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5)双向单恋

前篇点这里

15、


喻文州勒得黄少天胳膊都疼了,他抱得那么紧,有一瞬间,黄少天产生了喻文州也喜欢他的错觉。

但,怎么可能。

黄少天很快就清醒了。

他抬手拍了拍喻文州后背,想再说点什么安慰的话。

喻文州突然开口,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轻声说:“……少天,你还喜欢我么?”

黄少天顿时浑身一僵。

他沉默着,喻文州又在他耳边问了一遍。

黄少天几乎是用“饶了我吧”的口气道:“队长,你看我都照你想的努力做个正常人了,你为什么还非要问这种问题……虽然我神经是粗了点,但也不是钢筋做的啊,你就……”

“少天……”喻文州打断他,头颅压在黄少天肩膀上,毫无征兆地说:“我们在一起吧。”

黄少天惊:“……你说什么!!?”

喻文州抬头看着他的眼睛,重复:“我们在一起吧。”


黄少天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从背脊涌上来一股寒意。

太可疑了吧?

要如何自欺欺人才能让自己相信喻文州是真的因为喜欢他,才答应他?

黄少天推开喻文州,他觉得自己有些狼狈,但控制不住翻涌的情绪:“喻文州,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喜欢你,帮你挡那一下,是我心甘情愿,你不需要有什么愧疚之情,更不需要牺牲自己来成全我。”

他说的很认真,并且确实是这么想的。


回到俱乐部,黄少天回想起自己这番话,在床上打了两个滚,觉得自己真是帅爆了!

虽然心口隐隐作痛,但他一点也不后悔!


黄少天又在床上打了两个滚……

妈的,他后悔的要死好吗!!!

管他喻文州是什么原因答应的,先交往了再说啊!!

这时候他狮子座的脾气发作个什么劲啊!!帅是帅但是有个屁用啊!!!

饮鸩止渴至少爽过,也比渴死好啊!!

黄少天从床上爬起来,特别想冲到喻文州房间说他改主意了,但骄傲的自尊心又根本不容许他这么做。

他像只暴躁的狮子在房间里转来转去。

下定好的决心被再度粉碎。

就像他无数次的告诫自己,不要这么喜欢喻文州,喻文州不可能和他在一起,结果还是会在心里一遍遍做着不切实际的幻想。


16、


晚上,为了替黄少天接风,战队定了块三层的大蛋糕。

一人切一块吃,还剩下许多,黄少天虽然意兴阑珊但还是强打精神嬉闹着玩了奶油大战,他两手满是奶油,见人就抹,唯独不敢抹到喻文州身上。

为了照顾他刚病愈,大家也都没怎么往黄少天身上招呼。

闹过之后,其他人都去洗澡换衣服,只有喻文州和黄少天身上还算干净。


黄少天坐在沙发上擦干净手,看着喻文州,胸闷得要命。

两人中间隔了一张桌子,还放了一个狼藉不堪的蛋糕,黄少天特别想说你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但根本说不出口,也不可能说得出口,像把最后的尊严都踩在脚下,搞得自己越发难堪。以前黄少天最看不起这种人,谈个恋爱而已,有必要搞得这么卑微又患得患失吗,没想到有一天会作茧自缚。

他坐直身,不知对谁在说:“我也回去睡觉了。”


屁股还没离开沙发,喻文州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黄少天抬头盯着他,只有两个人的空间,连骤然急促的呼吸都清晰可闻。

喻文州浅浅吸了一口气,说:“……之前没来得及说,有些事我觉得你误会了。”

“?”

“不是因为同情和愧疚。”

黄少天一时怔愣。

喻文州:“……你不信,那我证明给你看。”

“什么……唔……”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眼睁睁见喻文州的脸越来越近,之后,唇被一片柔软覆盖,还带着蛋糕的甜味。


这一刻,他的心脏是真的要从胸膛里蹦出来了。

黄少天竭力用手指攥住沙发边缘,心口卷起千层惊涛骇浪,身体完全不听使唤,只能被动承受,大脑一片空白,除了嘴唇上的触感,他感觉不到任何其他的。

如果告诉黄少天,明天世界要毁灭,恐怕他都不会奇怪。


大概五六秒钟,喻文州撤开了唇:“……还不信吗?”

