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5)惯性

1234

虽然没有了日更,至少不能月更。

大家要高考的加油了呀,作者也去准备参加高考了(别信。




5、


黄少天的精神头持续到下飞机,他空空如也地来,手边只有护照手机身份证,连钱包都没带,依然神采飞扬,步履轻快,陪喻文州在转盘取了行李,一路提着拉杆箱,仿佛那是他自己的。

其实苏黎世机场都已经很熟了,只是那时和国家队同行,一路除去随行工作人员,还有十数个保镖,都是中文环境没什么确切的实感。

落地刚好是晚饭时间,他们在机场找了间餐厅,喻文州用生疏的德语点了餐,异国他乡亚洲面孔寥寥,到处都是陌生人,也没有人认出他们大呼小叫,感觉倒真像在私奔。


开着国际漫游跟家里人联络,黄少天只觉自己还没聊一会,转头看见喻文州已经吃上了,握着长长一根面包细嚼慢咽。

黄少天眼尖,一眼瞅见里面的生肉,大惊失色。

“队长,你吃的这什么鬼啊?”

喻文州跟他解释:“晚餐啊。”

跟着国家队随行的还有厨子,蓝雨食堂特地选送了一位,粤菜做得极好,喻文州其实没怎么切实的接触过这边饮食,单独过来才开始觉得头疼。

但本着G市人什么都吃的观念,喻文州尝试了一下,虽然难吃,但还行。

毕竟他是来工作的,不是来享受的。

黄少天特别见不得他这样,喻文州这个人,说起吃得也很讲究,对蓝雨食堂菜谱如数家珍,哪天有没有白斩鸡记得清清楚楚,但工作忙起来比如地狱赛程时期,熬夜复盘研究对策什么都吃,充饥即可,基本不把自己当人看。

“得得得,你先别吃了……”黄少天拽着他,“你住的附近有没有超市什么?”他卷起袖子,脸稍稍扬了扬,“去采购去采购!”


本来也是要去超市的,黄少天什么都没带,洗漱用品总还是要买的。

买了毛巾牙刷洗漱用品,推着手推车就到了厨具区,黄少天对着锅子挑挑拣拣,喻文州去隔壁拿了两副崭新的餐具,还挑了一对马克杯,一只黄一只蓝。黄色那只杯柄趴着一只小熊,蓝色则是一只海豚,他自己买东西的时候不会选这么卡通的,大抵黄少天在身边,鬼使神差就拿了。

黄少天看到,对他点了点头,又忍不住调笑:“挺可爱的嘛,队长想不到你这么童真童趣的!”

喻文州弯起嘴角:“你不喜欢?那我换掉。”

“等等等等。”黄少天立刻叫停,放下锅子一路小跑过来,从喻文州手里抢过,放进购物车,“就它们俩了!”

喻文州脸上的笑容几乎收不住。

其实不需要做什么,他看着黄少天就很想笑。

回国的时候怎么也没想到能把黄少天一起带过来,情绪是无法掩饰的,他的确很开心。

这份快乐真实存在,触手可及。


在从喻文州那里得知他厨房什么都没有时,黄少天叹着气塞了一只平底锅,一只蒸锅,案板菜刀一应厨具,最后再去买菜,买完居然还一本正经数落喻文州:“队长,你这一把年纪怎么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太让人担心了!”

语气夸张,长吁短叹,把喻文州都逗笑了。

彼时,喻文州手里还拿着一条小狮子围裙。

黄少天一边把围裙塞进购物车,一边继续絮絮叨叨说喻文州多让他担心云云,反正他是不会吝惜口舌的,在役期间他多少还会碍于队长的余威,现在退役了以后他感觉自己好像越来越随便了,不过反正他们认识了这么多年,喻文州也不会跟他计较……

冷不丁地黄少天听见喻文州说:“少天,你有没有发现你现在看起来很像我老婆?”

黄少天被雷焦了。

喻文州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总之脱口而出,转头不意外地看到黄少天震惊的表情。

他及时补救:“我只是说你像,没有说你是。”

“像也不对啊, 我哪里像了!”黄少天维持着震惊的表情:“我这么英俊潇洒气宇轩昂的纯爷们!队长你了解一下啊,不对,队长你明明很了解了啊!”

喻文州继续补救:“我没有说你娘的意思。”

“哦,这还差不多……”黄少天又想了想,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唉,队长我们俩单身狗也挺不容易的。”

喻文州看了一眼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想,所以黄少天在意的只是这个么?


