到两百的吊车尾,还想在蓝雨成就什么大事业?

没曾想这打脸来的如此之快,魏琛惆怅地吐了一口烟圈,决定将蓝雨交给这个少年,而当初道士那段话也由他的嘴传到了方世镜的耳朵里,再从方世镜的嘴里阴差阳错传到黄少天的耳朵里。


“什么?”黄少天吃惊,他才刚认的队长,就告诉他喻文州是个百年孤鸾,孤独终老的命!

这个世界好残酷啊!

连带着黄少天看喻文州的眼神都带了几分悲戚的怜悯。

喻文州只当他是同情自己的手速,倒也没往心里去。


新的一年来临,蓝雨的新人中还是没有女孩子,再一次应验了那位道长的话,他们蓝雨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和尚庙。

蓝雨的队员们长吁短叹,非常痛苦,哀悼自己逝去的青春。

黄少天也长吁短叹,在遗憾没有女孩子的同时,继续同情喻文州。


说起来喻文州形象气质也不差,虽然和他黄少天比还有那么一揪揪的距离,但在训练营还没出道时,坐在看台上就有女孩子想要安慰喻文州,从这个角度来说,喻文州也并不是个没有女人缘的人,为什么交不到女朋友呢?

更何况喻文州脾气又好,又会照顾人,人也聪明。

黄少天私心以为,喻文州要是做了人家的男朋友,一定会是个非常优秀的男朋友。


可两三个赛季下来,队里的选手或多或少都有了一点恋爱经历,就连懒得要命的郑轩都收到了粉丝妹子的表白,偏偏喻文州还是单身一个人,连点花边新闻都没有。

黄少天又想起了方世镜曾经跟他说过的那段话。

天哪!

他们蓝雨的队长真的要孤独终生吗!?

黄少天很担心。

尤其在他们津津有味讨论着联盟哪个女选手长得最可爱的时候,喻文州对这个问题总是显得兴致缺缺,在他们偷偷搞来一些愉快的岛国动作片观摩时,喻文州也总是不参与其中。

黄少天越想越多,而且喻文州看起来就弥漫着一股佛系气息,年纪轻轻就开始泡脚养身,他不会退役后真的要出家,青灯古佛了却此生吧!


古道热肠的黄少天同学想要拯救他们蓝雨的队长。

首先便先从打听他们队长的择偶标准开始。

喻文州倒是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黄少天会问这个,沉吟了一会才说:“我也不是很清楚。”

“咦?”

“怎么突然想起问我这个,你呢?”

皮球被踢回来了,黄少天决定抛砖引玉:“我的话,要长得好看的。”

“嗯。”

“脾气好的。”

“嗯。”

“要聪明的,最好还善解人意一点。”

“嗯。”

“……喜欢荣耀的,充分了解并且支持我的事业的!至于荣耀打得好不好没太大关系啦,反正都没她男朋友我打得好。”

喻文州笑着应:“然后呢?”

黄少天继续思考:“再然后啊,就是喜欢我,很喜欢我,非常喜欢我,特别喜欢我!”

喻文州想了想,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说:“如果遇到,我会帮你留意的。”

“好的,好的,谢谢队长了。”

等喻文州走远,黄少天回过神来。

卧槽,这不什么都没问到吗!


没办法了,只能用第二招。

黄少天热心地出没在每一个喻文州可能遇到妹子的地方,伺机做一个优秀僚机。

很好,前面那个兴奋的妹子小粉丝看起来正在要队长签名的样子!

黄少天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勾住他们队长的肩膀,开始热情推销:“妹子,你是我们队长的粉丝吗?”

妹子羞涩中难掩兴奋地抬起头,还长得挺可爱的:“啊黄少!我……是!我是!”

“我跟你说,我们队长人真的特别好!”

喻文州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黄少天心想你都不热情一点,人家妹子怎么会想跟你谈恋爱呢:“不止长得帅,衣品好,还会煲粥,上次那个生滚鱼片粥做得特别香,闻一闻都流口水的那种!”

妹子果然被吸引了,情不自禁地问:“黄少你喝过喻队亲手煮的粥吗?”

