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谁管得着呢?

我流abo,双a预警,不要在意细节。





谁管得着呢?



在这个无A无靠,满地飘O的世界,优质好A可谓一攻难求。

发.情期互相解决生理问题容易,然而长期捆绑就很困难了,新出台的婚姻法案严令禁止一A标记多O的状况,要求必须一对一配对,这让处于食物链顶层本就稀少的Alpha在选择伴侣和标记时更加慎重。

作为一个温柔体贴知情识趣英俊多金的Alpha,喻文州在这片相当出名,说是不少小Omega的梦中情A都不夸张。下班去酒吧喝两杯总能遇到若干骚扰,前仆后继投怀送抱的也不少,不过万Omega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说得大抵就是他本人,虽然捕风捉影的传闻很多,但喻文州迄今单身,也总让一些人不肯死心。


所以喻文州脱单这件事传开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敢置信。

什么,喻文州,居然被套牢了!

怎么回事!

到底是哪个小妖精居然勾走了喻文州的心!

当他带着那位真命天子出现在酒吧门口的时候,不少Omega都探头探脑想要一睹芳容。

跟他喻文州身后是个头发染成浅金色的青年,皮肤很白,比喻文州矮一些,耳垂单边戴了一圈耳钉,黑色外套搭配白色背心,脑袋上反扣了一个黑色鸭舌帽,总体来说除了一笑起来嘴角的虎牙,和那张略带稚气的脸,不怎么像个合格的Omega。

尤其他一坐下,立刻叽叽喳喳口吃伶俐语速奇快的跟喻文州抱怨他一路过来到底有多堵车,找过来有多艰辛,甚至差点迷路blabla,更是让围观群众不由汗颜,和他们脑内那个倾国倾城绝世妖O差别不是一星半点的大。

喻文州倒是看起来习以为常,完全不在意,点完酒就看着他的Omega,笑得温柔和煦。


“对了……”说得口干,黄少天喝了一口喻文州替他点的龙舌兰,“他们怎么都盯着我看?”

喻文州笑了笑,顺势回答:“你可爱。”

黄少天喷:“你能不能说得再虚假点?我可是……”他顿了顿,“你该不会还有什么情债未了吧!”

“没那回事。”喻文州的视线在黄少天身上流连,笑容依旧,“我告诉过你我单身很久了。”

Alpha的目光还真是让人……受不了,太有侵略性且勾人,哪怕只是看着你,都仿佛从上到下把你一点点扒干净。

然而尽管他这么说,黄少天还是半信半疑。

他又不瞎,周围目光是敌是友还能看不出来?

上个洗手间的功夫,都能感觉到有人跟过来,黄少天一转身,就撞上几个比他还矮小半个头唇红齿白涂脂抹粉的Omega。

黄少天感觉有点紧张,当然不是那种意义上的紧张。

“你们跟着我干什么?”

为首那个目光复杂中透着一点嫉妒:“……问个问题,你这样的是怎么钓上喻文州的?”

“哈?”

几个Omega已经在边上意难平半天了,就G市的Omega平均水平来讲,黄少天太高了,不够软不够甜,不止不柔弱,还穿得这么嘻哈,说话还大声,一点都没有Omega一推就倒弱柳扶风的气质,也不像个精致的Omega男孩,喻文州到底看上他哪里了?信息素特别好闻吗?

没说两句,黄少天就已经挑起了眉。

“……就你这样粗糙的Omega,喻文州他根本不会爱你多久的!”

黄少天俯视着娇小的对方,单手撑住墙:“嗯?你说谁Omega呢?”

空气中弥漫起了一股独特的信息素味道。

几个Omega同时感觉身体一软,几乎要站不稳。

卧槽!

这他妈哪里是个Omega,这是……

黄少天换了只手,差点把人圈进怀里,笑得露出一颗虎牙:“不好意思,我是Alpha。”

Omega们回过神来,立刻连滚带爬地跑了。


几分钟后,黄少天回到座位上,发现所有人看着他和喻文州的眼神都变了。

黄少天立刻抱怨:“靠!你还说你没有情债,我刚才被Omega堵了!你知道吗!我人生中第一次被Omega堵,之前都是……”

喻文州端着酒杯,猩红的液体摇晃:“结果呢?”

“当然是被吓跑了。”黄少天不满意他的轻描淡写,“你都不担心一下吗?”

“担心你被Omega抢走?”喻文州放下酒杯,漆黑瞳孔凝视着黄少天,他的嗓音压低,和黄少天的距离一点点缩短,“老实说不是特别担心呢。”明明没有肢体接触,黄少天却感觉像是被喻文州摸着,酒吧里声音嘈杂,要离得很近才能听见喻文州的声音,他低笑着说:“少天,我想亲你。”


靠!

明明大家都是Alpha!

