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4)双向单恋

前篇点这里

12、


那一瞬间,黄少天的大脑短暂停止运转。

他想,我可真厉害,就这么一句话,他就能分出这到底是不是他的喻文州。

是他的。

那个温柔又残酷,他已经决定要放弃的喻文州。


等医生赶来替他做各种检查,黄少天才恍惚忆起车祸的事情。

出车祸时他已经醉得七荤八素,什么都想不起来,挡住喻文州那一下纯粹是身体反应,他已经习惯去保护喻文州。


队友们得知也一个个赶来,平时嬉笑怒骂的队友此刻都一个二个眼里闪着隐约的水光,卢瀚文更是直接扑进了黄少的怀里,直抹眼泪:“少天前辈一直不醒,我还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呢……”

“别瞎说!我也就是睡得久了点!……好了,小鬼,我们不聊这个了,最近队里怎么样,我不在你们的训练肯定不行了吧……”

黄少天知道自己的意识去了哪,心里有些惭愧,故意岔开话题。

“谁说的!我们配合的可好了!”

“一听就是说谎!蓝雨没了我怎么行!”

很快,大家聊天的画风又回到了互损的吐槽状态。


唯独从一开始就守在他身边的喻文州静静立到一旁,等黄少天觉得有些疲惫了,他才开口说:“少天刚醒,精神状况还不是很好,大家就都聊到这吧,剩下的时间让他好好休息。”

喻文州的话一向很有用。

很快,病房里只剩下他和喻文州相顾无言。


喻文州叫护士替他换了点滴瓶,同时温声问:“晚上想吃什么?医生说你最好先不要吃油腥太重的食物,你的胃受不了,我可以替你带煲粥过来。”

这还是他在表白后,第一次听到喻文州对他说这么长有关比赛以外的话。

黄少天有点不自在,但还是说:“随便什么都行。”

喻文州继续说:“我给伯父伯母打过电话了,你的手机和电脑我一会会帮你带过来,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跟医生……”

这份没完没了的操心让黄少天越发不自在。

“谢谢队长……”说出口才意识到自己语气的僵硬,黄少天努力恢复平常的声线,“我没什么不舒服的,这段时间麻烦你了啊,能出院我一定尽早出院回去练习。”


“不用这么急,你好好休息,就当是放假。”

黄少天还想说什么,就听见喻文州突兀地说:“而且该说谢谢的是我。”

对自己根本不记得的救命之恩,黄少天实在没法坦然受之:“那个……你别放在心上了,我什么都不记得,可能就是不小心倒过来替你挡了那么一下。”


喻文州的视线一直在他身上,他都有点不太会和喻文州相处了。

之前那个已经弯了的喻文州不算,自从意识到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线之后,他就没把他当真的喻文州看。

而现在这个喻文州,才是让他打从骨子里感到头疼的对象。


13、


喻文州不止带来了粥和电脑手机,还给他带了换洗衣服。

高级病房自带浴室,黄少天坐起来想去洗澡,才发现自己腿软的不行,走路像在打飘,再在热气里一蒸,没准缺氧就直接晕里头了。

“需要帮忙吗?”

黄少天立刻摇头:“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没问题的!”

喻文州抿了一下唇说:“……你昏迷期间,我帮你擦过两次身,也算有经验。”

黄少天差点从床上滑下来。

“没事没事,我自己来就行,我是说真的,队长你忙你的去吧!别管我了!”

喻文州似乎还想坚持,黄少天坚决婉拒。

他是疯了才会让喻文州帮他洗澡!


等黄少天在热气里一阵眩晕,站不稳差点滑倒在地,才意识到喻文州的建议并不是无的放矢,他的确躺得久了点,身体零件的性能还没恢复过来。

他在浴室呆的时间过长,喻文州敲了敲门:“少天,你还好吗?”

黄少天迷迷糊糊,反应慢了半拍,那边喻文州已经推开浴室门长驱直入。

浴室里潮湿的雾气弥漫,他看不见喻文州的模样,只能察觉他一手扶住他,小声的在他耳边问了句什么,黄少天没听清,紧接着喻文州就把毛巾盖在他身上,关上水,另一只手穿过他的膝弯,把他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

黄少天惊得咬到了自己的舌头,身体挣扎着就要跳下来。

喻文州的手紧了紧:“别动,会摔。”

用脚开门,他把黄少天径直抱到了床上。

喻文州的脸上和头发也都是水,白色衬衫被打湿,贴着肌肤,但他好像并不是很在意。


黄少天有点不懂了。

自从他告白之后,喻文州对和他的身体接触一向是避之无不及,可现在……比起喻文州突然开窍,黄少天更觉得他是一种补偿心理。

因为自己愿意不顾生命救他,所以喻文州就出于同情和怜悯给他发福利吗?

这个结论让黄少天完全高兴不起来。


重新换好睡衣,黄少天一勺勺喝起还温热的粥,同时用眼角余光打量喻文州。

他的全部情绪好像在黄少天醒来的那一刻就已经用尽,现在看起来依然像尊不动如山的大佛,就连那一声叹息般的感慨都仿佛是错觉。他想起自己睁开眼第一时间看到的“地震”现场,椅子被撞倒,鲜花和礼盒滚落一地,就连喻文州那个随身带着的笔记本都没能幸免于难,大概也是错觉……喻文州怎么会慌乱呢?

