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锁了

给一位今天生日的小可爱,她想看的梗,虽然她不知道我本来打算给她写篇先婚后爱的……

蹭个热门词。




喻黄锁了


大概是清早发生的事情,喻文州和黄少天的手腕被锁起来了,两只手铐连着金属链,下面一把造型独特的锁,叮铃咣当坠着,彼此行动是没什么问题,就是死活解不开。

黄少天回忆:“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啊!靠!回过神来手上就有这玩意了!”他还特地举起手来展示给大家看。

哐当,哐当。

链条还泛着冷光,不知道什么材质,质量很好的样子。

喻文州被他牵连,不得不也举起手:“和少天说得差不多吧。很遗憾,我也没能留意到是谁什么时候把我们锁在一起了。如果是你们谁恶作剧的话,希望笑够了能把钥匙给我。”


蓝雨一众队员都在憋笑,然而真被追问却又纷纷摇头,说不是自己做的。

两人无奈,只好请了半天假去找开锁师傅。

没想到,开锁师傅看着他们那把锁,也大摇其头,表示:“这锁我也没见过啊,只能勉强试试……”

弄了半天,没能打开,两个人只好原样返回。


黄少天把手揣兜里,喻文州倒是大大方方放在外面,走在路上引得人频频侧目,不知道荣耀职业选手的,只怕还以为是什么警匪片里抓捕逃犯。

“队长,怎么办啊……”黄少天忍不住靠近了喻文州,手臂跟他贴着。

喻文州看了一眼他,耸耸肩笑:“回去想想办法吧。”


坐在相邻的电脑上,练习倒是不影响,吃饭两个人也素来在一桌,只不过从面对面坐换成了同一边坐,唯一特别尴尬的可能是上厕所。

其他队友看见他们仿佛连体婴一样,一个人解决,另一个撑着墙背过身,很难忍住脸上扭曲的笑容。

黄少天恼怒:“笑什么笑啊!又不是我们想的!再笑罚你们扫厕所了啊!”

喻文州比他气定神闲一点,微笑着说:“你们要是觉得有趣,下次我买几只手铐,你们也可以试试。”


到头来问题还是没解决。

下午训练结束,一群人围着想办法,有用火烧的,用大石头砸的,甚至还有用电锯锯的。

卢瀚文兴奋地表示,队长让我来试试吧!

未成年人拿电锯什么的还是太刺激了,郑轩勉为其难锯了两下,锁链纹丝不动,连点痕迹都没有。

黄少天刚看了电影,目瞪口呆地说:“这tm简直是振金吧!”


没办法了,眼见天都黑了。

众人表示你们俩就这么凑合一晚吧,明天再想办法。

也确实没什么办法。

黄少天站在房间门口纠结了一下,被喻文州拽着跟他进了房间,其实就在隔壁,黄少天也不是没在喻文州房间呆过,可被锁在一起,就是有点不自在。

更不自在地是去洗澡,锁链那点长度自由活动足够,但是伸出浴室就真的不够了。

喻文州坦荡地建议:“少天,我们一起洗吧。”

黄少天想不出更好的解决办法,又被喻文州拽着去了浴室。


两个人面对面脱衣服,说不出的诡异尴尬。

黄少天大夏天试过打赤膊,反正蓝雨也没有女孩子,喻文州倒是一年四季衣冠楚楚,也没人见过他kuan/yi/jie/dai。黄少天不由紧张,看见喻文州一枚枚扣子解下去,干脆利落脱掉衬衫,心想没想到队长看着瘦弱其实还挺结实的,然后就发现喻文州也在盯着他看……

黄少天当即脸一红。

喻文州冲他一笑:“少天,要我帮你脱么?”

“不、不用了!”黄少天三下五除二刚把T恤脱掉就发现卡手腕上了,再一看,喻文州同样卡住了。

哦对,他们手还锁着呢。

黄少天傻眼。

喻文州不紧不慢说:“顺便把衣服洗了,直接在上面晒吧。”

“啊、啊……哦……”黄少天一惊,“那我们岂不是要一直打赤膊!”

