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1)双向单恋

※非一般设定的双向单箭头,轻奇幻,往下看就知道了。

微量狗血,有直男设定。我预警过了啊。

(之前看了篇单恋文,把持不住手痒。

只酸爽,不虐,结局甜。文中文没了,真是寂寞如雪……)


1、


扛着黄少天回来,直到把他丢在床上,喻文州才算放下心。

黄少天醉得很厉害,他酒量一般,但经不住人劝,醉了还会迷迷瞪瞪说胡话,拽着喻文州的衣袖,大舌头吐字:“来……继续喝……不喝不是爷们……”

喻文州忍俊不禁,拧了毛巾替他擦额头的汗。

满脸通红的黄少天扯着T恤领口,醉话已变成无意识呢喃,喻文州一寸寸将手下移,脸颊、下颌、颈侧、锁骨……喻文州在心底叹息,这个人要多没神经,才会在他面前醉成这样……他真的一点都察觉不到吗?

喻文州不是柳下惠,忍耐力也是有限度的。

更何况他已经忍得够久了。


脑海里断断续续闪过以往的画面。

黄少天挠着头,一副很苦恼地样子对他说:“……队长,你说怎么办?”

“你是说,有小姑娘在追你?”

“是啊是啊,她还挺不懈的,我都跟她说了除了打荣耀的时候,日常我就是个普通宅男,可她非坚持说喜欢我……”

“……如果不喜欢,拒绝就是了。”

黄少天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呃……也不是不喜欢啦,就是她是我的粉丝,真交往了担心她会失望,而且我比赛时候这么忙,常规赛一开始也根本没时间陪她啊,对女孩子来说不太好吧。队长,你最有主意了,给点意见嘛。”

喻文州听见自己的声音以异乎寻常的冷静语调说:“抱歉,这件事我给不了意见。”


黄少天再次来找他聊起时,脸上是有些消沉的表情:“靠,我真的搞不懂现在的小姑娘啊,之前追我追的那么勤快,现在说消失就消失了,果然粉丝都是靠不住的……”

喻文州安慰他:“早点认清也好,总比真的交往了再发现好。”

“队长你说的对,唉……”

“晚上要我陪你出去喝一杯吗?”

“好啊,还是队长你最好了!”

喻文州默默删除了手机里的号码。

对方的确也不是真心喜欢黄少天,不过是看上黄少天作为大神级电竞选手的人气和收入,他只是稍微试探试探,对方就上了钩,还跟他抱怨着说他比黄少天有情趣多了,看得喻文州直反胃。


但喻文州也很清楚,这次不过是他运气好。

倘若对方是真的喜欢黄少天,事情就没这么顺利了,真到了那时候,是他拱手把黄少天让出去,还是继续下手破坏,喻文州真的打不了保票。

他闭上眼睛,心底的恶魔在蠢蠢欲动。

如果脑补能够成为现实,那黄少天早被他上到直不起腰了。


嘴角浮现出一丝苦笑,喻文州指尖在黄少天的锁骨打着转,或许是因为痒,黄少天扭着身子哼了两声:“……唔……别闹……”

嘴唇还微微翘了起来,可爱得不得了。

喻文州对自己说:好吧,就一下,他不会发现的。

他小心地抬起黄少天的下颌,缓缓低下头,贴住他的唇。


可一下怎么够。

身体里暴虐的感情像找到了发泄的出口,朝那里汹涌地漫过去,他蹂躏着黄少天的唇瓣,低垂的眼睛里弥漫着自己都不知道的痛苦情绪。

但也只是转瞬,他把那些情绪尽数压了下去,就像他一直做的那样。

喘不上气的黄少天开始呜咽挣扎。

喻文州松开了黄少天的唇。


他深深呼吸,平复心脏跳动的频率,眼睛无意识地向远处扫着,却一下愣住。

是真的愣住。


不远的地方,站着,另一个黄少天。

黄少天看着他,攥紧了拳,神情痛苦又复杂。


“少天……”喻文州叫出声,但他怀疑是错觉。

黄少天朝着喻文州走了过来,喻文州这才留意到,他看起来有点像是虚幻的。

灵魂出窍?

只是喝醉不至于……


黄少天走到他的面前,凝视了一会喝醉的自己,又看了看喻文州,声音沙哑不似平日的清亮,隐隐透着一股翻涌的情绪,像是在极力抑制什么:“队长……你喜欢我?”

方才偷亲的画面大概是被他看到了,但喻文州并不想否认。

他说:“是的,我喜欢你。”顿了顿,说:“你不能接受也没有关系,我并不打算……”


黄少天打断他:“我喜欢喻文州。”斩钉截铁的语气。

喻文州却一下捕捉到了他话语里的古怪,如果是回应他的表白,那么不应该说“我也喜欢你”吗?明明他就站在眼前,为什么还要用第三人称。

不如说,目前发生的事情全部都古怪难言。

喻文州甚至怀疑这是不是他在做梦。


喻文州:“你到底是谁?”

黄少天颓然地靠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语气里有股淡淡的疲惫:“我是黄少天,队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觉得我应该是……另一个世界的黄少天。”

“另一个世界……?

