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12)我们在一起

1234567891011


12、


经纪人面露难色打来电话:“黄少,节目组那边打电话过来沟通,真的只能再录一期了吗?他们准备的台本内容至少还有十期,包括迁入新居、同居日常、甜蜜探班,演唱会上合作,还有婚礼什么……现在腰斩得不偿失啊。”

黄少天腰腹还隐约酸痛,他没精打采地说:“问我干什么,又不是我提的,去问喻文州啊。”

经纪人狐疑:“可是节目组那边……”

很明显,录制中喻文州一直很配合,他是比较抗拒的那个。

理所当然会以为是他的错。

黄少天委屈没地说,他深吸了一口气说:“不信你去问他啊,你不是挺喜欢他的么?你应该有他经纪人的联系方式吧。好了,我也累了,我回去睡觉了!”


幸亏下午到晚上的通告是采访和杂志平面拍摄,要是让他上台去唱唱跳跳,估计真的hold不住了。

喻文州体贴地问完以后,还想送他回去,被黄少天婉拒了。蓝雨的艺人宿舍就在蓝雨大楼的顶层,内部装潢像高级的商务酒店,主要是方便艺人跟着到处跑,对刚签约的艺人来说吸引力不小。

黄少天也有一间,理论上来说和喻文州还在同一层,不过喻文州常年拍戏在外跑,黄少天也不常住,几乎没有遇到过。


回到房间,黄少天看着架子上喻文州的全套电影影碟,又有点气不打一处来。

鬼知道他是出于什么心态买的这些,可能还是觉得他电影拍得好看吧,喻文州演什么像什么,再无聊的人设都能被他演得入木三分,像角色真的活过来一样,眼神、动作、神态……能拿出来反复回味。

虽然他当时一边看一边恶狠狠地想,喻文州果然就是个戏精!

写着喻文州号码的便签就贴在桌子上,黄少天又看了一眼,依然没有联系他的意思。

还能说什么呢?

再约么?

别闹了,Alpha和Omega的结合不需要什么感情基础,都是身体需要,就算睡过也不能代表什么,更何况他们现在这么尴尬的关系。

就算他想要喻文州的真心实意,又有什么用。

喻文州连节目都不想跟他录了。

黄少天又深吸了一口气,把那套限量发售的影碟整个塞进了垃圾桶,才算觉得气顺一点。


心情不好就是要打游戏!

黄少天登陆上线,进竞技场虐了几把,本来想再带带索克萨尔刷副本,奈何一直等到睡觉也没等到索克萨尔上线,今天真是没有一件顺心事。

明天就是最后一期节目的录制,录完这一切就都结束了吧。


第二天一早,黄少天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他在被褥里揉着眼睛,声音迷迷糊糊:“什么,这么早叫我干什么,我还……你说什么!”

黄少天猛然清醒过来,迅速打开微博刷了刷,虽然是大清早,但消息已经铺天盖地——喻文州昨晚在拍摄中被道具砸中了手臂,当场血流不止,不过还是坚持拍完了那一条。

微博上一半是感慨喻文州敬业的,一半是粉丝疯狂心疼喻文州。

黄少天本来全天的档期都是留给《我们在一起》的,这下子显然录不成了,他又抬头看了那串号码,不过喻文州现在手臂受伤,电话也不好接了吧。

而且他就算打过去了,到底什么立场啊?

他在房间里来回转了好几圈,握着手机深呼吸深呼吸,最后终于决定……管他的呢!

黄少天抬起手一个号码一个号码的往里输入,就在这时,经纪人电话又来了,声音很急:“少天,你准备准备,待会车过来接你。录制内容临时改成了,你去照顾喻总!”

“啊?”黄少天愣了愣。

“节目组觉得这个比较有噱头,最后一期怎么也得录点真情实感的,你努力努力吧。”


车直接开进了医院的特别加护区,外面一干记者媒体人山人海,得亏他们换了辆低调的车,不然就黄少天那辆招摇的保姆车,立刻就得被围上。

节目组显然跟医院打过招呼,工作人员和器材都提前进驻过来,黄少天闻着消毒水的味道,不易察觉地皱了一下眉。

到底喻文州现在怎么样了。

一路走过来,都没人跟他说,好像大家都默认他对这个不感兴趣一样。

甚至包括导演,导演站在外面,跟他说:“这次时间有限,就没准备台本,黄少你自己发挥吧。表现的关切一点,紧张一点,别幸灾乐祸的太明显……”

黄少天挑眉,张嘴想辩解,又发现不知道说什么。

为什么就默认他会幸灾乐祸啊!

他人有这么糟糕吗!?

他明明……明明……

黄少天推开了病房的门,喻文州静静靠坐在床上,转过头来看他,手臂缠着纱布绷带,头上也有绷带,场景倒是很像某个电影,然后他笑了笑,说:“现在就开始拍了吗?”