“是啊。”喻文州说,“没法换衣服呢,只能将就一下了。”

说着,喻文州就开始脱裤子。

黄少天一脸不知道要不要尴尬的表情,可看喻文州这么淡定, 于是他也开始脱裤子。

两人赤诚相见地在狭小的浴室里洗澡,平心而论对单人来说蓝雨宿舍的浴室算很宽敞了,但对两个人而言就不是这样了,黄少天正搓着头呢,一转头就发现喻文州的手越过他的腰去拿沐浴露。两个大男人,稍微动动皮肤就容易碰上,浴室里雾气缭绕,温度又很高,等洗完出来,黄少天整个人都有点恍惚,然后被喻文州拖到床边,看他队长光着身子开空调晒衣服。


两个裸男,手还绑着,在一个房间,中间还晒着湿漉漉的衣服,画面别提多古怪。

晚上还得一起睡。

喻文州对他说因为手锁在一起,为了防止晚上翻身之类不自觉弄伤手腕,他们最好离得近一点。

黄少天觉得很有道理,就跟他队长贴得紧紧的了,醒来以后,发现自己甚至整个人躺进了喻文州怀里,身体暖烘烘的,依旧没穿衣服。


第二天,他们还是锁着。

周六比赛,两个人不得不拖着锁在一起手坐大巴上飞机,安检的时候工作人员表情微妙,黄少天忍不住上前解释:“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被拷住,是真的解不开了好吗!不是玩什么奇怪的play!”

结果好像越描越黑。

黄少天被喻文州拉着上飞机都还在不爽,喻文州笑笑说:“少天你要是介意,我们稍微遮掩一下就是了。”

进比赛场之前,喻文州把锁链收进袖口里,手背在身后用手指勾着黄少天的,两人一前一后拉拉扯扯进了比赛场,跟对方选手握手的时候,那两只手都没分开。

当晚比赛还没结束,荣耀娱乐版面就把目光聚焦在了蓝雨正副队即使参加比赛都不肯放开的小手上。

《震惊!蓝雨正副队比赛场当众出柜!》


黄少天哭丧着脸:“队长,我们的清白都没有了!”

喻文州还安慰他:“也就是凑个热闹,过几天就好了。”

他说的没错,果然没过多久大家就都习惯了,就算拍到他们手拉着手逛街也见怪不怪。


在尝试过各种方式都没能解开这个锁后,黄少天彻底放弃了,认命地跟喻文州住到一起,还叫人打通了他和喻文州房间相隔的那堵墙。

两个人吃饭在一起,练习在一起,睡觉也在一起。

很有可能下半生就这么在一起了。

黄少天一开始还纠结过、痛苦过、挣扎过,他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好青年,连次恋爱都没有谈过,就和另一个男青年锁起来了,但后来仔细想想,喻文州还不是这样!

他不是一个人!

这样一来,好像也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在某个夜黑风高的夜晚,黄少天委婉地向喻文州表达了他这个想法。

喻文州好像并没有特别意外,想了想,对他说:“如果少天不介意的话,那就跟我谈吧。”

黄少天起先一惊,随后也想了想:“怎、怎么谈……?”

喻文州轻轻靠近他,手腕上的锁链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他俯身在黄少天的唇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一本正经地说:“嗯,大概就是这样。”

黄少天感受着嘴唇上的触感,心跳突然漏了几拍。

怎么回事!

这就是心动的感觉吗?

他使劲眨巴了几下眼睛,跟喻文州严肃地点了点头,说:“……我觉得可以。”


一旦开始谈恋爱,之前的烦恼好像瞬间都消失了。

他们自然而然腻在一起,反正什么时候也都呆在一起。

喻文州复盘,黄少天就坐在边上陪他一起;喻文州看书,黄少天靠在喻文州身上打游戏;喻文州记笔记,黄少天就边看视频边瞄两眼,在职业选手群里看到什么有趣的,就招呼喻文州一起来围观,被嘲笑和喻文州太黏糊也不气不恼,乐呵呵回怼。

晚上有事没事就亲一亲,练习累了可以亲,心情不好可以亲,窗外下雨可以亲,心情好了也可以亲……不论什么时候喻文州就在他一转头就能看到的地方。

黄少天甚至开始觉得有这个链子,被锁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的。

然后突然有一天,锁链不见了。


手腕上一松,喻文州和黄少天都可以自由行动,没有必要在连在一起,反而很不适应。

黄少天蹭到喻文州面前,闷闷不乐地抬起头:“队长,现在我们都自由了……”

“嗯。”喻文州点点头,看出他想说什么,“然后?”

“然后……”

黄少天念叨着,突然恶向胆边生,抓住喻文州的手说:“就算没锁着也不许分手!还要继续谈……”

喻文州扑哧笑了,反握住他的手:“当然了。”

手腕上已经没了锁链的重量,然而却还像冥冥之中有什么系缚在那里。

“谁说要分手了。”喻文州按住他的手,压住舌吻了一会黄少天,笑意漫上来,“没听说过喻黄锁了么?”

黄少天被他亲得很满意,单手搂住喻文州的脖子,晕晕乎乎地用力点头:“对,锁了!”


只不过这次锁不在手上。

在心上。



fin.

不用担心,还是有换衣服的。(虽然我们天天动画的确是一套衣服从第一季穿到OVA)

两个人绑了锁链造型大概是这样的。

 
评论(83)
热度(2185)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