黄少天把脸埋进双手中,闷声道:“一个我喜欢你,你却不喜欢我的世界。”


2、


察觉到自己对喻文州的感情和对其他人并不一样,是他们成为队友的某个夏休期。

蓝雨队员们在俱乐部的宿舍里闹了个通宵,夜里大家睡得东倒西歪。

黄少天半夜醒了,口渴,想起来倒杯水,喻文州恰巧在他的腿边,呼吸声静谧地睡着,窗外的那一段月光映照在喻文州脸颊边,干净的脸轻颤的睫,他着魔似的看了许久,喉结重重上下滑动,越发干渴,鬼使神差俯下身在喻文州颈侧亲了一下。

没有觉得恶心,没有觉得不应该,甚至还有一分窃喜。

回过神来,已是惊涛骇浪。


之后,越是一发不可收拾。

一群人在一起,黄少天的视线总是下意识停留在喻文州身上,看他游刃有余指挥,轻描淡写处理好所有事情,对非议毫不在意,对中伤冷静回应,对他露出既温和又无奈的笑容,怎么都看不腻。

就连没有比赛无所事事的假日,都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那份雀跃在心底的感情逐渐升温膨胀。

黄少天语文不好,形容不来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你的世界因为多了一个人的存在,而被全部改变,光是知道他和你在同一个世界呼吸生存着,就觉得这个世界是如此美好,到处开着五彩缤纷的小花,每一天都闪亮而充满惊喜。


一直跟自己说,黄少天你得克制,你不能这么喜欢喻文州。

但他在给喻文州打分的细目表上,从来都只有正分,恋爱中的人是盲目的,他看不见喻文州任何的缺点,就连曾经他吐槽过的喻文州的手速,现在看起来都这么可爱。

正因为喻文州的手速限制,他才能毫无顾忌的在赛场上保护他。

过去做这些时,还要想着为了蓝雨,为了荣耀胜利,为了队友爱,现在只需要一条就够了,为了喻文州。


黄少天不是个擅长藏话的人,能忍这么久已经是极限。

看到来做客的喻妈妈扬着手里女孩子的照片说:“来来来,你们看看看看,这些小姑娘哪个不如花似玉的,州州怎么就是看不上。”

喻文州无奈笑道:“妈,我现在还不急。”

“怎么不急,你都二十好几了,找个女朋友谈两年恋爱就要考虑结婚了,妈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喻文州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黄少天头脑发热气血上涌,觉得再忍下去自己就要爆裂了。

把喻文州叫到角落里,二十几岁的小青年像个中学生一样手足无措磕磕巴巴诉说着自己的感情。

喻文州静静听他说。

他这么聪明,怎么会不懂他的意思。


喻文州安抚般抱了一下他,很轻地说:“少天,如果我的温柔让你误会了,那么我以后会注意的。”

黄少天愤怒了,猛地推开喻文州:“我不是因为你的温柔才产生错觉,我是真的……”

“我知道。”喻文州说,“是我的错,到现在才意识到,这样天天对着我,很痛苦吧,少天……”

喻文州如此温柔,几乎让黄少天产生了他会接受的错觉。

然而,他只是习惯性的温柔而已。


在那之后,喻文州就变了。

除了比赛相关,他们很少在私底下交谈,以往偶尔还会单独出门,现在也不会了,发有趣的短信,他也只是回个笑容。不近不远的疏离,温柔的和他划清距离,让他明白,那天喻文州的话并不是随便说说。

是真的在拒绝他,用委婉又温和的方式。

只要黄少天有一分的清醒,就知道该怎么做,忘掉没意义的感情,退回到最安全的,队友的位置,他们还能再打很多年,就像蓝雨没完没了的夏天。

做一对好队友,好朋友。

对喻文州未来的感情给予祝福。

可他做不到。


“哎,黄少你醉了。”

“醉你妹啊!喝喝喝!是爷们就干了这杯!”

喝了多少黄少天也不记得了,只记得最后半醉的时候,他压低声音问喻文州:“你会结婚吗?”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回答他:“应该会。”

“哦。”他说。

之后就再无意识。

醒来时诧异看到喻文州吻他,黄少天几乎要以为那是自己,但不是,那不是他今天穿的衣服,喻文州也不必用这么绝望的眼神看着他,就好像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也喜欢他——巨大的荒谬感袭来,黄少天意识到,那一对也是黄少天和喻文州,却不是他所在世界的。

这个喻文州单恋着他,就像他单恋着喻文州一样。


3、


“少天什么时候会醒?”

医生摇了摇头,说:“不知道,这得看情况。”


黄少天喝得烂醉,送他回去的任务原本落不到喻文州身上,奈何喻文州是整桌喝得最少的人。

车在途中遇到了车祸,喻文州尚且反应不及,身旁明明醉着的人却先一步挡在了他前面。

就像夜雨声烦以强硬的姿态骑士般守护在索克萨尔的前方。


最后,他轻伤,黄少天被送进了医院,至今昏迷不醒。





TBC

对不起我太喜欢玩世界线了。

能看懂逻辑吧?这篇是,直烦vs弯鱼+弯烦vs直鱼,互相帮助对方攻略自己吧少年们。

上篇看起来有点苦情,不过后面应该还是甜的……

 
评论(142)
热度(2822)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