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3)双向单恋

前篇点这里

7、


喻文州也没想到示弱这招这么有用,他都表示了自己身体无碍,黄少天还是硬压着他好好休息。

临了,喻文州问:“那之前的事情……”

黄少天头疼:“队长,我就问一句话,你到底喜不喜欢那妹子啊?”

喻文州想摇头,又有些犹豫。

如果黄少天此时替他否决了对方,可能对方会趁机借苦情再搭上黄少天,少天心软,碰上妹子楚楚可怜,未必不会上钩。

如果他们性别不同,这些都可以轻松迎刃而解,可他们偏偏都是男的。

最终,喻文州目光微凝看着黄少天说:“这事你不用管了,我会去找她的。”


黄少天闻言,突然叹了口气:“所以队长你们之前,还真的是在交往吗……我知道是比较难开口,但我不会因为这个就心生间隙的啦,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喜欢谁不喜欢谁本来就是个人自由……发现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其实我还蛮不爽的……”

喻文州垂下眸:“抱歉。”

黄少天换了副笑脸:“算啦,反正也已经这样了。以后别瞒着我了,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直到黄少天离开,另一个黄少天才飘过来说:“队长,为什么不干脆直说?”

喻文州静静道:“我说不出口。”

“为什么啊?你看你一示弱,我不就没辙了吗?”

“少天对我没那个意思。”

“那就让他对你有那个意思呗!”

喻文州瞪着黄少天,黄少天回瞪着喻文州,第一次,喻文州先败下阵来。

他转过视线说:“这其实不是什么好事,对未来对家庭都是……我不说,什么都不做,痛苦的只有我而已,他可以毫无所觉地过着阳光下的生活,结婚生子,拥有美满的后半生。”喻文州抿了抿唇,脸上还是一如既往冷静的表情,“我只是在无法权衡,是否要因为自己一己之私,把少天一同拖入这个池沼深渊。”


“队长,不是我说……”黄少天叹气:“你这个人,真的超难搞啊。”

喻文州莞尔一笑:“我能姑且当做是表扬收下么?”

“我没有在夸你啊队长!”黄少天忍不住吐槽,“不过……那也只是你的想法而已,你又不是我……”他嘟囔,“就算坠入池沼深渊也得看是和谁啊,和喜欢的人,就算池沼深渊也像天堂一样好不好……”


8、


然而事情急转而下的发展就连喻文州都没有料到。

当那个姑娘气急败坏出现在他和黄少天面前时,喻文州正撑起伞要给黄少天递过去。

G市措手不及的暴雨,使得天幕倾颓,雾色笼罩整个世界,到处是令人心烦意乱的雨声,黄少天出门买东西的时候没带伞,喻文州想起来给他挂了个电话,随手抓了两把伞就步入雨幕。

看见黄少天,刚想递,就听见一声尖利的女声:“喻文州!”


浑身湿透,妆容全花,狼狈不堪,比他合格的多的苦肉计。

喻文州心跳快了一拍,随即把伞往黄少天怀里一推:“你先回去。”


没想到对方会胡搅蛮缠到这种地步,喻文州的声音近乎冷漠:“我以为你是个聪明人,你的条件我答应了,别再来缠着我或者少天了。”

他已经有些觉得烦了。

和黄少天不同,女孩子的哭哭啼啼对他没有什么用。


就在他以为纠缠告一段落之际,那边似乎发现无论怎么白费唇舌都不能让喻文州软下心来,她抹了一把雨水,突然露出了破罐子破摔的神情,冲着喻文州身后大声吼起来:“黄少天,喻文州他是个变态!他故意追我,骗我离开你,是因为他对你……”


喻文州转头,并且错愕的发现黄少天并没有走远,而黄少天此刻也一脸错愕地看着他。

喻文州手里的伞掉在了地上,几乎是瞬间被淋得透湿。


“少天。”喻文州冷静地捡起伞,说,“她在胡说,我们走。”

黄少天没有说话,也没有动。

“是真的!我没有说谎!之前我只是怀疑,喻文州他对你不一样,现在我敢确定,他就是个变态,黄少天你等着吧,你谈多少个女朋友,他都会把你搅黄掉的……”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好涵养快要破功了。

他说:“少天,你信我还是信她?”头发一缕缕贴着脸颊,眼睫上的雨水摇摇欲坠。

黄少天把伞撑到喻文州头上,沉默了一会,说:“队长,我们先回去吧。”


蹲在一边的黄少天几乎要跳起来:“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不说!”

喻文州小声动唇:不是好时机。

现在承认简直是直接在告诉黄少天他做了多么卑劣的事情,他不想在黄少天面前说一个女孩子的坏话来为自己洗白,那只会更降低印象分。


9、


一路沉默回到俱乐部。

喻文州打了个喷嚏。

黄少天:“……你那有感冒药没?”

“有。”

“那就好。”黄少天收起伞,放到俱乐部门口的伞架上。


喻文州等了一会,还是说:“没什么要问我的么?”

黄少天抬起眼睛看他:“……你不是让我信你?”喻文州这才留意到黄少天的不对劲,那复杂难言的眼神根本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镇静。

喻文州试探着,压低声音说:“如果……是真的呢?”

