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6)双向单恋

前篇点这里

17、


再睁开眼睛,黄少天看见了一个静静坐在一片漆黑里的喻文州。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说:“回来了?”

黄少天心里一咯噔,“卧槽”刷了脑内满屏,几乎立刻感受到了世界的恶意。

喻文州看了看黄少天那喜上眉梢的模样,禁不住抿起唇角:“你那边,看样子是有好消息了?”

黄少天憋不住话,且特别不惧怕短话长说,当即找了个椅子坐下,这就跟喻文州把醒来之后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


喻文州听完,叹道:“少天,你也太小看我了。你觉得我会是那种因为同情或者怜悯,就强迫自己去喜欢另一个人的人吗?”

黄少天喜滋滋道:“……说的也是。”

喻文州:“我愿意接受你,必然是我意识到自己对你的确有感情。”

黄少天点头如捣蒜。

这时候喻文州说什么,他都想接一句队长说得对。


“对了,队长,你这边呢?”

“我?”喻文州又抿了抿唇,苦笑,“失败了。”

“……啊?”黄少天震惊。


深思熟虑之后的直男黄少天站到喻文州面前,踌躇道:“那个……队长,我很认真的思考过了,我觉得可能是我们呆在一起的时间过长,所以你产生了错觉。这要怪,必须怪我们俱乐部的女孩子太少了!再加上你又遇人不淑。你听我说,等你找到一个真心相爱的姑娘就会发现,像我这种硬邦邦的大老爷们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即使已有心理准备,喻文州的心脏还是抽了一下。

大概受那个已经弯了的黄少天的影响,他似乎也变得过分乐观,然而世事并不总如意。

他说:“我明白了。”面上是一如既往风轻云淡的笑。


黄少天大概也觉得他没事,踌躇很快消散,他甚至热情地塞了喻文州一堆碟片和杂志,还有个厚重的移动硬盘:“队长,你看看,很快你就知道女孩子blabla……”

喻文州接过,沉重的几乎抬不起手。

“谢谢少天。”


那些东西被喻文州全部扫进角落,连一眼都没再看过。

周末黄少天再叫他出来吃饭,他赶到时,意外看到了坐在黄少天边上的两个女孩子,黄少天冲他打招呼,笑容满面。两个女孩子一个安静一个活泼,活泼的那个和黄少天一唱一和,安静的那个则不住地瞄喻文州。

黄少天的意图他怎么会不明白。

喻文州觉得自己能继续安然坐在这里就已经是好涵养了。

他倒了茶,点了菜,甚至对方的话也温和的接下了,但一顿饭仍是吃的索然无味。


末了,黄少天说:“天都这么晚了,女孩子一个人回家不安全,队长你要不要送送人家。”说着把安静那个推到喻文州面前。

喻文州看了看黄少天,说:“好。”

回去的路上他一言不发,女孩子终于忍不住问:“喻……喻队,你是不是讨厌我?”

喻文州:“没有的事。”他顿了顿,说,“抱歉,我有喜欢的人了,少天他在瞎胡闹。”


他并不想拆黄少天的台,但还是忍不住这么做了。

虽然不明显,但他真的在生气。


晚上回去,他跟黄少天摊牌,表示自己一点直回来的可能性都没有,让他不要白费心思了。

他不太喜欢黄少天那时看他的眼神,仿佛自己做错了什么一样。

喻文州对性取向看的很开,对他来说重点从来也不是男女,而是他喜欢。

他并不为此痛苦,也不希望别人觉得他痛苦。


只是他没想到黄少天的脑回路会歪到另外一个方向上去,当看到黄少天身边坐着的陌生男人散发出同类人的气息,喻文州有片刻晕眩感,他深深闭了一下眸,拉起黄少天就朝外走。

黄少天被拽得踉跄,似乎想说什么,但看到喻文州脸色,及时闭了嘴。

他们走了很长一截路。

街上的路灯次第点亮,越来越人烟稀少的道路空空寂寂。

黄少天终于开了口:“队长……晚饭的点都过了,你饿不饿啊?”


坐在街边的小店点了两碗面。

喻文州动了两筷子就看黄少天吃,黄少天再没眼色这时候也没可能大快朵颐起来,一顿饭吃得很是压抑。

期间黄少天无数次想没话找话,都被喻文州轻描淡写揭过去。


“队长,今晚……”

喻文州放下筷子,酝酿了半天情绪,幽幽开口:“……少天,你不觉得你对我太残忍了一点吗?”

黄少天动唇:“队……”

不知道想说队长还是对不起。

那表情倒看得喻文州心软了几分,他朝黄少天笑了笑:“要我直回来也不是没有办法。”

黄少天怔了一下:“什么办法?”

喻文州:“只需要少天什么时候变成女孩就行。”


对话无法再进行下去。


18、


再见到另一个世界的黄少天时,喻文州其实正在短暂的陷入茫然。

被赶鸭子上架的表白,他完全没有想过后续的事情,这在喻文州的人生中都是少有的,他应该做好万全准备,手握plan A,plan B……乃至plan G。

毫无章法的进攻,胜利却要依靠对方的失误,从来不是喻文州的风格。


从房间的落地窗向外眺望,夜空是一片尘灰燃尽的浓重黑色。

他将泡好的茶放在桌上,静静看了许久。


大概怎么也没有想到那边的黄少天会比他更快达成完美结局,他消失的时候,喻文州看见一抹水痕从黄少天的眼角缓缓淌下,他想递上纸巾,黄少天已经不见了。

喻文州猜测,他恐怕是放弃了,因而才能回去。

但他还不想放弃。


喻文州只好苦笑:“难道要我也去出一次车祸?”