怎么这个特别、特别的……

黄少天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他和喻文州的初次见面的那个晚上。

那时他刚从国外回来,单身空窗又人生地不熟,随便找了家酒吧想先熟悉一下国内的环境,然后就在某家爱情旅馆门口碰到了一个发.情的Omega,那个Omega扒在一个Alpha身上,明显意识不清。黄少天本着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心态,上去就把Omega拽扯下来,勇斗那只禽.兽Alpha。

当时他还在想这个Alpha长得一表人才,居然会做出这么丧心病狂人面兽心的事情,完全没想到这年头还会有Omega故意发.情期碰瓷!

发.情期意识不清的Omega不肯放弃,还上来拉扯着黄少天的裤腿,Omega的信息素撩的两个Alpha都欲.望丛生,不太冷静,喘息声明显,黄少天死死纠缠着Alpha,最后为了这个Omega的清白,他毅然决然拉着Alpha闯进了爱情旅馆的某个房间,把门反锁。

一般旅馆里都有信息素隔离措施,过了一会冷静下来就啥事没有了,黄少天当时是这么想的,完全没料到,他刚反手把门锁上,就被那个Alpha按在门板上,亲了下去。

夭寿啦!他居然被Alpha亲了!

黄少天不太冷静,他一个堂堂Alpha怎么能吃这个亏,当即与这个中分美青年搏斗起来。

他本来还以为对方是个弱鸡,毕竟一路被他抱着拖进旅馆房间里Alpha都没做出什么有效抵抗,然而和想象中有所差别,Alpha力气出乎意料的大,两人一路肢.体互缠着从门口滚到床边,再从床边打到床上,方才Omega信息素的影响还没消下去,正是Alpha攻击性最强的时候,黄少天的T恤被扯烂,Alpha的衬衫也被撕.破,两个人脸上都挂了彩,黄少天脸颊火辣辣的痛,Alpha的眼角也有了乌青。

黄少天刚想说算了吧,大家文明人不动手,结果那个Alpha又亲了过来,黄少天猝不及防还被舌吻了。

这怎么得了!

黄少天在亲吻中跟对方撕咬,虎牙把对方嘴唇都咬出血了,口腔里血液的铁锈味浓郁。

没想到这个更加调动了Alpha的肾上腺激素。

他听见对方低低笑了,嘴角还流着血说:“我对你挺感兴趣的。”

“靠!你清醒点!我也是Alpha!”

对方依旧笑着:“我知道,可有什么关系。”

黄少天心想,这个人也太可怕了!连Alpha都不放过!

仿佛看出了他在想什么,对方继续道:“我不是对Alpha感兴趣,你是例外。怎么,害怕么?”

黄少天被上升的激素刺激,头脑发热,眉眼一扬,也挑衅地说:“怕什么怕?就怕到时候会怕的那个是你。再来啊!”


至今黄少天回忆起来都觉得很羞耻,他光知道普通旅店里会有信息素隔离,不知道爱情旅馆的房间里虽然隔离,但还内置了催情香氛,最后他精疲力尽被人拉开.腿,持久力不如人的被.干了进去,挣扎熄火,哼哼唧唧,抓着Alpha的肩膀,一路被做到嗓子都叫哑了。

不堪回首,第二天天亮看见撑着下巴对他笑的Alpha还觉得像在做梦。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喻文州。”他笑得十分温柔,“昨晚谢谢,我被那个Omega缠着脱不了身,多亏你了。”

黄少天恍恍惚惚意识到自己昨晚可能搞错了什么,然而浑身酸疼,嗓子哑着也没法开口。

“还疼么?”他目光直勾勾地看向黄少天,“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谁要你负责了!

黄少天无声地做口型。

本来做也就做了,大家当做没发生以后不联系就是了,谁知道喻文州强行留了他的联系方式,居然正儿八经开始追他。

一个Alpha追另一个Alpha,想想都很魔幻。

黄少天当面吐槽:“你口味会不会太奇特啊!我哪里都不像Omega好不好?”

喻文州笑笑跟他说:“看对眼了其实Alpha还是Omega不太重要,少天,我就是喜欢你。”

最后黄少天信了喻文州的邪,妈蛋,分化性别好像真的不是很重要。


酒吧里依然嘈杂,五色灯光旋转迷离,近在咫尺喻文州瞳仁里倒映着他的模样,距离近乎耳鬓厮磨,黄少天能听到周围的议论声和窃窃私语。

远处的Omega们心碎得咬牙,说这两个人有毒吧,Alpha和Alpha怎么还能在一起的!肯定是假的!绝对是挡箭牌!

黄少天收回耳朵,挑起嘴角,说“那就亲吧。”

他扯住喻文州的领带,在心里哼了一声,脑袋一抬就亲了上去。

喻文州按着他的腰身,深情又旁若无人地加深了这个吻。

哼,他们就是在一起了,谁管得着呢!



END

 
评论(115)
热度(3335)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