就像此时此刻,他目光温和地看着黄少天,唇畔甚至还有些和煦的笑容,怎么看都是个无可挑剔的好队长。

他会无奈、会苦笑,但无论如何不会惊慌失措。


停下……黄少天命令自己。

都已经决定放弃,就不要再去思考喻文州是个什么样的人。


看着黄少天喝完,喻文州收好饭盒,起身说:“明天我再来看你。”

“不用了。”黄少天下定决心开口,“队长你这么忙,还有战队那么多事情,用不着经常往这跑啦,而且……我记得我应该是有医护人员照顾的吧?。”

“嗯,已经联系好了……”

“对啊,我就说!总之队长你不用再来了!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或者发qq消息都行!”

他扬起一张无比灿烂的笑脸。

喻文州定定看了他一会,说:“好。”


14、


第二天就有年轻漂亮的护士小姐负责照顾他。

黄少天来了精神,虽然他已经弯了,但任何人都有欣赏美人的权利,再加上他本来就口若悬河,能说会道,没半天就把护士小姐逗得眉开眼笑。

郑轩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等护士小姐害羞地转身出去,郑轩才拽着黄少天,感慨说:“你这下手速度也太快了!”

黄少天:“去去去去!瞎说什么呢!不要用你污秽的眼光看我和护士小姐纯洁的友情!好了,你到底来干嘛的!”

“还能干嘛!看你呗!”

黄少天奇道:“我有什么好看的?”

“队长说他忙不过来,又怕你寂寞,所以打发我们队员轮班来看你。”郑轩递上果篮,“喏,今天轮到我,真是压力山大。”

黄少天愣了一下,说:“哦。”

郑轩在椅子上坐好:“你怎么突然就消音了,想说什么就说吧,我洗耳恭听。老实说,好久没听黄少你的垃圾话,还真有点不习惯,今天我保证不打瞌睡……”


黄少天有时候很痛恨喻文州这份不动声色的温柔体贴。

明明不喜欢为什么不做的更绝一点,也让他死心的更彻底一点。


一个礼拜下来,郑轩、宋晓、徐景熙、李远、卢瀚文……都一个个来看过他,直到出院那天,他才再次见到喻文州。

知道他要出院,护士小姐还有些依依不舍,虽然黄少天觉得可能没什么再联系的机会,但还是互相交换了微信地址。喻文州进来时,他大大咧咧给人介绍:“这就是我们的队长,喻文州,是不是一看就很有队长的气质?”

住院期间,黄少天没少跟护士小姐提自家战队,虽然不关注电竞,但护士小姐还是把他们战队的队员记了个七七八八,再加上见到本人印象更牢,唯独作为队长的喻文州始终没出现。

喻文州温和地冲人笑。

护士小姐支支吾吾了两句,倒先害羞地找借口离开。


“你很喜欢她吗?”喻文州突然问。

黄少天心里“诶”了一声,没想太多,直说:“护士小姐这几天一直照顾我,而且长得漂亮脾气又好,我干嘛不喜欢她?”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笑笑说:“那就好。”

等坐上战队来接的车,黄少天才意识到喻文州可能误会了什么,张嘴想解释,却反而觉得或许误会着更好。

喻文州肯定也希望他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对女孩子产生兴趣。


车里气氛闷闷的,黄少天没话找话:“……队长,上次伯母拿来的照片其实有几个女孩子看着挺不错的,你真不考虑考虑?毕竟伯母这么盼着……”

“我不是说还不急吗?”

“反正迟早也是要考虑的啊。”

喻文州斜睨他,轻启薄唇说:“我考虑了,你不会难过吗?”

黄少天没想到喻文州突然会提这茬,心脏差点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他打着哈哈说:“哈哈哈哈队长你别闹了,我都已经想通了,之前是我脑子糊涂,你别介意!不用管我,真的,一点也不用!”

喻文州看着他,视线像两道镭射激光,能直接穿透进心脏。

黄少天觉得自己的汗都要流下来了。

喻文州转回头,轻声说:“是么?”


黄少天真的拿捏不好喻文州的心思。

就连另一个世界的本人都让他放弃,他到底哪里来的信心能攻略喻文州?

如果这世上有一种百分百能让喻文州爱上他的办法,他愿意豁出一切去尝试,可惜并没有。

所以,他只能跟喻文州笑笑说:“是啊,我放弃了。”


“不再尝试一下?”

“反正也没有用。”黄少天牵动两颊的肌肉,维持住笑容,“队长,别告诉我我一觉醒来,你就发现自己爱上我了,这笑话可一点也不好笑啊……我现在觉得女孩子也挺好的,看起来小小软软的,哄一哄就开心了,笑起来也很可爱……”他努力搜肠刮肚,使自己的话听起来更可信。

“少天。”喻文州突然叫他。

“……啊?”

“人在说谎的时候,眼睛总会下意识的往右上方看,非常明显。”

他顿了顿,说,“还有,你看起来快哭了。”


黄少天噎住,他站起来就想反驳,却一时忘了这是在车里,砰一声脑袋撞上车顶。

没想到喻文州比他还急,他俯身过来,差点把黄少天压在下面:“撞到哪了?痛不痛?严不严重?给我看看……”

“等等,队长你干嘛……”黄少天努力推拒着突然扑过来的喻文州,觉得莫名其妙。

恍然间想起,之前他车祸的时候,就是撞到了后脑勺。

喻文州眼睁睁看他撞上去,也难免会心有余悸。


“我没事啦没事……不怎么疼,你别瞎操心……”

黄少天还没说完,就发现自己被喻文州紧紧抱住了。


TBC

 
评论(192)
热度(2304)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