黄少天鼓励他:“我比你好搞多了!有点信心!烈男怕缠郎!上!”

喻文州拿了个笔记本,刷刷写下数十条,推给黄少天:“你看看,觉得哪些有用?”

黄少天仔细琢磨:“……这条不错,我肯定吃……烛光晚餐就免了吧,你还不如买几斤麻辣小龙虾呢……我觉得你还是稍微示点弱,卖卖惨,假装自己苦恋求不得,我搞不好就心软了……”

他东补一句西补一句,想到什么说什么,天马行空的脑洞大开。

喻文州一边记,一边在心里否决了好几条。


其实所谓追求,他真的没有太多选择的余地。

一般追求人无非是送礼物,请吃饭,看电影,送花……

吃饭他们天天在蓝雨食堂,偶尔出去外食,也并不在意谁买单。礼物就更不用说了,看到适合黄少天的东西他二话不说就会买回来直接塞给黄少天,而黄少天也是,对于他们的收入来说实在微不足道。至于看电影,蓝雨俱乐部有自己的影音室,实在要出去看他们两个男人也有点奇怪。送花的话,真买束玫瑰给黄少天,他大概会摸摸喻文州的头看他发烧没有。

日常生活,黄少天忘记带的东西他会帮他记着,生病照顾已经是习惯,他习惯去照顾黄少天,包容他的一切,看他剑光出鞘风华无双,做他坚实的基石。


怪只怪他们原本就太亲密。

再想插.进去些什么也不容易。


19、


中秋佳节,能回家的都回家了,喻文州因为父母临时有事,留守俱乐部。

核对完本月的训练计划和成员数据,食堂已经关门,喻文州准备出去吃个简餐,迎面就在门口撞见了黄少天和一个女孩子。

黄少天一向T恤七分裤,穿的非常随性,这次却很正经的穿了衬衫。

喻文州如鲠在喉,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打招呼。

另一个黄少天跳在他耳边说:“我靠你可别误会!那是我表妹!”

喻文州一顿,随即露出个笑脸。


对面两人见他过来,黄少天不好意思地打了个招呼:“啊,这个是我们战队队长,喻文州,这位是……”

小姑娘搀着黄少天的胳膊,笑眯眯道:“喻队长你好,我是少天的女朋友。”

另一个黄少天呆:“这么损的招我都用得出来?”


在姑娘的强烈要求下,他们三个人一行去吃了晚饭。

酒店包厢。

席上气氛乍看不错,小姑娘特别殷勤的给黄少天舀汤、盛饭,连喻文州也没拉下,女主人派头十足,演技拔群。

喻文州平静吃饭。

倒是黄少天时不时心虚看他。

若说是他授意的,黄少天这演技未免对不住女主角。


另一个黄少天倒是各种出主意,跟导演似的:“队长,你得表现的痛苦一点!对对对,手再抖一抖。这个角度不错,脸再往左边侧一点……要体现出你现在心如刀绞五内俱焚却不得不忍耐的情绪,我肯定心里愧疚的不行!”

喻文州垂下了眼睛。

黄少天:“这个表情好!队长,你能不能再憋点泪什么,弄的跟要哭似的……多夹两筷子那边的辣子鸡丁!”

喻文州差点笑出声。


他这又哭又笑的表情落进黄少天眼里大约会非常奇怪。

中途小姑娘和黄少天一同出去了一会,回来时只剩下黄少天一个人。

喻文州抬眼:“你……女朋友呢?”

黄少天闷声道:“队长……对不起,骗了你,她不是我女朋友。”

喻文州平淡道:“……哦。”

黄少天忍不住继续说:“她是我表妹,我没让她这么做,我只是……只是跟她说我的一个朋友被自己的好兄弟告白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不知道怎么看出来的,一见你面就演了起来。她还非说是在帮我解决……我已经让她先回去了。”


喻文州眨了一下眼睛,将视线放低:“……为什么要告诉我?你可以一直装下去。”

“我……”

黄少天咬了咬牙:“队长你干嘛非得喜欢我啊,我有什么好的啊?我一个大老爷们,我有的你都有,将来就算在一起,我们也结不了婚,生不了孩子……”

喻文州在心里笑了一声。

他实在没想到黄少天都想得远到这个地步。


想了一会,他才慢慢开口:“我所喜欢的并不是那个带着性别附加属性的男性或女性,而是仅仅作为黄少天这个个体。”剖白的情话信手拈来,喻文州可以不重复的说上几个小时自己对黄少天的感情,但此刻却都显得不够漂亮动人,他便只好按着心脏,从肺腑里挤出气音,喊他的名字:

“少天……”

他叫过他的名字太多次,简单的几个音节,变成了这世上最美妙的词语。

而此刻——

喑哑、暗淡、虚婉……

所有的深情被藏到了最熟悉的两个字里。

该怎么告诉你呢?

关于我有多喜欢你这件事。

言语承载不了,感情漫溢出来。


喻文州看见黄少天的身体震了震。

他也按住心脏,似乎那里同样剧烈跳动起来。


TBC

 
评论(136)
热度(2137)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