黄少天呆滞地望着他,像是根本反应不过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喻文州单腿跪在沙发上,一只手握住黄少天的下颌,再度吻了上去,他的手指用上些力气,黄少天下意识张开嘴,片刻后,他察觉到喻文州的舌头带着不确定伸了进来。

明明没有喝酒,大脑却醺醺欲醉。

我大概在做梦吧。

黄少天恍惚着想。

这白日梦实在有够真实,就连和喻文州舌吻的触感都能模拟出来,逼真的让他头皮一阵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他甚至能听见从交缠的口腔里传出的黏腻水声,鼻腔里的呼吸越发困难。


唇分,喻文州目光沉沉问他:“现在呢?”

黄少天撑着身体,深深呼吸,像在梦境中垂死挣扎,结结巴巴明知故问:“队、队长……你刚才在做什么?”

喻文州回答:“吻你。”

及到此时,才有一些实感。

黄少天摸着自己的嘴唇,觉得连带着指尖都烧了起来。

他的脸色有一些苍白:“……不、不觉得恶心吗?”

“比想象中能接受。”

“果然……”黄少天心塞,“队长,你还是在勉强自己吗?”

喻文州无奈否定:“只是我自己想要尝试,不算勉强。”


黄少天仍然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

喻文州揉乱了黄少天的头发,轻轻抱了他一下,说:“对你来说只是睡了一觉,但对我来说,是半个月的煎熬。”

不知为何,喻文州明明是用平常的语气说话,但黄少天硬是听出了一股沉痛的味道,“我很不安,从来没有这么不安过,我甚至想过这算不算你对我的报复,那么你确实成功了。我不喜欢男人,毫无兴趣,但……少天,我放不下你。”他的声音温柔下来,“没有机会告诉你,你能醒过来,我真的很高兴,非常高兴……”

黄少天脑子乱乱的,他努力消化着喻文州的话:“……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他想高声尖叫,理智告诉他冷静点先别误会,但情绪已经莫名亢奋起来。


发梢蹭着他的肩窝,温热借着另一具身体的拥抱传递过来,到处都是喻文州的味道。

喻文州:“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试试看交往。”

黄少天:“但你又不喜欢我……”

喻文州摇头:“我从没说过不喜欢你。”

偷换概念!

“队友的喜欢和情人的喜欢怎么能一样!”

喻文州道:“人的感情是会变的,起初你还不是天天叫我吊车尾,现在反而说喜欢我,岂不是更奇怪?我只是从喜欢你,到更喜欢你有什么奇怪的?”

黄少天觉得自己快要被喻文州的神逻辑绕进去了。


他艰难地回忆着自己过去的种种惨痛:“你明明拒绝了我……”

虽然很温柔,但同样很伤人。

那段时间他连坦然地对喻文州微笑都很困难,他却看起来好像没受到任何影响,态度自然到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喻文州终于无奈道:“你为什么总不肯相信。”

“这换谁能相信啊!”黄少天“靠”了一声,“你跟个无缝的蛋似的,还一本正经的跟我说你应该会结婚,我都打算放弃了,一觉醒来你告诉我你打算接受我?”


喻文州把黄少天整个抱进怀里,猝不及防的黄少天身子向前倾斜,栽到喻文州身上。

“我是真的曾经以为自己不喜欢你。”

黄少天有所防备还是心口一疼。

喻文州:“但那种手脚冰凉,明知即将失去,却什么也做不到的感觉实在太糟糕了。你可以不相信那是爱情,但我已经不想再经历第二次失去。”

“别放弃,好不好?”

喻文州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的时候,黄少天根本没法拒绝。

黄少天把喻文州整个扑进沙发里,一双明亮的眼睛紧紧盯着他,像有火在里面燃烧:“你说的。不许半途而废,不许到头来再跟我说你接受不了,不许说你发现这只是错觉……”

他语速越来越快,有一点急,有一点慌,似乎是用此掩饰自己的无措。


喻文州却慢慢笑了起来。

他说:“好,我答应你。”

黄少天趴在喻文州身上,能听见自己和喻文州的心跳声交汇的二重唱,空气里还飘着奶油蛋糕的甜香,他像是终于放下什么,喃喃:“啊……好像做梦一样,队长,你说要是这梦醒了怎么办?”

喻文州拍拍他,哄小朋友一样的温柔声音:“不是梦,放心吧。”

一瞬间,眼睛酸涩,黄少天必须非常努力,才能克制自己不开心得哭出来。




TBC

弯黄先解决主要体现了作者对于喻追黄隔层纱,黄追喻隔层山这一准则的反抗精神【等等。

 
评论(208)
热度(2323)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