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4)惯性

123

啊,赞美伟大的友♂情。



4、


兴奋之余黄少天想起一个问题:“队长,你能呆几天啊?”

“三天。”

“……………………哦。”

黄少天拖长音,失落得很明显,眼角和嘴角都撇下来,还想强装开心。

喻文州几乎又想去揉揉他的脑袋,最终放缓语气,感觉像在哄:“已经过去一半了,我也没想到会这么久。少天你再出去玩两趟,我应该就回来了。”

“我知道了。”黄少天打起精神,露出笑容,“你好好考察,不用担心我。三天就三天,我们抓紧时间,我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呢!”


黄少天攒了一大堆话题,抓着喻文州说个没完,一直到自己都困得直打呵欠也不想闭上眼睛。

他知道喻文州就睡在他旁边那张床上,床是刚搬进来的,黄少天一转头就能看见喻文州沉在黑暗里模糊的脸,对面喻文州声音也轻轻的,困却仍然一句一句应着他的话。

这些天来乱七八糟的郁结全都一扫而空,身体明明疲惫得下一刻就要昏睡过去,精神却还维持着亢奋。

他可是三个月没见喻文州了!

黄少天努力睁大眼睛想要抵抗困意,但很快失去意识。

一觉醒来,喻文州已经清醒着在看他,他懊恼地看一眼时间,感觉白白浪费了很多。


黄少天也不知道为什么时间一下子变得这么快。

他总觉得喻文州提着箱子站在他门口还是刚刚发生的事情,转眼喻文州就又要走了,还是一大清早的机票。


黄少天定了个闹钟迷迷糊糊爬起来,清晨天才刚亮朦朦胧胧,喻文州穿好衣服,收拾好行李,看见黄少天坐在床上拼命揉眼睛,顶着一头蓬乱的毛,意识不清,眼神呆呆的,看起来又困又可爱。

“队长,几点了……”

“还没到七点,你继续睡吧。”

昨晚他们又通宵聊到两三点钟,喻文州已经习惯了这个要命的作息,却有点心疼黄少天,过去顺势揉了一把黄少天的脑袋,说:“你去睡吧,不用送我了,我待会自己叫车。”

“不行!说好开车送你去机场的!”黄少天看起来晕晕乎乎,声音却很坚持。

喻文州无奈:“少天,你现在怎么开车?”

谁料黄少天异常坚持:“我可以的!”


最后折中,叫了辆车。

黄少天坐在后座一边打哈欠,一边拉着喻文州的手不放,车程将近一个小时,黄少天一连打了十几个哈欠,在后座东倒西歪,最后喻文州干脆把他揽进怀里,黄少天蹭了蹭,鼻子嗅了嗅,含含糊糊说:“队长的味道真好闻,安心。”

喻文州无声地笑了笑。

下车后,黄少天困困倦倦地挂在喻文州身上,拖着他的手臂,半闭着眼睛,全靠人肉导航,一路到办登机牌的柜台前都没有松开,喻文州用单手办了登机牌顺便托运了行李。

柜台小姐努力用专业地眼神看着眼前几乎黏在一起的两个人,微笑道:“您确定是办一个人的登机牌么?”

喻文州看了一眼趴在他肩膀上半昏迷状态的黄少天,下意识笑了笑说:“是的。”


等一切都办好,距离飞机起飞只有一个小时,喻文州轻轻推了推黄少天:“少天,醒醒。”

黄少天又在他肩膀上蹭了两下,才睁开眼睛,声音逐渐清晰:“队长,你要走了么?”

“嗯。”

黄少天悻悻松开手,找回了一点清醒。

“好吧,你走吧。”

喻文州听出了黄少天声音里的不爽,莫名也有了几分伤感——其实这很奇怪,他是去工作,再过三个月就回来了。

他拍了拍肩膀,问黄少天:“要不要再靠一会?”

黄少天盯着他,挣扎了可能有一会说:“算了……”


喻文州一个人过了边检,机场里人来人往,喧嚣吵闹,他按部就班走到登机口,发了会呆,喻文州其实很少发呆,大多数时间他都在漫游式的思考,但方才他确实大脑空白了一会,有什么一闪而逝,想要捕捉却又不太清晰。

片刻后喻文州开始想,黄少天现在是不是已经回去了。

肩膀上依稀还有黄少天靠在上面时的温度,声音就在耳边,味道也没有散去很远,喻文州低头看了一眼手机,锁屏本来是默认,不知道黄少天什么时候偷偷改成了他们俩的合影,还挺好看的,他看了一会,想下次什么时候找个时间再回来。