“不是只伤到手臂了吗?”黄少天脱口道。

摄像机此时也确实在运行着。

导演跟着边上看着,不由心里称赞,黄少天这个表情不错,看起来像真的在担心喻文州一样!


喻文州愣了一下,仍是笑着说:“后脑当时撞到了一点,不太严重,不过还是安全起见包扎了。少天,你在担心我么?”

黄少天后知后觉意识到已经开始拍摄,忽然有些不自在。

此时此刻他这份担心是真的,只是在座各位没有人信,他只好硬着头皮说:“小心点啊,还好只是手臂……还疼么?”

喻文州似乎思考了一会,才点点头,语气温和:“麻药过去了,有一点。”

黄少天一惊:“你做手术了?”

喻文州倒是语气寻常:“医生简单的缝合了一下,不算特别严重,拍戏总是免不了的。”

“什么叫不算特别严重啊!你手臂还能用力吗?会不会留疤啊……我靠你能不能语气严肃一点,你……”

“少天。”喻文州忽然出声。

黄少天顿了顿。

下一秒听见喻文州说:“能不能让我抱一下。”

黄少天脸一红,下意识想起很多不纯洁的东西,突然觉得羞耻,可看着喻文州沉静的眼眸,拒绝的话也很难说出口,这么犹豫的瞬间,喻文州已经用完好的那只手把他拦腰抱紧了怀里。

心跳声贴在一起,在胸膛里“砰砰”作响。

黄少天鼻腔里全是喻文州的味道,让他的身体和头脑一起发热,然后是喻文州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看到你,就觉得不是很疼了。”温柔的,低沉的,像从肺腑里发出的声音。

心跳声越来越快。

黄少天眨了眨眼睛,又眨了眨眼睛。

跟自己说别当真了,然后笑了笑说:“喻文州,你也太肉麻了。”

喻文州也低低笑了起来,笑声闷闷的,胸腔跟着震动,听得黄少天心脏都快停跳了才放开他,说:“是实话。”


为什么不能再和喻文州录下去了,对着这样的喻文州,他迟早会假戏真做。

他又不是影帝,也没有他这么好的出入戏的能力。

黄少天换了个话题:“吃饭了没有?”

喻文州摇摇头:“还没有……我现在这样也不方便。”

既然是照顾,不出意料,黄少天顺利肩负起了给喻文州喂饭的工作。

“烫么?”

“刚好。”喻文州含笑看着他。

够了,他能不能别再这么看着他了!!!

黄少天在心里咆哮。

可没有用,一直到他喂完饭,第一轮拍摄才算结束,被喻文州撩得身心俱疲。

导演也觉得他辛苦了,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说:“难为你了,忍耐一下,再接再厉!”

黄少天确信他认为的忍耐肯定和自己认为的不一样。


一离开拍摄,两个人的表情都冷淡了很多,黄少天坐在一边椅子上吃自己那份餐,目光盯着喻文州的胳膊。

喻文州投鼠忌器,反而不敢表现的太热情,只是黄少天面无表情的目光看起来太危险了,喻文州有些无奈地苦笑着说:“不用看了,是真的受伤,缝针也是真的。”

他自然不指望黄少天真的心疼他,别为了测试真假在他手臂上来一下就行。

“我又没说是假的。”黄少天咬着菠萝包,愤愤地看着喻文州,明明有一肚子的牢骚,又没法说。

“辛苦你跑这一趟了,昨天休息好了么?药吃过了么?”

哪有时间休息啊!

药……我靠!还真忘了。

不过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喻文州连生殖腔都没进去,黄少天不怎么在意地想着,说:“你还有心情管我,先操心操心你自己吧。”他又看了一眼喻文州的胳膊,没法否认自己在心疼,这感觉太操蛋了。

谁都好为什么偏偏是喻文州。

换个人黄少天都敢直言不讳的说我喜欢你,但对象是喻文州,说不出口是其一,其二是知道这个人肯定对自己也没什么好感。


黄少天的表情看起来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了,写满了郁卒。

在喻文州看来也不难理解,谁一大早被叫过来照顾一个自己并不喜欢的人,还要表现的对他非常担心都不可能心情好。


黄少天愤愤不平地吃完饭,然后愤愤不平地削苹果,等削完愤愤不平地递到喻文州面前。

喻文州:“嗯?”

“一只手就能吃,这个不会还要我喂你吧!”黄少天没好气地说。

现在并不在拍摄中。

喻文州单手接过那个削得很漂亮的苹果,愣了一会,黄少天又气呼呼地扭过头去削下一个,喻文州咬了一口,苹果酸酸甜甜清凉爽口,他忽然有些很奇怪的猜测,事情可能并不是他以为的那样。

“少天,你到底在生什么气?你是不是……”他不太确定,但声音里不自觉地带了诱哄意味,“其实……”



TBC

 
评论(205)
热度(2901)
© 桃花饼|Powered by LOFTER