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5)乱看新世界的大门是不好的

番外,三上

下-完番外番外2

这个作者的废话真多,一个番外还能搞这么长_(:з」∠)_跪……


1、


蓝雨第二届互念对方受r18文精神攻击大赛开办在即,黄少天想起上一届大赛的场景,不禁脸上飞起两片红晕,怒从中来。


文是他先念的,他特地挑了两万字的精选肉段打印下来。

面对面对着喻文州念。

喻文州毫不羞怯的带着下午茶餐点来,一边吃一边听他念,还时不时纠正两句:

“少天,那里我猜应该是‘喻文州嘤咛了一声’不是‘喻文州嘤嘤了一声’……”

“少天,你刚才是不是漏念了两个器官名称?”


直到黄少天恼羞成怒:“队长你能不能安静的听我念!”

“呃……好的。”


一口气念了一万多字,黄少天口干舌燥,满眼和谐词。

喻文州巍然不动,端着茶微笑看他:“少天,口渴吗?”

黄少天,卒。


换到喻文州念,黄少天才发现自己家队长心真脏!

他都是用快板节奏念的,喻文州却是慢条斯理用咏叹调版温柔抒情的口吻念,偶尔还会抬起含笑的眸凝望他,看得黄少天一阵毛骨悚然,仿佛被人调戏一般——啊,不,事实上就是在言语调戏啊!


还没念到三千字,黄少天就坐立难安。

但他的自尊不允许他这么轻易败下阵来!自己玩的游戏,死也要撑下来!


喻文州温柔地念道:“‘少天真是敏感极了’喻文州说着,取出了正在玩弄着黄少天(哔——)的手指,修长的指节上沾满了黄少天的(哔——)液,湿哒哒的牵连在指间,散发着(哔——)的味道。‘队长、队长……文州……不要……’黄少天的声音近乎啜泣,身体里一阵空虚,(哔——)挽留般的收缩,里面湿得一塌糊涂,屁股也不由自主地翘了起来,‘啊……啊文州……进来……求你’……


那些关键词仿佛有生命一般往黄少天的脑袋里钻,配合着喻文州磁性十足的低柔嗓音,效果……

简直……

后半段黄少天已经神志不清,状态近乎于喝断片。

事后,喻文州合上肉本,拍着神情恍惚的他的肩膀安慰道:“少天,你也不用太在意,我们原本性格就不同,我的,嗯……心理素质也是因为要长期面对媒体所以锻炼出来的。”


但黄少天还是觉得非常羞耻!

他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处变不惊的男人!怎么能输在这种地方!

他发誓一定要一雪前耻!!!!


2、


于是,有了第二届大赛。

这次黄少天准备充分,他在睡前看了足足两小时的喻黄肉文,确保自己的抗性被调到了最高。

比赛前,黄少天瞅了一眼喻文州手里文稿,上面写着:《夜雨淫烦》


卧槽,这篇没看!


3、


比赛结束。

黄少天恍惚着想,这个叫“黄少天”的,可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啊。


4、


门口路过的徐景熙被自家队长和副队的情趣吓呆了。

并认真忧虑起了自己留在蓝雨的前景。




番外三正篇


A


从早上开始,喻文州就察觉到黄少天似乎不太对。

今天的黄少天格外的粘人。

总有事没事冲他傻笑,看他一会还会脸红。

不过鉴于黄少天自从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直都不太对的状况,喻文州也没特别放在心上。


下午,队里一行人去摄影棚拍一支茶饮料广告。

喻文州坐在一边,看台本记台词。

黄少天挪过来,丢了瓶饮料给他,喻文州接过喝了一口,发现自己另一只放在台本下面的手被黄少天握住了。

他放下饮料,奇怪地道:“少天,有事吗?”

“没什么啊,这不给你送饮料吗?队长你喝完了?”

“嗯。”

黄少天这才松开他的手,拿过他喝过的饮料,咕咚咕咚喝了两口,飘着走远。

喻文州:“……?”


拍摄开始,因为站位原因,喻文州和黄少天靠得很近,为了方便他们摆pose,前面还放了些道具,正好挡住两个人腰部以下的位置。

中途休息,喻文州刚想活动活动身体,又发现自己的小拇指被人勾住了。

他看黄少天,黄少天冲他一笑,笑得挺甜,也挺傻。


喻文州生不起来气,只好无奈道:“少天,你最近又看了什么?”

“没有啊,队长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那你……”原本只是勾着小拇指的手得寸进尺地一点点攀上来,直到十指交扣。

喻文州看了看手,又看了看黄少天脸上的笑,福至心灵,怕是上次比赛输得太惨,这次想用这个法子找回面子吧。

既然如此,他也只好奉陪了。

喻文州笑了笑:“没什么,少天你开心就好。”


拍摄结束,坐专车回来。

黄少天装睡靠他肩上,喻文州还特地调整了坐姿方便黄少天靠得舒服。

坐后排的队友视线能把他俩射穿,喻文州仍旧视若无睹。

在蓝雨这么些年,他锻炼的最好的莫过于心理素质。


晚上练习结束,喻文州正在复盘,黄少天悄悄摸摸钻了进来。

最近这段时间,他已经习惯了黄少天有事没事往他房间里跑,新世界的大门确实刺激了一点,喻文州想。


“队长,你在干吗呢?”

“复盘,少天有兴趣来一起吗?”

黄少天摇头:“白天都够练了,晚上我就不琢磨了,反正战术不都有队长你在!”

又聊了几句寻常的对白,喻文州发现黄少天迟迟不说正题,反而像是要赖在这里一样,坐在他床上,抱着他的鱼形抱枕玩个没完。


十一点多,平常就算黄少天找他突袭,这个时候也该走了。

喻文州按了按眉心,只好单刀直入地说:“少天,这种考验心理素质的胜负其实没什么意义,你也……”

“靠,队长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喻文州语塞了一瞬。


那边,黄少天终于憋不住了,他把抱枕一扔:“队长!从今天早上我就想说了!”

“嗯?”

“你今天真的超冷淡超冷淡啊!!!你是不是生理期到了?还是说你已经对我没兴趣了?”

“啊?”

黄少天凑过来,在喻文州的唇上亲了一下。

喻文州睁大了眼睛。


黄少天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上去跨坐在喻文州腿上,两只手环住喻文州的脖子,野性十足地在喻文州嘴上舔了一圈,下半身暗示似的蹭了蹭,脸上闪着点红扑扑的光:“队长,你再不做我可真走了啊!”


B


稍微早一点的时间,另一个世界线。

“少天,一会到我房间里来。”喻文州微笑着说。

黄少天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对喻文州特别放心,不疑有他,痛快答应:“知道了队长!我洗个澡一会就过去~”










TBC


是的没错哈哈最后一个脑洞是:

正版喻文州vs同人黄少天

同人喻文州vs正版黄少天


 
评论(149)
热度(2770)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