再抬起头的时候,视野中有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一路小跑着过来。

恍惚间喻文州以为自己出现幻觉。


黄少天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他目送喻文州远去,直到再也看不见,心里怅然的情绪泛滥,一摸口袋,身份证和护照都在——他梦游的时候不知道干了什么居然把这两个东西揣上了,而且他的申根签还没过期——黄少天被一股冥冥中上脑的冲动驱使,什么也没来得及细想,等回过神来他手里已经多了一张刚刚定好紧邻着喻文州的票。

是的,他什么行李都没带,什么人都没说,就特么的买了票。

前几天他妈叫他周末回家吃饭,他还一口答应,下礼拜还有个初中同学的婚礼要参加,黄少天脚下生风跑得越来越快,甚至他外套里面穿得还是一身睡衣,头发也没来得及梳还乱蓬蓬的,他真的是疯了吧——

黄少天气喘吁吁地站在喻文州面前,额头上还有汗,眼睛却亮得发光:“队长,我跟你一起走吧!”

夭寿了!这简直看起来像私奔!


喻文州起先是惊讶,随后是无奈,最后慢慢笑起来,笑得弯起眼睛。

他抓住黄少天的手,握了一下,说:“那就走吧。”


黄少天的心态调整得很快,半小时前他还在纠结觉得自己疯了,半小时后他和喻文州在飞机上落座,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攥紧喻文州的手有些紧张又激动地问:“队长,到了我能不能住你那?”

“好。”其实喻文州也不确定,联盟分的住宿是个单人间,不知道能不能带人进来,当然如果不能,他就也干脆搬出去随便找个酒店住。

飞机的航程有整整十六个小时,喻文州来得那班更加漫长,漫长到他觉得在飞机上消磨了一整个世纪。

但现在他觉得这段旅途时间过得飞快,哪怕黄少天很快就把座椅整个放下去打着哈欠在他边上睡过去,睡觉时还抓着他的手。

喻文州把小毯子替黄少天掖好,看了一会电视屏幕,又转头去看他睡得不安分的前队友,黄少天张了一点嘴,若隐若现还能看见乖巧的舌头,脸上的表情丝毫不设防,早过了青春期五官却还有点稚气,大概在做梦,眉毛时而皱起时而舒展,喻文州就这么不知不觉看着他,直到空姐来送餐。

喻文州比了个嘘,小声说别吵醒他,之后自己艰难地用一只手吃饭。

吃完他又帮黄少天掖了掖因为左右翻动滑落下来的毯子,收回手看见前排椅背探出来一个小脑袋,十二三岁的小姑娘长得圆润可爱,正歪着头看他们,眼神亮亮地问:“大哥哥,你们是一对吗?”

喻文州愣了一下,才笑着,轻声说:“抱歉,我们是朋友。”

“咦!是吗?”小姑娘看起来有点失落,“可是你看着他的眼神特别的温柔特别的那个什么……对,宠,我还以为你们是情侣呢。”

喻文州啼笑皆非,不由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就、就看啊!”小姑娘声音脆生生地说:“我爸爸就是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妈妈的。”

喻文州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小姑娘继续补充:“我妈妈上次跟我说,只要相爱,不管是男生和女生,男生和男生,还是女生和女生都是可以的,大哥哥你不用害怕!”

“你妈妈说得对,不过……”喻文州微笑了一下,“你真的误会了,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哦。”小姑娘失落地应声,钻了回去,然而很快她似乎想通了,又探出脑袋,目光同情地看着喻文州,说:“那……你加油,我支持你。”还握了一下拳头。

喻文州无奈,猜她十有八九是又误会到别的方向去了。


黄少天足足睡了四五个小时,睡饱的黄少天精力十足,叽叽喳喳用另一种方式填满喻文州的四周,反正他总有说不完的话。

喻文州叫空姐把他的餐上来,同时看见小姑娘望着他的目光已经由同情变成了钦佩。


其实这么些年来,总有人拿他和黄少天的关系开玩笑,喻文州习以为常,甚至有时候还会主动营业,反正黄少天总是很配合。

他没觉得不对,黄少天也没觉得不对,他们就是这样的关系,风风雨雨走过这么多年,说一句友谊情比金坚没有任何问题,并且肉眼可见还会继续持续下去。

他习惯了身边有黄少天。

就像黄少天也习惯了身边有他。


“少天,不要丢掉秋葵。”他习惯性地说了一句。

黄少天叉着餐盘里的秋葵,鼓起脸颊,一脸委屈兮兮地看着喻文州:“队长我这么千里,不对,是万里迢迢地陪你,你就这么对你亲爱的挚友么……”

喻文州叹了口气,张开了嘴。

黄少天喜笑颜开地把秋葵送进喻文州嘴里。

“队长最好了!”说完,黄少天尤嫌不够地在喻文州脸上飞快亲了一口,然后美滋滋回去继续吃饭。

喻文州抬起头,看见对面座位上的小姑娘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然后伸出两只小手捂住了眼睛。


TBC

 
评论(254)
热度(2199)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