大包袱小行李的进了喻文州的公寓,黄少天立刻霸占了喻文州的厨房。

喻文州回去处理积压的任务,顺便把黄少天的洗漱用品和他们的杯子摆放好,在电脑上敲敲打打了一会回复邮件,就又听见了熟悉的油锅翻炒声。

这声音太令人怀念,喻文州停下了敲打的动作,静静听了一会。

一居室的厨房里有扇推拉门,但不能阻止轻微的油烟味飘出来,事到如今连这种味道都让人欲罢不能。

黄少天脚步轻快地来回挪移,还探出个头跟他说:“队长你再等一会!”

似乎他们还在国内,还在喻文州B市的房子里,没有离开过。

喻文州考察独居的这三个月,不是没有想念过国内,绝大多数的记忆都和黄少天有关,他觉得也很正常,但这一刻他居然没有一丝一毫觉得想要回国,仿佛他所有的牵挂此时此刻都被带了回来,在那个小小的厨房里忙活。

“搞定!队长队长快来吃饭了!”

黄少天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喻文州轻轻笑了一下,说:“来了。”


单身公寓一居室,对他们这种有多处房产的人来说算得上卧薪尝胆,不过喻文州在蓝雨原本就住惯了宿舍,倒也不觉得如何,黄少天也慷慨大方的表示毫无问题,抱着他新买的枕头塞到喻文州枕头边上,双手环胸道:“队长,我们一起睡吗?你要是介意我睡沙发也行。”

喻文州怎么可能让他睡沙发。

黄少天冲完澡就一股脑钻进了喻文州的被子里,发尾还有点潮气,房间里的空调是恒温,并不会觉得冷,喻文州随后也洗了上床。

床比双人床略小,又比单人床更大,容不下两床被子,两个人只能挤在一只被窝里。

虽然相识十多年,但大家都有宿舍,一起睡的次数屈指可数,新奇感让黄少天的精神还有点亢奋,一点也不困,只想拉着喻文州再聊聊。

喻文州回他的声音既轻又低,这一次声音不是隔着床了,近得像在耳边。

黄少天的耳垂发热,迷迷瞪瞪睡了过去。


天光还是一层稀薄的亮光,喻文州的生物钟让他苏醒,醒来就看见怀里暖烘烘窝着的人。

本来是肩并肩睡的,不知道夜里发生了什么,黄少天滚着滚着就到了他怀里,他低下头还能仔细分辨黄少天蓬松脑袋上的发旋,喻文州情不自禁伸手转了转,黄少天嘟囔了一声,脸蛋在他胸口蹭了两下,没醒,不知道是几点睡的。

窗外隐约有鸟叫,就落在屋檐上,国外的鸟胆子大到叫人吃惊。

喻文州把头低得更厉害一些,黄少天熟睡的脸没有防备,脑袋突然动了一下,额头擦着喻文州的嘴唇过去,还有几缕发丝,已经干了,有香波好闻的味道。

世界如此美好,喻文州几乎想要翘班。


有黄少天的日子就不算很难熬,反正现在网络发达,一切通讯设备都在,黄少天的直播也能照常营业。

空余时间喻文州就拉着黄少天在老城附近转转,行人很少,节奏很慢,随处可见欧洲旧式建筑、露天餐厅和酒馆,像在油画里行走,沿着利马特河随便逛逛也很开心。与格罗斯教堂隔湖相望,圣彼得教堂外的钟面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里面倒是十分简约,黄少天扯着喻文州的袖子说,这跟梵.蒂冈那个正版差远了,里面壁画雕塑特别华丽,我看得脖子都酸了。

其实不信教,但还是一人花了五法郎点了一支蜡烛。

出去的时候黄少天说等我一下,喻文州静静在河边等他,不一会,他拿着两个圆筒冰淇淋跑过来。

天色雾蒙蒙,结块的云朵坠在头顶,将落未落,黄少天脸上挂着蓬勃的笑容,小虎牙在嘴边露出可爱的尖角,像一支携裹着阳光的利箭,射破云雾与阴霾。

喻文州一直不知道怎么去形容那一刻。

时间仿佛变慢了。

四周安静,连风声都停下来,他清楚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鼓噪得耳膜震荡。

然后看着黄少天朝他一步步跑过来。


这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午后,喻文州从黄少天手里接过冰淇淋,恍然间发现这就是他要的生活。

某种难以言喻的情愫破土而出。

喻文州用手指擦了一下粘在黄少天唇边的冰淇淋,送进口中,意识到自己喜欢他。

而黄少天恍若未觉地抬头看他,用舌头舔了一下冰淇淋顶端,圆圆的眼睛泛着一点无辜的琥珀色,眨巴了几下。

你看,他还什么都没有察觉。


TBC

 
评论(308)
热度(2262)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