黄少天下意识退了一步:“我……我还有点事,我先回房间了。”

他还没走出去,就被绊倒了,身体前倾,喻文州一个跨步过来,接住他,同时看了一眼那个故意把椅子腿挪过来的家伙。


黄少天直直瞪着他:“说!”

被本尊强迫告白的感觉奇妙到让喻文州都一时忘了自己现在糟糕的境遇。

喻文州深吸了一口气,道:“她不是全在胡说,至少有一点是对的。”

“我喜欢你。”


黄少天的身体僵住,用有些变调的声音说:“……队、队长……别开这种玩笑啊,今天是愚人节吗?还是……你跟谁打赌赌输了?”他期待地看着喻文州,像是希望他能够否认。

但喻文州注定要让他失望:“是真的,我没有开玩笑。”

他还浑身潮着,接触到黄少天的部分,被温热所吸引,他攥紧黄少天的胳膊,用尽气力重复了一次:“我喜欢你。”


他不确定自己的力气是否太大,因为黄少天并没有叫疼,等他松开手才发现,自己攥住的那块肌肤已经被抓出五个红色的指印。

忍了太久,不曾宣泄的时候并不知道原来隐忍的感情会这么浓烈。

想攥住他,抱住他,紧拥着嵌进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占有与侵入。

无法真的做到我爱你,但与你无关。

即便他已经足够理智。


“你可以拒绝我。”喻文州说,尽管那很困难,他还是努力的说出了口,“我不会让你为难的,以后你……和别人在一起,我也会祝福你的。”

他想不起任何智谋与计策,惯用布局的大脑一瞬间失了灵。

爱情的确是种病。

多巴胺和肾上腺激素能让一个人在短时间内变得不像自己,比可卡因更甚。


黄少天看了看自己被抓红的胳膊,又看了看喻文州,他站直了身子,哆嗦着唇,像在进行一场头脑风暴。

喻文州就这么静静地等着他。

他发现说出口了,反而轻松很多。

黄少天说:“对不起……队长……我脑子有点乱,我没法回答你……我不知道,我没喜欢过男人……这太奇怪了……我们还是队友……”

喻文州笑了笑,这已经比他想象中最糟糕的回答好上许多:“我并不是要你现在就答复我,你可以慢慢想。”

他又打了个喷嚏:“我先回去换衣服了。”


10、


换衣服的时候,喻文州发现黄少天在抹眼睛。

他一愣:“你哭什么……”

“我没哭啊!”黄少天哽咽:“靠,我……我这是高兴的!”

“我还没表白成功呢……”

“已经迈出一大步了!”

喻文州转了个身:“到现在还回不去,你就一点也不着急?”

黄少天一噎:“……着急有什么用?我也不知道怎么回去啊!而且……而且……看你们能在一起的话,感觉就好像自己也成功了一样。”


喻文州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想了想说:“死缠烂打对我没用……”

“我知道。”

“苦肉计也没用……”

“我知道……靠,队长你是在打击我吗?”

喻文州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头。

他触碰不到那柔软的发丝,动作却依然很温柔:“忘了我吧。”他说,“换个人你会轻松很多,没必要让自己这么辛苦。”

“我知道……”黄少天低声说。


“你认识我多久?用两倍三倍的时间去遗忘,总有一天……”

黄少天打断他:“好了,队长,你不用说了……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

爱情就是即便你什么都知道,却还是会想要万劫不复的走到底。

他躺平在喻文州的床上,深深吸气:“我就是包括你难搞,不对……冷静理智的部分都喜欢啊……不得不说,我觉得我自己真是个勇者,连你都敢追,有没有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英勇无畏?我跟你说,胆子像我这么大的,全联盟都找不出第二个……哈哈,队长队长你还记得上次联盟万圣节副本吗?微草那个高英杰就知道躲在大眼后面,我把两个史莱姆推过去他都能吓一跳……”


他到底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起初想不通,现在才明白,他是那么强烈地渴望着喻文州能喜欢他,像他喜欢喻文州那样。

无法忽视在看见喻文州吻他的那一瞬间,心里闪过的狂喜。

紧接着看清现实后,是更加空虚的失望。


絮絮叨叨说了许久,他突然顿住说:“队长,能不能让我多听几句你的表白啊?”

“好。”喻文州毫不犹豫地应,声音温柔:“少天,我喜欢你,比这世界上任何人都更喜欢你,全部的你我都喜欢的不得了,只要和你在一起再无趣的事都会变得有意思,有时候我都想你哪里来这么多精力和热情,结果还是越来越喜欢……”


梦做的再久,终归要醒。

黄少天闭上眼睛。


好吧,喻文州,我不喜欢你了。


11、


再睁开眼睛,黄少天意识到自己动不了了。

全身上下都僵硬又泛着疼痛,连一根手指也很难挪动,空气里有股难闻的味道,他下意识想皱眉,说谁把清洁剂弄打了,结果一张口,声音无比沙哑虚弱,只吐出一个字:“水……”

黄少天想,我靠说的这么小声,鬼才能听到啊。

他刚想试试能不能再叫两嗓子,突然床边传来了大幅度的椅子转动的声音,接着又有什么被撞了下来,叮铃咣铛响了一通,黄少天想这绝对是卢瀚文,这小鬼一天到晚冒冒失失的,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然而,几秒钟后,他听见了喻文州的声音,低得宛若一场冗长的叹息:

“少天,你终于醒了……”


TBC

 
评论(181)
热度(2132)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