“喝过喝过啊!”黄少天立刻回答:“我不止喝过我们队长煮的粥,还吃过他做的菜呢!也都特别好吃我跟你说!”

喻文州又看了他一眼。

黄少天心想你倒是说句话啊,别光靠我啊!

妹子看起来更加兴奋了:“黄少你是不是经常去喻队家里啊?”

黄少天隐约这个妹子兴奋的有点不太对劲,但事到如今为了推销也只能硬着头皮说:“去过去过,队长今年新买的房子,装修的可好看了……”

喻文州把签名版递给粉丝,笑了笑,说:“少天,我们走吧。”

啊,这就走了!?


黄少天是个不屈不挠,绝不轻言放弃的人。

他一个二十来岁年少有为的男青年,为了喻文州天天提心吊胆,生怕他一个不留神遁入空门,每次跟喻文州出门玩的时候,看到庙宇都心头一颤,立即拉着喻文州走远。

看到有情调的咖啡厅,就拖着喻文州进去坐坐。

逢年过节给喻文州打电话,打探打探他最近有没有什么艳遇。

邀请喻文州去参加现充的KTV活动,偶尔还拉着喻文州去看看美术展,听听演唱会。

可谓是为了喻文州的姻缘操碎了心。


然而,蓝雨今年没有女选手,喻文州今年也依然没有女朋友。

蓝雨队员还在长吁短叹:“唉,我们蓝雨为什么就没有女选手呢?”

黄少天也跟着长吁短叹:“唉,队长为什么就……哎,队长!”


“少天。”喻文州走过来,一双温柔的眸子弯成新月,看的黄少天又是一阵心头狂跳,为什么喻文州就是没有女朋友呢,“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

“是……有一点。”

“嗯?你说吧。如果能帮得上忙我都会帮的。”

“这个其实……”黄少天想着想着,把心一横,“队长,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或者说你有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啊?我知道你眼光高,但是……”

“有的啊。”

“……啥!队长你说啥!我没听清!”黄少天突然呼吸一窒。

“我说我有喜欢的人啊,怎么了?”

“卧槽,谁!我认识吗!?”

喻文州笑了笑,眼睛缓慢地眨动:“算认识吧。”

“让我猜猜是谁?不、不对,这不重要。那她知道吗?”

“我想他应该是不知道吧。”

在心跳加快的同时,黄少天又觉得心头哪里怅然若失。

一定是队长即将脱团的喜悦冲击了他,让他一时有些无所适从。


“你没表白吗?”

“嗯。”喻文州点点头,“因为不太确定他是不是也喜欢我。”

“她确定肯定以及一定会答应你的!”

喻文州挑了挑眉峰,笑意浮上来:“你这么确定?”

“确定!”黄少天努力忽略着心头的不适,“队长,你这么好怎么会有人拒绝你呢!”

队长难得喜欢一个人,让他谈上恋爱,摆脱孤独终老的命运比什么都重要!

“少天,你在给我发好人卡吗?”

“啊?不是啊,我……”黄少天语塞了一瞬,越说越觉得自己声音听起来有些失常,“我的意思是队长你一定会是个好对象好男友的,不会有人舍得拒绝你的,就算、就算拒绝了你,还有我呢,我帮你追她,她不答应也得答应,反正我……”

“少天。”

“嗯……”

黄少天抬起脸望向喻文州,眼圈有一点点红。

然而刚应完声,下一刻就发现自己被喻文州揉着脑袋抱进怀里。

“我怎么这么喜欢你呢?”

黄少天的心跳陡然加快:“等等,队长、队长你说……你喜欢的是……”

喻文州低笑着的声音在黄少天耳畔嗡鸣:“那你答不答应呢?”



若干天后。

哼,垃圾道长,黄少天抱着他的喻文州吧唧亲了一口,想,他才不会孤独终老呢。


fin.







“这位少年怕是难以寻觅到合适的女子与他相配,恐是个百年孤鸾,孤独终老的命相,不过……

搞基可破。”

 
评论(201)
热度(5982)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